🏡
PTT小說網
x
    「定海詩!大部分低等妖蠻和水族完了……」敖煌忍不住輕呼,眼中閃過驚懼之色。

    所有讀書人目露喜色,隨後就見聖頁之上,光芒層疊。

    一層傳世寶光亮起,表示人族可學!

    原作寶光亮起,表示萬界意志認定這是方運所作!

    首本寶光亮起,表示這是第一次書寫!

    一滴聖血自飲江貝中飛出,落入聖頁。

    聖血寶光亮起,又多一層寶光,同時增加二境詩魂才有的威能。

    聖頁形成一層寶光。

    大學士文寶筆形成八成寶光。

    方運已達書法二境,可獲四成寶光。

    墨汁形成五成寶光,墨女格外的力量再加五成,墨女與硯龜合力形成五聲龍吟,寶光又加五成,而硯龜使得墨汁寶光翻倍。

    聖頁也能讓墨汁、墨硯、書法二境和文寶筆的寶光翻倍!

    僅僅墨汁、文寶筆、二境書法、墨女、墨硯配合聖頁形成的額外寶光,形成了整整六層四成寶光!

    再加上傳世、首本、原作、聖血寶光和聖頁形成的基礎寶光,使得本頁之上的寶光足足有十一層完整的,外加殘缺的四成寶光。

    此首詩的威力全面超越翰林戰詩,直達大學士戰詩層次!

    但是,聖血的力量還不只如此!

    就見聖頁承載戰詩《定海志》飛到高空,瞬間燃燒,化為一片虛影。

    虛影化為聖元大陸的地圖,但地圖之上,無論是高山、丘陵還是平原,都是一片黑色,唯有一條條河流、湖泊以及四海等水系是藍色。

    「這……」敖煌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龍王敖渦也好,兩個龍侯也罷,全身的龍鱗炸起,身體盤緊,瑟瑟發抖。

    在這地圖出現的一瞬間,甚至連天空的聖道亂雲都有了一絲特異的波動,隨後一波更強大的力量籠罩寧安城上空,壓制這首戰詩與外界的聯繫。

    不僅在場的讀書人,連在場的所有龍族都認出來,這是人族第一本完善的水文地理書籍《水經注》末頁的地圖,俗稱天下水圖!

    古雖有《水經》,但乃是殘缺不全的水文類書籍,不過區區萬字,多有謬誤,而半聖酈道元雖為《水經》作註解釋,成書後名為《水經注》,實則全面超越《水經》!

    更關鍵的是,書寫聖書《水經注》的半聖酈道元還活著!

    而且,酈道元是上一代南聖。

    酈道元在聖院的名氣並不如東聖王驚龍,但聖元大陸處處都有他的傳說。

    對龍族來說,酈道元是他們的噩夢,當年酈道元以《水經注》獲封南聖后,南海龍宮因子孫被酈道元鎮壓,命酈道元卸任「南聖」。

    哪知酈道元在聖院為科舉監考的同時,盡起聖元大陸南方所有水道之水,形成九條萬里水龍,滅盡聖元大陸與南海龍宮勾結的所有水族。而後,九條萬里水龍潛龍入海,出海之時,一發不可收拾,縱貫十萬里天空,直撲南海龍宮。

    初戰,兩聖約定鬥法,九條十萬里水龍力壓南海龍聖。

    南海龍柱劇烈震動,有坍塌之危。

    南海龍聖鬥法失敗,不得已以真身扶搖上九天,擊碎九條十萬里水龍,並自認鬥法失敗,欲與酈道元生死戰。

    當年酈道元封聖不久,自然比不得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南海龍聖,於是約定聖隕之前與南海龍聖生死戰,南海龍聖應允。

    自此,酈道元聲勢大振,只要他在,萬龍退避。

    如果說四海龍聖是四海之主,那酈道元就是除四海之外的所有水系之主!

    方運定海,喚出酈道元的《水經注》天下水圖的虛影,這比喚出任何虛聖更恐怖!

    這意味著,此首《定海志》戰詩若達到三境,喚出的將是酈道元臨近封聖前的虛影,聖威滔天!

    「那些低等水族和妖蠻完了……」張破岳的嘆息中充滿喜悅,語氣和敖煌頗為不同。

    「翰林傳世定海詩!自此以後,水族之患百不存一!方虛聖之功,千秋萬代!」蔡禾興奮地高聲道。

    「自此以後,水族再無上岸的能力,哪怕想與妖蠻結盟,也失去了價值,更失去了對人族的威脅!」

    「好可怕的方虛聖……」

    「快跳下怒濤戰台!」龍王敖渦大喊。

    但已經遲了,無形的力量直入怒濤戰台,那片百里方圓的巨浪突然凝固了,原本還氣勢洶洶向前,但現在突然靜止。

    方運定海!

    隨後,方圓百里之廣的怒濤戰台轟然炸裂!

    怒濤戰台中心向上爆出一道水柱,不知其高,直抵天空聖道亂雲。

    水柱上升的時候還是一片白茫茫,下落的時候,血色朦朧。

    所有兵位與將位妖蠻死亡!

    水柱附近的所有帥位死亡,侯位重傷。

    水柱遠處的帥位死亡大半,侯位輕傷。

    在水柱爆射后,怒濤戰台寸寸瓦解,大量的妖蠻水族從水中半空掉落。

    只有龍族或蛟族才能驅動怒濤戰台!

    整整六條血淋淋的蛟侯出現,不過並非是四海龍族,而是妖界毒蛟一族,全都是最強的聖子毒蛟侯。

    在場的所有人面色一變,毒蛟侯身上的傷口以極快的速度癒合,顯然他們最先感知到危險,傷勢不重。

    張破岳道:「毒蛟一族,我有所耳聞,走照兄,你能力敵幾條聖子巔峰毒蛟侯?」

    「一頭,或可再加一頭普通巔峰妖侯,絕無法勝過兩頭聯手。」

    「我也勉強抵擋一頭。」張破岳道。

    周圍的讀書人面面相覷,僅僅這六頭毒蛟侯,就要讓在場的所有翰林全力以赴!其餘的進士根本對付不了剩下的妖蠻水族。

    方運緩緩道:「其中至少有三十頭妖蠻的氣血不下於六頭毒蛟侯,而且,有五頭甚至遠遠超過!」

    「祖神一族嗎?五頭祖神一族的妖侯,真看得起我們啊。」刑殿的呂翰林喃喃自語,人族最頂尖的翰林十老,也不過勉強能對抗祖神一族的妖侯。

    怒濤戰台被擊潰,水流向北方涌去。

    方運舌綻春雷道:「諸位寧安城的百姓,水災已解,不必驚慌,接下來,本聖將率領所有讀書人,迎戰妖蠻水族!」

    百萬妖蠻水族此刻所剩不到五萬,但個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尤其近兩千頭妖侯,對寧安城來說,依舊是壓倒性和毀滅性的力量!

    哪怕此刻再有幾位大學士,都會被他們生生殺死!

    龍王敖渦譏笑道:「狂生方運,我看看你怎麼對付那兩千妖侯、四萬妖帥!」

    方運望著前方,斬釘截鐵道:「你這條畜生終於讓本聖煩了,寧安城,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雷烏眼中爆發一抹凶光,怒喝道:「方運,你膽敢污衊龍族是畜生?馬上跪下向龍族認錯!敖渦大人,若他不向你下跪,整個龍族都會蒙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