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王敖渦與雷烏驚駭欲絕,他們知道破滅黃龍強大,可沒想到強大到這種程度,至少大學士和龍王做不到,這起碼是大儒或大妖王層次的力量。

    雖然那空間破裂只是破滅之力形成的影像,並非是真的空間裂痕,但哪怕大妖王在被擊中也會碎成屍塊。

    關鍵那只是破滅黃龍看了一眼的力量!

    在場的所有讀書人同樣感到震撼,怪不得之前方運說讓眾人看著就是,這破滅黃龍的力量太強了,不愧是首本天子戰詩,萬妖伏誅。

    當年劉邦的《大風歌》曾喚出一條颶風黑龍,因此擊潰秦軍最後的力量,那颶風黑龍很強,但殺性遠遠不如這首《賦菊》,更遑論又出現《採桑子*重陽》,詩詞合璧,前無古人。

    妖蠻百萬大軍,盡數被方運屠滅!

    「請破滅黃龍誅殺叛族之人,大學士雷烏!」方運的聲音格外厚重,滄桑如詩,壓在每個人的心頭。

    因為西海龍聖的離去,天空的聖道亂雲消散,但方運一言,烏雲涌動,電閃雷鳴。

    虛聖殺機,雷電交鳴。

    龍王敖渦身邊的兩頭龍侯嚇得肝膽欲裂,方運一言,形成的異象絲毫不下於一頭龍王。

    「請方虛聖手下留情!」

    一個聲音從數萬里之外破空而來,浩浩蕩蕩如長江之水,讓人覺得那聲音隨時可以形成百里長河落下。

    方運和少數人聽過這個聲音。

    雷家大儒雷廷榆。

    「殺!」方運的聲音如微風吹過,不起波浪。

    破滅黃龍轉頭,望向雷烏,雙目之中,虛空破裂,萬物崩滅。

    「你不能殺我!我雷家有雷師護佑,一旦動用雷師之寶,你……」

    雷烏的聲音戛然而止,話未說完,身體已經化為碎塊,包括含湖貝在內所有的一切都被切碎,從高空稀里嘩啦落在城牆之上,發出輕響,如同碎肉落在肉案之上,鮮血四濺。

    在場的士兵或扭頭或低頭,不敢看那血腥的一面。

    在場的讀書人則個個目光冰冷,沒有任何人同情雷烏,身為人族帶著敖渦逼迫虛聖方運已經是罪大惡極,在最後竟然妄圖襲擊方運,死不足惜。

    遠方那猶如滾雷的聲音再度響起。

    「方運,今日殺我雷家大學士,便是斷了你的成聖之道!今日之仇,來日必當十倍償還!」

    「不敢來就滾遠點!」方運舌綻春雷,雷家的方向沒了音訊。

    龍王敖渦突然向北海龍宮飛去,一邊飛一邊大聲喊:「你不能殺我!我是北海龍聖之孫,北海龍王之侄,我乃真正的龍族,萬界之靈、眾生之長,你若殺我,四海龍族必將追殺你,不死不休!」

    方運彷彿聽不到敖渦說什麼,道:「請破滅黃龍屠龍王敖渦。」

    破滅黃龍徐徐轉頭,雙目碎虛空。

    龍王敖渦爪中的龍鱗聖旨散發出無窮量的聖光,但聖廟一震,一股浩然正氣降臨,瓦解龍鱗聖旨的所有力量,讓那片龍鱗碎裂。

    許多讀書人一驚,半聖出手阻攔西海龍聖。

    隨後,龍王敖渦所在的空間如同碎玻璃一樣,出現無數的黑色裂縫,隨後敖渦慘叫一聲,與那些妖蠻一樣被切成細小的碎塊。

    身為龍王,身體哪怕被切碎也有辦法迅速復活,但破滅黃龍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連敖渦的魂魄都被破滅,徹底死亡。

    寧安城的百姓看到這一幕無比震驚,那可是龍族的龍王啊,方運說殺就殺,這是連大儒甚至國君都不敢做的事。

    方運道:「把龍王敖渦與大學士雷烏的屍體送交聖院,置放於刑殿的罪牢,不得祭拜!」

    眾人膽寒,在人族的觀念中,送入罪牢不讓祭拜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而是比殺人的懲罰更加嚴重。

    殺死堂堂龍王與大學士已經算是極為危險的一步,可方運竟然禁止家人祭拜,完全是把敖渦與雷烏當成叛族逆種來對待。

    「請刑殿嚴查鷹揚將軍藍尋古與左相,此二人似與雷烏勾結,欲逆種投妖,殺人族虛聖。另,雷烏之行徑,絕非孤例,早有預謀,某以虛聖之位,請求徹查雷家眾人!」

    「可!」大儒周晴天的聲音在天空響起。

    眾人急忙回頭望去。

    聖道亂雲消散之後,被困在衙門的周晴天和一些大儒徹底醒來,第一時間升空抵達,他們沒看到之前的經過,但見到方運屠滅妖蠻、誅雷烏、殺敖渦便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周晴天眼中殺意濃烈,萬萬沒想到西海龍聖親自出手迷惑困住他們,差點導致人族虛聖死亡,一旦西海龍聖成功,後果不堪設想。

    「此事,絕不善罷甘休!」刑殿大學士毫不掩飾自己的怒意。

    這些大學士心中后怕,若是方運死了,周晴天還好說,乃是大儒,最多罰去兩界山參戰,可所有聖院大學士必然會被重罰,輕則誅殺,重則一家甚至一族流放古地。

    方運可是堂堂虛聖,別說被殺,就算被毀城導致科舉中斷,這些大學士都必然付出沉重的代價。

    那幾個大學士相互看了看,然後同時重重點頭,他們將用盡全部的關係來報復雷家。

    就在此事,一支大軍從南方趕來,為首之人舌綻春雷道:「末將來遲,請方縣令責罰。」

    方運回頭一望,原來是老將軍丁豪盛帶著北芒軍前來,略一思考,便明白丁豪盛在接到鷹揚將軍藍尋古的命令后離開,但在知道寧安有難后終於做出了違背軍令的行為,回返馳援寧安。

    方運心中一片溫暖,道:「多謝丁將軍,請與聖廟之人一起打掃戰場,那些妖蠻血肉可是好東西。」

    「遵命!」

    一些官員輕輕點頭,西海龍聖無法出動妖王蠻王,是怕被九州結界的力量發現,所以那些屍塊本身價值不高,但數量太多了,數以千計的妖侯,數十萬的妖帥,可以加工太多的東西,起碼景國的軍械會全面增強。

    至於那五頭祖神一族的妖侯,遠比大妖王的屍體都更有價值。

    張破岳摸了摸厚厚的絡腮鬍,笑道:「既然聖廟已經恢復,寧安之難已解,本將這就叫兒郎們回定遠軍駐地,本將也不逗留了,馬上就走。對了,只手屠滅百萬妖蠻,祝賀你軍務一科聖前甲等!另外,當年的約定生效,鷹滄,快來拜見方虛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