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丈距離,兩鳴古劍半息可抵達,但一個來回所耗的時間則超過一息,因為轉向需要減速。

    在調頭轉向的時候,大部分人的唇槍舌劍都低於一鳴,有的甚至降到半鳴,否則的話無法快速迴轉,要飛出很遠。可方運的在調頭的時候,速度依舊保持在三鳴以上,比在場所有人最高速度還快。

    僅僅比到一半,那郭大學士望向校場一側的光幕,伸手一點,方運名字後面、第一場的下面,多出一個數字,一百。

    十個來回就是兩千丈,剛過五息,真龍古劍就完成全程,回到方運的文膽。

    現在許多人的唇槍舌劍連三分之一都沒完成。

    一個大學士點頭道:「別說歷次進士三谷選拔,連歷次翰林選拔都沒有這麼快,彭走照夠強了,可裸劍的速度也只是剛過四鳴。看來方虛聖此劍不僅材質奇特,孕劍詩與開鋒詩也必然與眾不同。」

    「的確,論速度,別說翰林第一劍彭走照不能比,連普通大學士也不能比,只有一流的大學士才能比。不過,他的出劍和轉向速度明顯不如彭走照。」

    「實屬正常,彭走照修鍊唇槍舌劍十餘年,方虛聖得舌劍不足一年,論控劍之術自然有所不如。但也僅僅不如彭走照等少數一流翰林,比普通翰林必然技高一籌,單就這一點,就異常驚人。」

    「這就是方運的可怕之處,同樣是進士,別人要多修鍊幾十年才有機會與他抗衡,若想勝過他,文位必須比他高才行。」

    不多時,第一場比賽結束,最低的一人也得到五十九分,沒有低於五十,讓在場的大儒和大學士十分滿意。

    考官郭大學士輕輕點頭,道:「沒有一人低於五十,不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勝舊人,我人族的實力果然一直在進步。對進士來說,唇槍舌劍是基礎,而唇槍舌劍的速度則是基礎中的基礎,不過,速度只要達到一定程度便可,真正重要的則是控劍之技。第二場,比拼的則是控劍之技。」

    隨後,就見眾進士的前方天空突然浮現一些紅色的小球,在這些紅色小球中,很快混雜著藍色的小球,每個小球都有嬰兒拳頭那麼大。。

    郭大學士道:「第二場的考核內容,就是用唇槍舌劍以最快的速度刺破見到的紅色小球,但不能刺到藍色小球。到時后,刺破的紅球越多、刺破的藍球越少,則得分越高。分數與上一場相同,百分為滿分,五十分淘汰。預備……開始!」

    在郭大學士喊完開始之後,方運只覺眼前天地變化,前後左右的空間都突然拓寬,自己與一旁的進士原本相隔一丈,可現在相隔超過十丈。

    方運立刻外放真龍古劍,就見金黃色的小劍如同一道金色閃電,開始攻擊紅球,或刺,或切,或斬。

    方運沒有盲目地一個一個刺,而是先把所有的球的位置記住,然後找出一條線上較多的紅球,讓真龍古劍一口氣切光一條線上的所有紅球,然後再去切割其他線上的。

    十息后,兩種顏色的小球突然變多,密密麻麻如同放在框里的李子一樣,並且藍球越來越多,方運不得不減緩速度。

    又過了十息,所有的小球在半空毫無規律地動起來,或上或下,或擦身而過,或相互撞擊,一片混亂,無論是擊中紅球還是躲避藍球都變得十分困難,方運的劍速再一次減慢。

    過了三十息后,所有的小球全部瘋狂了,全部以接近一鳴的速度開始亂飛,如同群魔亂舞,讓人眼花繚亂。

    那些舉人看得迷糊,急忙扭轉頭不去看,而那些大學士與大儒則只盯著方運一個人看。

    「果然非同一般。」

    在密密麻麻的紅藍雙色球中,金色的真龍古劍如同長眼的靈物一樣,不斷地攻擊那些紅球,躲避那些藍球。

    百息過後,兩種顏色的小球消失,而包括方運在內所有進士都感到疲憊。

    郭大學士點頭道:「好,方虛聖所破紅球不僅超過歷年最強之進士,而且藍球一個未破!」

    眾多進士望向校場一側的光幕,上面浮現所有人的分數,方運第一場的分數是一百,而這第二場的分數依舊是一百,高居第一。

    「其中有三個人的分數低於五十,請回。」

    一個進士拱手道:「大人,唇槍舌劍只是進士的手段之一,本人不才,一首舉人戰詩進入三境,威力相當於翰林戰詩,未必不如舌劍更高明的進士。」

    郭大學士也不生氣,道:「你們若不服氣,先回到階梯上觀看,若文比結束后還有異議,郭某便回答你們的問題。」

    「學生遵命!」那進士急忙後退離開比賽場地。

    隨後,在離每個人三十丈遠的地方,浮現一個狼頭。

    郭大學士掃視眾人,道:「第三場更簡單,你們用唇槍舌劍攻擊狼頭,越快擊碎,則分數越高。這個狼頭有三層,需要擊碎三次。開始!」

    兩百多把唇槍舌劍呼嘯著飛向各自面前的青色狼頭。

    那狼頭不過一尺高,方運毫不猶豫使用「連擊」之術,真龍古劍瞬間連擊狼頭的眉心,僅僅一息之後,青色狼頭裂開。

    清脆的咔嚓聲把附近幾十個讀書人嚇了一跳,明明比賽不應該分心,可還是本能看向方運和那狼頭。

    就見那青色狼頭表面裂開,形成黑色狼頭。

    「好可怕的真龍古劍……」每個進士都是心中一緊,因為他們都知道青色狼頭的強度,自己用盡手段也無法留下絲毫痕迹,方運一息擊破,差距太大了。

    青狼頭不動,但黑狼頭不一樣,開始以一鳴的速度亂飛,難度遠比之前高。

    三息之後,陸續有人擊碎青狼頭。

    七息后,方運擊碎黑狼頭。

    黑狼頭的表面碎裂,露出銀狼頭。這銀狼頭更加特別,開始在方運前方不斷瞬移,而且不斷變換角度,毫無規律。只要被擊中,就會立刻瞬移到其他地方,方運再也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連擊,只能一次一次地攻擊。

    這一次,足足三十六息之後,方運才將其擊潰,望向排名光幕。

    第三場同樣是一百分,穩居第一。

    隨後,第四場開始,以戰詩詞攻擊一堵牆壁,越快擊破則得分越高。

    每個人面前都浮現普通的筆墨紙硯,方運心中輕輕一嘆,自己的所有奇物在這裡都起不到作用,這一場比的是戰詩詞的境界,自己最強的戰詩三境《風雨夢戰》很強,可這首戰詩強在能運用奇風和弱水的力量,若沒有奇風和弱水,實際殺傷力很一般。

    更何況……

    方運看向一些老進士,有人掌握四境戰詩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