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四場的比賽,實際是比在沒有外力相助的情況下戰詩詞的威力,詩詞境界越高,使用經驗越多,威力自然越強,而這恰恰是方運的短板,是那些老年進士的長處。

    還不準動用星位力量。

    但這就是比賽的規則,不能因方運而改變。

    幸運的是,可以使用文心力量。

    在郭大學士宣布開始后,方運立刻使用連詩,先寫《易水歌》,再寫《送荊軻》,喚出強大的連詩刺客,然後準備寫《白馬篇》和《白馬豪俠篇》,之後再寫《風雨夢戰》。

    由於有上品的奮筆疾書文心,方運都是一息詩成,可在準備寫《白馬篇》的時候,方運感到一股磅礴如大日、浩瀚如汪洋的氣息自左側傳來,扭頭望去。

    就見一頁紙在一位老者身前翻飛,迅速燃盡,隨後,那老者身後浮現一尊模糊不清的半透明百丈人物巨像,氣息悠遠偉岸,讓人心生膜拜之念。

    在老者的前方,出現一個活生生的人,那人與傳說中荊軻的外形一模一樣,皮膚粗糙,雙目有神,手裡握著一把匕首,匕首發散著刺目的寒光。

    和普通人不同的是,這個荊軻的皮膚表面出現一道道血色的紋路,那血色紋路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方運感應到,這些紅色紋路的氣息與聖血的氣息性質極其相似,只是力量上弱了許多。

    「去吧。」那老者輕聲下令,就見戰詩荊軻以超過四鳴的速度奔跑,發出刺耳的破空聲,身後竟然浮現一條蛟龍的虛影!

    那戰詩荊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揮舞匕首,匕首與牆壁相擊,發出的不是普通的刀刃撞擊聲,而是巨大的轟鳴,如同巨錘鑿擊石壁。

    一息后,牆壁出現大量的裂痕,三息后,牆壁轟然倒塌。

    《易水歌》是秀才戰詩,四境的基本威力相當於翰林戰詩,但因為每提升一個境界會獲得特殊的力量,實際力量無限接近大學士戰詩。

    方運認得此人,兩界山的馬嶸,前不久剛突破,利用四境的《易水歌》殺普通蠻侯妖侯如砍瓜切菜,甚至以一己之力全殲三頭聖子妖侯率領的三千精銳妖蠻大軍!

    此人,有與祖神一族帥位對戰的實力!

    方運心道幸虧此人不是慶國人,若是在文戰象州的時候遇到此人,自己必敗無疑,當時自己所有的力量在四境的戰詩荊軻前都不堪一擊。

    「馬兄不錯!」

    方運立刻望向說話之人,就見那人的身後同樣浮現出一尊百丈高但面容模糊的半透明巨人,隨後他面前浮現一頭和成年大象一般大的巨牛,巨牛全身燃燒赤紅的火焰,低著頭,兩支尖銳的巨角面向前方。

    這同樣是四境的秀才戰詩,不過此詩並非傳世,而是這位羅柯在秀才時期創作的普通戰詩《憶田單》,描述名將田單的火牛陣。不過秀才戰詩無法喚出真正的火牛戰陣,只能形成一頭火牛。此詩原本威力一般,但卻被他生生練到四境,獲得聖魂的力量。

    在四境戰詩巨牛撞向那堵牆的時候,方運就知道一擊必破,因為這戰詩巨牛的主人羅柯乃是荒城古地的傳奇人物,曾以這首四境的戰詩巨牛殺死過一頭重傷的妖王!

    進士與妖帥等同,妖帥之上是妖侯,妖侯之上才是妖王。

    妖帥絕對殺不死妖王,哪怕是重傷的妖王,但人族的進士卻可以!

    果然,那牆壁被四境戰詩火牛輕鬆撞碎。

    附近第一次看到四境戰詩的人都感到莫名的震撼,許多人甚至還沒有攻擊牆壁,幾乎忘記了這是一次比賽。

    郭大學士輕咳一聲,驚醒了許多進士,比賽得以繼續進行。

    方運扭頭向光幕看去,果然,馬嶸和羅柯的第四場是百分滿分,而且兩人前三場成績都是九十分以上!

    「人族處處有能人,進士十老果然不凡!」方運心道。

    方運一心二用,所以在看兩人的過程中依舊可以書寫戰詩發起攻擊,最終在十息的時候擊破牆壁,獲得九十三分。

    除了馬嶸和羅柯,還有四人的成績高於方運,但都比方運高一兩分,相差不多。

    第五場比賽,則是攻擊一頭會移動的蛟龍,和狼頭類似,要把蛟龍殺死三次,蛟龍每死一次速度都會提高。

    和第四場不同,這一場可以使用除唇槍舌劍外的各種力量,戰詩詞,兵書,醫書等等。

    方運有瘟疫病經,有法家法典,更有兵法,配合戰詩詞威力極強,這一次,方運與三個老進士並列獲得一百分。

    第六場,比的是疾行戰詩,而校場變成了複雜的地形,有山林,有沙漠,有丘陵,有平地,有江水等等。

    方運的最強疾行戰詩是舉人傳世戰詩《夜襲》,但只是二境,可在場有多人擁有三境舉人疾行戰詩或二境的進士疾行戰詩。

    不過,這第六場在複雜的地形上舉行,一些人的疾行戰詩境界雖然高,但要麼不適合某種的地形,要麼不適合遠程奔跑,所以方運排名沒有特別低,依舊取得了八十七分。

    但是,方運也因此從第一名跌落至第二名。

    方運深刻意識到自己在疾行戰詩方面的不足,下定決心在這方面下功夫,或者去深入學習學會的疾行戰詩,或者寫出一首新的疾行戰詩。

    直到這個時候方運才真正明白,這比賽之所以劃分如此細,根本不是為難誰,而是讓每個人知道自己的不足,從而想辦法提高。

    第七場,考的是防護能力,每個人會遭受一頭聖子狼妖侯連綿不斷的攻擊,不準反擊,堅持時間越長則得分越高。

    擁有三境舉人防護戰詩詞或二境進士防護戰詩詞的人比比皆是,境界都比方運高,但方運憑藉一境《玉門關》牢牢保護自己,與五位老進士一起奪得一百分滿分。

    由於《玉門關》是傳世戰詩,人人可學,使得這裡的進士有三分之一使用了這首防護戰詩,也讓此次三谷選拔第七場的平均分數比以前提高了整整十分,讓那些老讀書人十分高興,不斷稱讚方運對人族有大功。

    第八場比較古怪,不準動用任何外力,僅僅憑藉身體本身的素質,在方圓十丈內躲避一頭狼妖將的攻擊,堅持越久則分數越高。

    這第八場是老年進士的噩夢,但對年輕人和有異族血脈的讀書人來說卻不一樣,方運身體本來就很強大,以絕對的優勢奪得一百分,而排在第二的宗極冰得到九十五分。

    憑藉第八場的百分,方運重新登上進士第一的位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