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谷選拔完成,方運開始調整自己在寧安縣的側重點。

    西海龍聖的百萬妖蠻與水族是一份巨大的禮物,讓戰殿閣老聯名上奏,為方運請封聖前軍務一科甲等。

    這意味著,殿試十科,方運已經有八科已經或必然獲得甲等。

    不過,方運在九月十五前並沒有大動作,因為九月十五是人族的舉人試,他要給本縣秀才講學。

    密州是小州,哪怕今年舉人名額增多,也不過只取一百。

    舉人試后,讓人族各地驚訝的事發生了,寧安縣整整有十六人成為舉人,甚至超過數量最少的一府。

    教化已定,唯有民生與吏治兩科還懸而未決。

    到目前為止,方運的民生評等已經達到乙下,而此次殿試中,還有另外七人達到乙下。

    民生一科獲得乙不難,但很難獲得乙上甚至甲等,因為民生的要素太多,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百姓風貌,生活貧富,很難有人能達到乙上,經常數年沒有民生甲等。

    方運已經在治安、城建、衛生和生活保障等方面下工夫,下一步就是提高收入,讓人民過得更富足,才算真正在民生一科上有建樹。

    所以,九月十五一過,方運依託寧安城的優勢條件,制定了許多計劃,比如九月末會召開一場紡織服裝洽談會,同時大量增加寧安縣工坊數量,進一步降低紡織成本,多方面拓展紡織品渠道,以絕對的優勢佔領紡織業市場。

    尤其是方運親自指點設計的一些帽子、毛衣、手套等等紡織品面市后,立刻風靡寧安縣和景國,並開始向各國瘋狂傳播。

    不知不覺,「寧安牌」紡織品成為炙手可熱的商品,在式樣精美、價格低廉和結實耐用三大特點面前,那些老字號店鋪的紡織品黯然失色。

    少數殿試進士自認倒霉,因為這些殿試進士所代掌的縣城中,紡織業占不小的比重。

    寧安縣的紡織品一開始只可能影響景國和聖元大陸北部,但當成本的減少可以抵消運費后,寧安縣的紡織品必然可以遠銷人族各地。

    寧安縣紡織品價格低,那其他縣的工坊和商鋪就不得不降價,收入減少,民生一項必然降等。

    為了降低成本,聖元大陸各地的工坊不得不購買由工家和墨家打造的新式紡織機關,至少在紡織效率上不能低於寧安。但是,他們買紡織機的錢,有一部分收入流入寧安工坊和寧安縣,不斷壯大寧安紡織業。

    在這個不深究品牌和營銷的世界,許多人不清楚方運推出「寧安牌」的真正用意,更意識不到方運的這些革新對以後有多麼大的影響。

    雷家的殿試進士雷述山本來就執掌一座紡織大縣,他本想在工事一科勝過方運,可方運的工坊革新遠勝於他;他又在農事發力,可農殿雲樓投影飛到寧安縣;最後他破釜沉舟全部投入民生一科,但縣裡的紡織業遭到打擊,百姓收入銳減,民生一科甲等徹底與他無緣。

    沒過幾天,雷述山因為殿試失利喝得酩酊大醉,失態大罵,被雷家的敵人告發到禮殿,結果被禮殿發文斥責,殿試十科全部下降一等!

    事後,雷述山文膽蒙塵。

    雷家全族暴跳如雷,再次關起門來大罵方運,雷家新家主尤其憤怒。

    雷述山所在的嘉國其他殿試進士失去一個勁敵,暗暗發誓以後要好好感謝方運。

    也正是在九月末,方運正式在寧安縣推出一套更合理的官吏考核制度,其中一些條例簡直嚴苛到極致,許多官吏難以接受。

    方運此刻對寧安縣已經有絕對的掌控力,並沒有因此退縮,並允許官吏離開。

    很快,有兩成的官吏退出寧安縣衙。

    寧安縣的官僚們對方運的怨念越來越大。

    隨後,寧安縣少數官吏前往京城,聯合左相一系的官員狀告方運,引發御史彈劾。

    和以往不同,當年左相一出手,大量文官相隨,聲勢浩大,彈劾方運的奏章如雪,可現在,無論是聲勢還是奏章數量,連原本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即使這樣,也對方運的吏治一科不利,根據殿試標準,不能團結官僚,哪怕功勞驚天,也只是個乙上,而不能成甲等。

    方運的敵對勢力卯足了力氣折騰,雷家之人和巴空山聚文閣在論榜攻擊方運,甚至收買讀書人,而宗聖世家和慶國的細作配合左相一黨在景國內部興風作浪,讓一部分中立官員開始搖擺,也讓一些大公無私的官員認為方運做的過於偏頗,在朝堂之上雖然沒有指責方運,但也說了一些反對的觀點。

    幕僚好友紛紛勸說,方運不為所動。

    幾天後,方運發布了寧安縣官吏退休制度,每位官吏致仕后,可獲得最低層次的終身文爵,地位在鄉男之下,根據退休前的品級,獲得不同的退休金。

    退休制度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聖元大陸,許多小官吏退休後會斷了收入,各國都沒有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或者說只有高官和有爵位的官員才享受退休制度。

    除了放出官吏考核制度和退休制度,方運還對寧安縣的縣衙機構徹底改革,因為十房制度導致權力太過集中,在一兩萬人的小縣或許適用,可已經無法適應高速發展的較大城市,尤其無法適應日新月異的寧安縣。

    於是,一處又一處新的機構被設立,最早投靠方運的那些人陸續成為各房之長,而沒有離去的吏員也獲得更大的實權。

    原本離開縣衙的那些吏員悔青了腸子,妄圖再回寧安縣衙,甚至在縣衙外長跪不起,但方運不予理會。

    方運這打一棒子給顆甜棗的手段簡直爐火純青,寧安縣所有官吏心服口服,以前或被方運的權力懾服,或被方運的功績征服,可現在卻與方運有了利益捆綁,拚命維護方運的利益!

    寧安縣的官吏們都支持方運,朝堂上的彈劾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很快無影無蹤。

    人族各國的基層官吏得知方運的新制度后,開始從下到上推動退休制度的革新。

    慶國宗聖世家的女婿向嵐成同樣是今年的殿試進士,原本想在民生和吏治兩科壓過方運,借用了宗家甚至慶國的所有力量,但卻被方運九月一連串的舉動打亂陣腳。

    十月初一的《文報》頭版一個標題如同眾聖合擊,引爆聖元大陸。

    「方運是否能成為千古未有的十甲進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