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鳴奇妖王。

    這是一種只會叫的鳥妖,不會妖術,也沒有強大的氣血,飛得不高不快,甚至連生育能力也極其低下,但它的叫聲能穿透除文膽之外的任何防護力量。

    鳴奇迷聲,同位階無敵。

    與鳴奇同位階的讀書人,文膽絕對防不住鳴奇迷聲的力量。

    每百年,勉強有一兩個讀書人可以打破鳴奇無敵的神話,但對絕大多數讀書人來說毫無用處。

    傳說妖界的大妖王鳴奇最多的時候也不超過三隻,而妖王鳴奇不超過十隻。這種層次的鳴奇,在萬亡山中有莫大的作用,哪怕兩界山大戰也只是出現一隻而已,而現在,有一隻出現在三谷古地。

    鳴奇妖王只是兩尺長的翠綠色鳥,它雖然跟在白龍王之後,但比白龍王更閑適,正用堅硬的鳥喙來梳理自己的羽毛,彷彿此次圍剿讀書人只是一個小插曲,甚至不能讓它暫時放棄整理羽毛去求偶。

    妖侯鳴奇經常在三谷古地出現,但妖王鳴奇的出現,讓所有的讀書人嗅到了妖族的果斷和狠辣。

    論珍稀程度,妖王層次的鳴奇絲毫不下於真龍!

    郭大學士一邊使用戰詩詞前沖,一邊對方運道:「妖王鳴奇自是不必多說,那白龍王是鎮海龍王,西海龍聖之後,祖龍血脈,橫行三界,未逢敵手。他一直壓制在龍王位階,想要獲得更好的手段晉陞大龍王,從而奠定上古龍皇的基礎。他最好的晉陞手段,就是你獲得的那滴祖龍真血,以至於西海龍聖白龍魚服化人強行向你討要。他今日來,就是為了報仇,也是為了……阻止你使用帝王詩詞!」

    方運對妖蠻古妖的了解遠勝郭大學士,但對人族龍族的秘聞遠不如這位常駐聖院的大人物,聽完郭大學士的解釋才想起來,真龍的確有克制甚至奪取帝王詩龍的手段。

    當年大日金龍出現,是真龍敖雨薇接走,前些日子破滅黃龍出現,是真龍敖煌接走,這都不是巧合,是因為除了龍聖,只有真龍可以引領龍魂。

    現在方運除了帝王詩詞,哪怕有大道之音也殺不死妖王,因為大道之音本質上只是大儒的力量,妖王雖然比大儒低一個位階,還是有很多辦法擋住。

    那鎮海龍王龍鬚輕動,望向方運,湛藍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隨後以穿雲裂石的龍嘯聲道:「本王今日前來,只為祖龍真血之恩怨。除卻奪你龍魂,其他一概與本王無關。」

    方運神色冷淡,目光如冰,舌綻春雷道:「西海龍聖強奪祖龍真血不成,又設計毀我寧安、壞我殿試、斷我聖道,今日,竟又派你害我性命。常言道,事不過三,西海龍聖之仇,本聖必然百倍以報!」

    鎮海龍王氣定神閑,周身雲霧不動,傲然道:「只要帝王詩不出,本王便不動手。更何況,區區進士不值得本王動手。至於那些大話,等從鳴樂妖王面前活下來再說罷。」

    「區區妖王鳴奇,不足為懼。」方運的神態比鎮海龍王更加鎮定,好像真的一點不把鳴奇妖王放在眼裡。

    那鳴奇妖王突然停止梳理羽毛,歪著鳥頭,認真看著方運。

    在場的讀書人各懷心思,方運的文膽之強,眾人皆知,但是,卻很少有人知道方運早早就達到二境巔峰,因為知道的人早就被東聖下了封口令,妖族無從得知。

    至於三境,連頂級大儒都很難達到,許多半聖甚至封聖后才能達到三境。

    二境巔峰的文膽,絕對可以擋住鳴奇妖王的力量。

    只不過,擋住是一回事,能不能反擊是另一回事,之前方運以眾聖經典之言反殺鳴奇,那是因為那些鳴奇位階低,現在方運若想傷到鳴奇妖王,比那日守住寧安城更難。

    那蜂后妖王道:「鳴樂,不要再玩了,早點殺光他們,再玩下去,他們就要衝破我們的防線。」

    雙方說話極快,這個時候,後面的追兵甚至還沒有抵達墨冥的墨家城池前。

    妖王鳴樂點了點頭,用如音樂般的聲音道:「既然這些人族自尋死路,那我便成全他們。殺雞用牛刀,區區人奴竟然讓我親自出手,無趣啊。」

    說完,妖王鳴樂周身的羽毛輕輕抖動,神態變得無比專註,雙目之中浮現一層層的迷霧。

    郭大學士喊道:「諸位小心,全力以文膽保護,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先殺鳴奇!」

    「哈哈哈,殺我?妄想!」妖王鳴樂快速後退,同時,超過二十頭屍妖蠻王護住鳴奇,連蜂后妖王都向鳴樂妖王靠攏。

    原本的牢不可破的防線出現了鬆動,但由於妖蠻在不斷向後退,人族眾人一時間也難以攻擊到鳴奇。

    眾人身體冰涼,自己能在鳴奇迷聲中堅持幾息不昏迷?一息還是兩息?

    方運卻突然道:「諸位大學士繼續突圍,不過一隻狂妄自大的小鳥兒而已,人族隨便一個進士就能解決它!有本聖在,它只能閉嘴!」

    「哈哈哈……人族小輩,區區激將法對我無用。我不喜歡說太多,那麼,死吧!」鳴奇狂吸一口氣,然後張口發出鳴奇迷音。

    在鳴奇大笑的時候,方運胸前的托板上多出一張聖頁,方運手持一支翰林文寶筆,蘸飽了硯龜墨女的墨汁,落筆書寫,妙筆生花。

    清晨入古院,初日照高林。

    曲徑通幽處,書房花木深。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

    萬籟此俱寂,但余鐘磬音。

    方運一息詩成,但附近大學士的目光更加敏銳,在方運寫完的同時,目光已經掃過全詩的文字,哪怕在這要緊的突圍關頭,讀書人的本能讓他們在心中暗贊。

    而附近那些不參與戰鬥的舉人、進士或翰林在看到整首詩的一瞬間,彷彿離開了戰場,在一個晨光明媚的清晨,沿著被樹林包圍的山路,來到一座古老的書院之中。

    在曲曲折折的道路上繼續走,走到幽深之處,悠然自得,體會探索與靜謐之趣,不多時,眼前變得開闊,一片明亮,出現一座書屋,周圍花朵盛開,草木茂密。

    在陽光的照耀下,鳥兒十分歡愉,一旁的水潭清澈透明,洗滌人的心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