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這麼美好的景色,彷彿忘記一切的一切,隨後,一聲鐘響,一聲磬音,如同晨鐘暮鼓,打碎了每個人眼前的美麗畫面。

    沉迷在詩中意境的幾個人猛地睜開眼睛,露出惱怒之色,本能去尋找是誰破壞了心中的美景。

    但是,在他們的耳邊,除了鐘磬之聲,還有鳴奇的叫聲,但鳴奇的叫聲似乎如同歡快的小鳥鳴叫,不僅沒有殺傷力,反而格外好聽。

    聖頁燃燒,化虛為實!

    一座鐘,一方磬,高懸方運上空。

    在古代,無論是鍾還是磬,都只能用於大禮,是天子的儀仗,是諸侯的威嚴。

    就見鐘上刻著一個「帝」字,磬上刻著一個「君」字。

    帝鍾君磬,前者聲音厚重悠揚,後者聲音清脆綿長,輪流響起。

    帝威如鍾,君恩如磬,化為浩然堂皇、光明偉岸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傳播。

    鳴奇之聲,不過是這浩瀚偉力下微不足道的塵埃!

    這不是戰詩,但聖頁化虛為實的力量和文膽之力賦予了這首詩強大的力量。

    妖王鳴樂的鳴奇迷聲很強,普通的大學士甚至無法抵擋五息,但在鐘磬和鳴之下,如微風拂面。

    「殺!」郭大學士說話的同時,口吐唇槍舌劍。

    「殺!」所有大學士吐出唇槍舌劍,殺向前方的妖蠻。

    哪怕是無比兇殘的妖王蠻王,在發現強大的鳴奇迷聲失效后,也出現短暫的慌亂,原本為了保護鳴奇而紛亂的防線出現大問題。

    「韓兄,看你的了!」郭大學士道。

    所有人衝到妖蠻近處,即將短兵相接,而妖蠻諸王也反應過來,不僅控制屍妖蠻前沖,自身也展開攻擊。

    韓非子世家的大學士韓文聰二話不說,第一個沖向妖蠻,以掌擊胸口,噴出鮮血,瞬間化碧。

    「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全部之壽,換天地正氣!」

    在碧血丹心力量的催動下,韓文聰面前浮現一本法典,而他的身後浮現囚獄文台,在平台之上,佇立著一座牢不可破的監獄。

    韓文聰原本不過六十五歲,頭上只有幾許白髮,活到九十歲不成問題,但用出碧血丹心后,白髮蒼蒼,皮膚乾癟,牙齒脫落,身體蜷縮。

    「獻祭法典,畫地為牢!」

    人族最強困敵之術。

    韓文聰說完,彷彿用盡身體最後的力氣,伸指點向自己的法家法典。

    這一指那麼虛弱,那麼無力,在方運的眼中,這一指如同放慢了無數倍,所用的時間足以讓一個垂髫童子長成垂暮老者。

    韓文聰的法典轟然炸開,化為一座巨大的監獄,把前方聚在一起的所有妖蠻當頭罩下。

    在妖蠻被監獄罩住的一瞬間,除了墨冥與韓文聰,所有人突破妖蠻防線。

    普通的畫地為牢最多只能困住這些妖蠻半息,但以耗盡所有壽命並獻祭法典的力量形成的畫地為牢,足以困住這些妖蠻兩息。

    於是,戰場峽谷分為三段。

    最後面,墨冥以一己之力,築下雄城,抵擋大量的妖蠻,無論是活著的妖蠻王還是屍妖蠻王,他們都很強大,但一位大學士畢生力量同樣強大。

    在中間,韓文聰腳踏白雲,頭髮和皮膚徐徐脫落,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開始風化,一點點化為粉末四散。

    但在韓文聰的前方,一座巨大的監獄佇立著,裡面的所有妖蠻都被關押在不同的牢房,這些妖蠻拚命地攻擊牢房的牆壁。

    兩息一過,韓文聰化為灰燼,畫地為牢的力量消失,眾多妖蠻王氣急敗壞沖了出來,用盡全力追殺。

    這些妖蠻王雖然早就做好準備,但也沒想到人族竟然如此果斷,上來就耗盡所有壽命獻祭所有力量,在浩然正氣形成的畫地為牢面前,哪怕其中有三位祖神一族的妖王也難以快速突破。

    人族無法像妖蠻一樣從血脈中直接獲得強大的力量,但是,人族卻能繼承先輩的智慧!

    人族不像部分妖蠻一樣去跪拜虛無縹緲的神,而是以實實在在的祖輩為信仰,以真真正正的先賢為信仰,繼承並把他們的智慧發揚光大,獲得絲毫不下於妖蠻血脈的曠世偉力!

    那一卷卷歷史,那一個個名字,那一句句文字,都是人族至誠至真的信仰。

    妖王鳴樂獃獃地看著方運的背影,然後本能地大叫,可他的喉嚨突然變得沙啞。

    他的力量竟然被帝鍾君磬之聲暫時封堵,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徹底失去作用!

    「這……怎麼可能,他的文膽怎會如此強大!」

    「盛名之下無虛士,待他成為大學士,本王必將其斬殺!」鎮海龍王敖蒼雙目戰意熊熊,尾隨其他妖蠻向前沖。

    「敖蒼,出手吧,只要你殺了他,我請父親為你在萬亡山開路,找到你需要的祖龍真血!」鳴樂大叫。

    鎮海龍王頭也不回,堅定地道:「本王想要之物,本王親自取!」

    鳴樂高聲道:「西海龍聖與方運不共戴天,等方運封聖,最先殺的必然是西海龍聖!你今日若不殺方運,就是龍族的罪人!」

    「本王想殺之人,本王親自殺!」鎮海龍王依舊快速向前飛行,語氣依舊堅定,聲音似乎比帝鍾君磬更加恢宏。

    「你……」妖王鳴樂望著鎮海龍王那龐大的白色身影發獃。

    「吾乃龍族!」鎮海龍王留下最後一句話,繼續向前,但始終不攻擊任何人。

    鳴樂靜靜地懸浮在空中,看到祖神一族的妖王虎煞突然以遠遠超過所有大學士的速度前沖,同時大喊:「方運,不要逃了,兵蠻聖臨死留下的計謀之一,便是在這三谷連戰之中寧可不要影空神液,也要殺你!你應當以死在這裡而自豪。」

    前方的所有人不為所動。

    一頭狐妖王發出陰柔的笑聲:「妖蠻眾聖令,三谷古地之中,只殺方運一人,其餘不予怪罪。如若幫方運,全力斬殺!諸位讀書人,你們只要把方運交出來就安全了,不然會和方運一起死在這裡。」

    一頭祖神一族的蛇妖王奸笑道:「方運,你難道為了自己一條命,去犧牲這裡的所有讀書人嗎?已經有兩個大學士因你而死了,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接下來的十三個大學士、五個翰林、四個進士和五個舉人為你陪葬嗎?」

    狐妖王介面道:「諸位讀書人,方運如此自私自利,完全不把你們性命放在眼裡,還值得你們相救嗎?你們問問自己,值得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