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後方戰詩飛舞,舌劍破空,氣血與才氣對撞,震耳欲聾,但人族繼續逃跑的隊伍卻靜悄悄的。

    三谷連戰需要九個人,三個舉人,三個進士,三個翰林,但每個文位多帶了兩人,作為預備成員。

    現在除了兩個大學士,六個人失去繼續前行的資格,只能從預備成員中選。

    宗極冰輕嘆一聲,道:「就我們六個預備隊員吧。」

    這時候,那些妖王蠻王還沒有追上來,眾人在平步青雲上交換位置。

    即將留守的兩個大學士的平步青雲上,站著六個預備成員。

    這六個人沒有跳下平步青雲,沒有抱著逃脫妖蠻追殺的期望,只想在最後奮力一搏。

    不是他們不想活,而是他們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五朵平步青雲急速飛行。

    宗極冰看著方運,不由得想起方運文戰象州的那一幕幕。

    方運文戰十進士,宗極冰位列第九。

    第十的屈寒歌因為想毀方運真龍古劍被殺,而第八的是丘崇山。

    宗極冰輕聲道:「不知道諸位是否記得方虛聖文戰象州,與丘崇山那一戰的場面?」

    眾人沒有說話,文戰象州堪稱是人族歷史上進士層次最精彩最獨特的一戰,誕生了整整兩首傳世戰詩詞,甚至出現了十萬軍魂與萬民光輝。

    丘崇山說過的話,眾人都清晰記得。

    當年丘崇山與十萬大軍進入荒城古地,發現了妖蠻的大秘密,導致被追殺。

    之後,一批又一批的人族犧牲生命去阻攔追兵,他們明知必死,明知希望渺茫,依舊一批接著一批赴死。

    每個人都知道,逃跑一定有活著的機會,但他們把機會留給其他人。

    最後,只有丘崇山一個人活著出來,為了把那個秘密傳遞給聖院,他沒有與妖蠻同歸於盡,而是選擇了活著,選擇背負十萬軍魂活著。

    最終,聖院得到妖族在催生影空神液的消息,得知今年會形成大量高品質的影空神液。

    那日丘崇山被慶君逼著與方運文戰,失敗后,想起曾經的逃亡和死戰,想起最後只有自己活下來的時候曾經說過的話,重複當年問了一句「誰還在」。

    「我還在!」當時方運這樣回答。

    在方運回答之後,丘崇山如釋重負,背對著方運,大聲道:「方虛聖,一定要在三谷連戰取勝,我與十萬同袍,把一切都託付給您了!我們,無悔!」

    丘崇山終於明白,那十萬同袍沒有白白犧牲,因為有一個叫方運的人在等待他們,親手接過那染血的秘密。

    因為心靈得到解脫,丘崇山悄然長逝。

    那日文戰慶國,許多人並不知道丘崇山所謂的秘密是什麼,但現在,每個人都已經知道。

    方運文戰十人,唯有宗極冰來到三谷。

    宗極冰是宗家與冰族血脈,是阻攔方運收復象州的中堅,也是宗家反對方運的先鋒,但是在今日,他知道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宗極冰年過七十,鬚髮皆白,想起丘崇山,眼眶微紅。

    後方的轟鳴聲漸漸平息,戰鬥接近尾聲。

    宗極冰向方運深深作揖,道:「無論是與您各自為國文戰,還是在三谷並肩面對妖蠻,都是老朽此生最大的榮幸。請您繼續向前,一定要在三谷連戰中獲勝!人族……託付給諸位了!」

    宗極冰說完,沖其餘所有人作揖。

    即將留守的其餘七人,一起向方運等人作揖。

    方運要作揖回禮,卻被即將留守的大學士外放力量托住,讓他無法彎腰。

    「請活下去,我們作揖,是懇請你們活下去,活著走出這段峽谷!活著完成三谷連戰!活著破壞影空神液!活著回到聖元大陸!」孫大學士的字字鏗鏘,句句錚錚。

    「我會活著!」方運的回答同樣堅定有力。

    宗極冰看著方運,笑了笑,笑容中充滿坦然,也充滿了解脫。

    「爺爺誇過您,只是,可惜您既沒有早生百年,也沒有晚生十年。」宗極冰道。

    百多年前,宗聖叱吒天下。

    十年後,或許宗聖連蠻成功。

    方運也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妖王的喝罵聲越來越近。

    「告辭!」

    兩位大學士說完,平步青雲驟然停下,調轉方向,面對勢如山動、形如海嘯的妖蠻諸王。

    在雙方交戰前,方運轉過身,背對戰場,望著前方。

    硯龜和墨女偷偷向後看,但看了幾眼后便回過頭。

    半刻鐘之後,妖蠻諸王再度逼近。

    方運發現,妖蠻諸王追上來的時間越來越久,那一位位阻攔的義士,對妖蠻諸王造成的傷害越來越嚴重。

    尤其是碧血丹心引發浩然正氣形成的創傷,妖蠻諸王單純靠氣血難以平復,必須要用特別的神物或較長的時間消除。

    妖蠻諸王還是很多,但那些屍妖蠻王全身傷痕纍纍,奔跑速度明顯變慢,每次都在最後抵達,嚴重拖延了他們的速度。

    「輪到我們了。」梁大學士說著,與宋大學士減緩平步青雲,然後迅速轉身。

    最後一朵平步青雲上,站著郭大學士和方運,還有在三谷選拔過程中前兩名的翰林,孔明極和彭走照。

    白雲疾馳,勁風疾吹,彭走照兩條空蕩蕩的衣袖被吹起,獵獵作響。

    沒有人回頭。

    郭大學士道:「我在轉身前,會以兵法『緩兵之計』在聖頁書寫《仙鶴吟》,讓《仙鶴吟》延遲起效,同時會再寫一首瞬間起效。現在,我把封印的《仙鶴吟》大學士文寶交給走照,等方運的第一首《仙鶴吟》結束后,你使用文寶筆,讓方運續接第二首《仙鶴吟》。等第二首《仙鶴吟》結束后,方運你記得激髮帶有『緩兵之計』的《仙鶴吟》聖頁。如果不出意外,三首《仙鶴吟》可以送你抵達三谷戰場。」

    方運點點頭,一首是普通《仙鶴吟》,一首是大學士文寶的《仙鶴吟》,最後一首是延遲起效的《仙鶴吟》,三首大學士疾行詩陸續起效,足以飛很久。

    郭大學士看向孔明極和彭走照,道:「到了這一步,三谷連戰取勝已經是次要的,保住方虛聖的性命,才是主要。我轉身之後,就靠兩位了。」

    彭走照卻道:「我們雖然要遵循死亡階梯,但現在最明智的做法是我與明極先生先轉身阻攔妖蠻,您繼續帶著方虛聖飛行。」

    郭大學士認真地看著彭走照,道:「若我沒猜錯,你可立即成大學士。」

    「的確如此!既然三谷連戰已經是次要的,那我不應該再壓制文位,應該立刻晉陞大學士,獲得文台力量!我們還沒到三谷戰場,我晉陞后不會被挪移走。」

    「但妖蠻不知道,就算知道,也已經失去理智,只剩戰鬥本能,不會防備!」郭大學士的語氣有些許異樣。

    彭走照三人一愣,恍然大悟。

    若是彭走照與孔明極先出手,那麼妖蠻殺死兩人後,依舊會全力以赴,因為最後的敵人是一位大學士和方運,大學士極可能再次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但是,郭大學士若死,最後的敵人是兩個翰林和方運,妖蠻諸王必然會以為勝券在握,而在這種時候,彭走照突然晉陞大學士,突然襲擊,會對速度最快的幾頭妖蠻造成最大的傷害。

    方運敏銳地捕捉到郭大學士語氣中的異樣,略一思考,恍然大悟,之所以讓彭走照最後走,不僅僅因為他是大學士,還因為他沒有雙臂,短板太大,哪怕唇槍舌劍再厲害,也會被妖蠻諸王本能輕視。

    郭大學士完全是在把彭走照當一個出其不意的陷阱。

    拚死一擊,才氣多寡並不重要,只根據星位、舌劍、碧血丹心和大學士文台等力量有關。

    彭走照比郭大學士年輕三十歲,碧血丹心爆發的力量更加恐怖,彭走照的災殃古劍更勝郭大學士,一旦葬劍威力無窮,而且,彭走照本質上是一位天才,他一旦成大學士,形成的文台絕對不比郭大學士差多少。

    所以,彭走照的玉石俱焚,無論是突然性還是威力,都要超過郭大學士,用來對付輕敵的妖蠻最正確不過。

    「學生明白!」彭走照點了一下頭,面容依舊冷峻,沒有絲毫的變化。

    郭大學士似是鬆了口氣,道:「之所以留你們兩人,還有另一個考慮,那就是希望你們三人能一起衝過最後這段峽谷,抵達三谷戰場。你們三人若能抵達,三谷連戰還有一絲勝算,若不能……方運你就不要參戰了,在三谷戰場等待結束,回到聖元大陸。」

    「或許,我可以試試。」方運道。

    郭大學士面色一沉,道:「這種時候就不要說這些話了!哪怕再多的影空神液,都不如你重要!準備一下吧。」

    後方的戰鬥聲音已經漸漸變輕,妖蠻諸王再一次追來,但數量已經不足六十。

    方運聽著那漸漸消散的聲音,心中越發沉重。

    不多時,身後妖蠻諸王的喝罵聲越來越清晰。

    郭大學士提筆,在硯龜上蘸足濃墨,在聖頁之上書寫大學士疾行戰詩《仙鶴吟》,在全詩完成的一瞬間,郭大學士身前浮現一本厚厚的兵書,兵書放出一道淡紅色的光華,落在聖頁之上,形成緩兵之計的力量,讓《仙鶴吟》延遲發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