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郭大學士不能連續書寫這種強大的疾行戰詩,把聖頁遞給方運,發現方運的眼睛深處,似乎有一片淡淡的陰影。

    「很難過?」郭大學士面色緩和,蒼老的面孔明明充滿疲憊,卻為了安慰方運要竭力掩飾。

    方運點點頭。

    「很不甘心?」

    方運點點頭。

    「覺得我們捨生取義犧牲很大?」郭大學士問。

    方運再度點頭。

    「錯,大錯特錯!我們,最多只是死亡,但你,不僅背負著我們的死亡,更背負著人族的興亡!我們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事,對於聖元大陸的百姓,我們是在逆行,但對於你,我們只是在順行。你走在所有人無法踏足的道路,你背負著人族的最高使命。您,才是逆行於人族,甚至,可能會有一天,等人族眾聖一個一個隕落,您要孤身面對妖蠻眾聖!我們陣亡,還有您,但您若死在這裡,以後將沒有人可以把全人族擋在身後!」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水光,又迅速消失。

    「捨身取義,很簡單,活下去,很不容易。」郭大學士說完,用布滿老年斑的手拿出聖頁,再度書寫疾行戰詩。

    聖頁燃燒,《仙鶴吟》放射出大量的白光,最後形成一隻一丈長的戰詩仙鶴,落在方運身邊。

    「去吧。」郭大學士把一件文寶筆遞給彭走照,看著方運,露出慈祥的微笑,如同老人看著自己的兒孫一樣。

    「我……」方運只覺喉嚨被什麼堵著,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地坐上戰詩仙鶴。

    彭走照與孔明極各拿出一件在聖院文寶庫選的大學士文寶筆,同樣釋放出戰詩仙鶴,乘坐上去。

    郭大學士轉身,逆行。

    三隻戰詩仙鶴在天空疾飛,方運回頭大喊:「郭老先生,您有什麼要說的,若我能回去,一定帶給您家人。」

    沉默片刻,郭大學士舌綻春雷道:「多生幾個娃兒,以後跟著方虛聖衝進妖界,殺他娘的!」

    仙鶴與平步青雲逆向而行,瞬間拉開距離,方運耳邊傳來郭大學士使用碧血丹心時的聲音,逐漸變淡。

    「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

    在後方劇烈的轟鳴聲和絢麗的光華中,三隻仙鶴載著三個人向前方高速飛行。

    這一次,足足過了一刻鐘,妖蠻諸王才追近。

    方運三人回頭望去,就見妖蠻諸王的隊形徹底亂了,數量也已經降到四十三,其餘妖蠻要麼戰死,要麼重傷無法追趕。

    那頭不可一世的蜂后妖王已經不見了蹤影,其中幾頭善於飛行的鳥妖王已經被之前的大學士們拚死擊殺,剩下的屍妖蠻王各個傷痕纍纍,浩然正氣造成的傷勢讓他們在短時間內無法恢復。

    正常的妖王蠻王還剩十四個,也大都遍體鱗傷,其中三頭祖神一族的妖王肩負著最重的追擊使命,所以他們的傷口最多。不過,祖神一族非常強大,傷口多是多,但相對來說傷勢反而比其他妖王蠻王都輕。

    只有鎮海龍王騰雲駕霧,最是輕鬆。

    此刻,大多數妖王蠻王眼中一片血紅,被蓬勃的戰鬥本能支配,用盡全力或奔跑,或跳躍,或飛行。

    「殺!殺!殺!只剩兩個翰林了,遠遠比解決一個大學士輕鬆!」

    「快!再快一點!前面就是峽谷盡頭,絕不能讓他們通過!」

    「不行!若他們一直保持這種速度,很可能進入三谷戰場!絕不能讓他們進入!」

    「那些屍妖蠻王受傷過重,太慢了!」

    「那就不要管他們,我們十四個活著的沖!」

    「可……其中一部分的速度僅僅比屍妖蠻王快一點。」

    「不行,若是如此慢,很可能被他們搶先衝進三谷戰場!」

    「鎮海龍王,你為何不出手!方運的性命唾手可得,你為什麼不出手?」妖王虎瀾大吼。

    鎮海龍王譏笑道:「怎麼,當年那隻在本王面前認輸的小貓也敢發號施令了?」

    虎瀾與眾妖王面色一變,這才意識到,鎮海龍王這些年雖然銷聲匿跡,剛剛出現就與妖蠻合作,已經不展現絲毫凶意,但不代表他是一個好說話的龍王。

    「敖蒼大人,只有您才能力挽狂瀾。西海龍聖陛下若看到您殺死方運,必然無比欣慰,甚至會讓您提前當西海龍王!」

    鎮海龍王一邊飛,一邊懶洋洋道:「你們真是蠢,怪不得被人族罵得不敢還嘴。他是文星龍爵!哪怕本王是真龍,弒殺龍爵也是重罪,我要是真動手了,東海龍聖那個死老頭子絕對會找個機會鎮殺我!所以,本王可以看著他死,但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動手,等他成大學士再說吧。」

    鎮海龍王望向這些妖王蠻王的目光中,充滿毫不掩飾的輕視,除了在後面極遠的妖王鳴樂,在場的所有妖王在他眼裡都是手下敗將,而且是那種不堪一擊的手下敗將,根本不值得在乎。

    若非這次事關重大,單憑虎瀾那句話,鎮海龍王就會直接殺了它!

    眾多妖王蠻王相互看了看,想起鎮海龍王的凶名,再也沒人敢勸說或請求,他們不是妖王鳴奇,不能掌握進入萬亡山的道路讓真龍低頭。

    虎瀾心中充滿濃烈的恨意,若此次殺死方運,自己將獲得虎神一族甚至全妖界的重點培養,那些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神物、那些自己碰都碰不到的秘地,都可以隨意使用,以後成就絕對超過鎮海龍王。

    可現在,鎮海龍王明明可以輕鬆幫助得到,卻不出手,導致那個機會可能消失。

    虎瀾望向另外兩頭祖神一族的妖王,道:「狼珀!蛇祜!天大的機會擺在我們面前,如果失去了,不僅什麼都得不到,不僅會被懲罰,更會成為族中的笑柄!人族可以用碧血丹心,我們也能以壽命換取力量!敢不敢跟我一起殺死方運?那兩個翰林,根本不足為懼!」

    狼珀與蛇祜眼中爆出濃濃的凶光。

    「殺!」

    「殺!」

    「殺!」

    三頭妖王突然仰天大吼,全身噴發出暗黑色的霧氣,然後身體形成極大的吸力,不僅把霧氣吸入身體,他們背後的祖神虛像也被吸入其中。

    周圍的妖王急忙後退。

    連鎮海龍王也微微皺起眉頭。

    「嗷……」

    三頭妖王的身體猛地膨脹一圈,他們體表浮現一條條鼓出的大筋和一根根血管,強大的氣血之力在體內流動,隨後他們唇齒翻開,毛髮猛增,如同凶神惡煞一般。

    「轟……」

    三頭妖王突然加快速度,以超過兩倍的音速奔跑跳躍,速度遠超大學士的平步青雲和戰詩仙鶴。

    在他們身後的地面,留下一連串蛛網狀的大地裂痕。

    三頭妖王離三隻戰詩仙鶴越來越近。

    仙鶴之上,彭走照與孔明極相視一眼,輕輕點頭。

    彭走照以才氣控制衣袖,捲起郭大學士遺留的文寶筆,看著方運,道:「三谷連戰,就交給您了。正如郭大學士臨終前所說,您肩上的使命,比我們都重!我們可以死,但您不可以!」

    方運看著彭走照,看著這個人族第一翰林,還有他那空蕩蕩的衣袖,眼中充滿了悲痛和憤怒。

    彭走照緩緩道:「那日丘崇山先生問誰還在,您回答了『我還在』,那麼,希望您說到做到。其實在三年前,我就得知此次三谷連戰的重要性,作為被選中的翰林,郭大學士就對我說,從三谷連戰活下來的機會很渺茫,甚至可以說必死。」

    彭走照深吸一口氣,繼續道:「我並不害怕在三谷戰死,也沒有任何怨恨,甚至覺得這是一種榮譽和肯定。只是……我不甘心!南聖答應過我,只要我成大學士,就可以為我重塑雙臂!我要成大學士!我從來沒有拿過紙張,我從來沒有握過毛筆,我只能用肩膀、用牙齒、用腳去感受紙張與毛筆,卻從來不曾用手觸摸過!我不怕犧牲,但我不甘心!我什麼都沒有觸摸過!我不甘心!」

    方運熱淚盈眶,死死咬著牙不讓淚水流出來,很想說自己去阻攔妖蠻,但是,理智告訴自己,自己不能那麼做。

    彭走照眼中淚光朦朧,道:「但是,我知道,我是人族,我是彭走照,我是第一翰林!這個人族,我必須要用盡一切來守護!哪怕再不甘心,我也要用自己的命來守護!幸好,幸好,一個叫方運的出現了,他詩成鎮國,他詞成傳天下,他創出一首首的戰詩,他在聖墟壓妖蠻,在獵場滅瘟疫,在寧安鎮水族,甚至文成驚聖,對抗神罰!在《文報》看著有關你的一篇篇故事,在《聖道》看著你的一篇篇詩詞文章,有一天,我突然就覺得甘心了,真真正正心甘情願來三谷連戰!因為我知道,無論我將來如何,都會有一個叫方運的人可以做得更好!」

    方運望著彭走照,眼前被淚水遮擋,一片朦朧。

    彭走照為方運釋放出文寶筆中的《仙鶴吟》,然後低下頭,看著空蕩蕩的衣袖,又抬頭看著方運,道:「我沒有雙臂,所以我比所有人更珍惜這個世界;我無法擁抱,所以我比所有人更想守護這個世界!方虛聖,請您活下去,因為,您比我更能守護人族!」

    彭走照身下的戰詩仙鶴突然調頭,迎向妖王。

    「請替我,觸摸人族的未來!」彭走照飛過之處,有晶瑩之物閃爍。

    淚水順著方運的面龐緩緩滑落。

    兩隻戰詩仙鶴沖向三頭妖王,其中一隻戰詩仙鶴上的人氣息突然大漲,由翰林晉陞大學士。

    「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

    方運身在戰詩仙鶴之上,聽著後面轟隆隆的聲音,淚水如決堤的江水流下。

    「我要活著!」

    「一定要活著!」

    「如果我死了,他們就白犧牲了!」

    「我方運發誓,一定要殺光今日的所有妖蠻,一定要屠盡妖界眾聖!終有一日,我要斷他們百族的血脈,來三谷祭奠你們!」

    「我要活著!」

    「只有好好活著,才能殺光那些畜生!沒有誰可以阻止!」

    「我一定……」

    「殺光你們!」

    方運充滿恨意的聲音撕裂蒼穹,衝破雲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