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場峽谷的上空被濃密的霧氣遮住,越往下,霧氣越淡。

    在淡淡的霧氣中,一隻戰詩仙鶴載著方運在半空飛馳。

    在峽谷的末端,出現一座方圓超過百里的巨大廣場,那廣場之上沒有絲毫霧氣,地面由平整的灰白色石板組成,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建築,空曠簡單,卻給人一種恢宏之感。

    看到三谷戰場的一剎那,方運輕輕鬆了口氣,回頭望去。

    一團巨大耀眼的光芒在遠方亮起,隨後轟然炸開,有埋葬天地之威,有破滅一界之勢。

    不多時,光芒消散。

    那三個強大的祖神一族的妖王倒在地上,妖血直流,妖王虎瀾的左前腿已經斷掉。妖王本可以迅速斷體重生,但那是被浩然正氣所傷,連大妖王都難以在短時間內癒合。

    至此,進入三谷古地的人族只剩方運一人。

    方運眼中恨意不減,心中卻更加警惕。妖王和大學士明明是相等的位階,但三頭祖神一族的妖王至今一頭未死,可見實力有多強大。

    方運雙拳緊握,把這三頭妖王的相貌牢牢記在心中。

    在三頭妖王後面,隱隱出現剩下的妖蠻的身影。

    方運發覺戰詩仙鶴變慢,於是激發郭大學士留下的聖頁,緩兵之計的力量消散,一隻新的仙鶴出現在眼前。

    方運踏上新的仙鶴,飛了半刻鐘,在妖王蠻王追到之前,降落在三谷戰場。

    在踏上三谷戰場的一瞬間,方運回頭看了一眼,目光中有悲傷,有憤怒,有憎恨,有殺意,也有惋惜和堅定。

    方運一直往前走,不再回頭望。

    「諸君,你們不用安息,請你們在天之靈看著,看著我,看著它們!總有一天,你們會看到,我會用它們全族的血來祭奠你們!到那時,再請諸君長眠!」

    方運一步一步走著,心中不斷思考。

    挫折,方運一直在不斷遇到,甚至在書山幻境中經歷了最凄慘的人生,但是,那終究是幻境,當離開書山後,經歷的一切便顯得虛幻。

    今日,卻讓方運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錐心刺骨,什麼叫摧心剖肝。

    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一幕幕,方運突然更深刻理解一句話,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方運慢慢向前走,腳步越來越堅定,也越來越沉著冷靜。

    「我不能被一直激怒,要冷靜,只有保持冷靜,才能更好處理髮生的一切!」方運深吸一口氣,不斷調整自己情緒。

    不多時,方運開始閱讀奇書天地中與妖蠻有關的資料。

    方運挑挑撿撿,發現血芒古地,只不過,書中只用了幾句話來描述。

    方運獲得龍爵的力量,就必須去血芒古地,若不去血芒古地,就沒有資格躍龍門。

    在血芒古地,就有妖蠻。

    血芒古地充斥著奇異且強大的力量,所有生靈進去必然會被影響發瘋,實力越強,受到的影響就越大。那裡擁有大妖王的可能性極低,但有不少妖王,而且既沒有祖神一族的妖族,也沒有聖子,最多只有普通的聖族。

    「等我成翰林,就進入血芒古地,尋找斬龍刀碎片,無論是否找到,都在裡面獵殺妖蠻!殺光為止!」

    方運的腳步突然加快,同時一心二用,不斷在奇書天地中翻閱書籍。

    無上文心一心二用只有在戰鬥的時候才消耗,若只是分心閱讀或思考,絕不會消耗文心燈火。

    「從今日起,只要不戰鬥,就永遠保持一心二用狀態,在奇書天地中讀書!」

    方運下了決心。

    若是以前,這樣做身體和大腦會被累垮,甚至連文宮文膽都會受影響,畢竟這已經超出了負荷,如果一個人只能扛一百五十斤的東西,那麼扛一百斤和扛二百斤比,不是付出雙倍的力量那麼簡單。

    現在方運已經是龍爵,全身的各方面都被強化,而且會隨著時間的提升,越來越強,完全可以永遠保持在一心二用的狀態。

    三谷古地開啟后,十二個時辰就會正式開始三谷連戰。

    這方圓百里的廣場,只是三谷戰場的入口,在廣場的盡頭,有一座高達千丈的巨型石門,進入石門,會遇到三谷的第一谷。

    方運不急著奔跑,因為已經走到這裡,等三谷連戰正式開始,自己就會被挪移到第一谷中。

    在百里廣場的入口,站立著四十多頭妖蠻王者,除了十四頭是活的,其他都是屍妖蠻。

    妖王鳴樂懸浮在鎮海龍王的身邊,一邊用堅硬的鳥喙梳理羽毛,一邊抱怨。

    鎮海龍王望著方運漸行漸遠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祖神一族的虎瀾有氣無力卧在地上,咬牙切齒道:「對我妖族來說,殺死方運比獲得影空神液更加重要!現在方運沒死,只剩影空神液,回到妖界,如何向眾聖交差?萬一眾聖發怒,把我們扔進萬亡山怎麼辦?」

    「其實……我們無論怎樣殺死了那麼多大學士,還包括第一翰林彭走照,他可是大學士獵殺榜上排名靠前的大人物,未來最強的大儒之一!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對,只要那九個後輩不是人族的姦細,可以輕鬆勝過方運。」

    「你想多了,方運不過一個人,而且只是進士,不可能會參與三谷連戰。哪怕三個妖將不敢跟他對戰,主動認輸,他也要戰勝三個妖帥和三個妖侯,而且那六妖都可以算是祖神一族,只是血脈多寡而已。」

    「萬一方運突然成翰林呢?」

    「荒唐!方運成進士才多久?還不到一年,才氣能有多高?才氣十寸才算是進士巔峰,才能晉陞翰林。」

    「有蠻族統計過他的詩詞,如果不出意外,他現在的才氣至少有八寸,離十寸巔峰只差兩寸。但是,如果他的文宮特彆強大,或者有增長才氣的辦法,現在真的可能已經十寸,有可能晉陞翰林!」

    「絕無可能!」一頭妖王忍不住大喊。

    狐妖王突然低聲問:「我們做最壞的打算,若是我們不僅沒殺死方運,甚至連影空神液都被破壞,回到妖界會怎麼樣?」

    蛇祜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道:「恐怕會被扔進煉妖洞,然後會被發配到一些古地或險地的死囚營,只有立下大功才能恢復自由。」

    聽到「煉妖洞」三字,連鎮海龍王敖蒼的鱗片都輕輕炸起,那可是妖界最殘酷的地方,凡是進入裡面超過十年的妖蠻,全都瘋了,那也是關押懲罰高文位人族俘虜的地方。

    「不會的,方運一定不會蠢到參與三谷連戰,就算參與了,也必輸無疑!」

    幾個時辰后,方運走到千丈大門之前,門後有一條長廊,方運繼續走。

    又走了半個時辰,終於來到出口。

    這是一座巨大的山谷,如同被切成一半的蛋殼,正前方還有一座通往第二山谷的大門,而在兩座大門之間,是一座方圓十里的巨大廣場。

    山谷的兩側,是兩面巨大的階梯看台,但那階梯最矮的有十丈,最高的達百丈。

    來之前方運就聽說過,這裡似乎是異族或者古妖一族觀看小輩對戰的地方,只能算是訓練場。而在一些古地,出現過古妖競技場,那些競技場大都損壞,但凡是完好的競技場,其價值絲毫不下於人族眾聖文界或妖聖墳墓。

    因為古妖中至少是半聖才能建造和經營競技場,若是古妖大聖,則可以建造經營大競技場,至於祖帝那個層次,會直接把一界或一處古地打造成競技場,是真正的大手筆。

    古妖,是比妖蠻更血腥更野蠻的種族,競技場是除了戰場和家之外,他們最喜歡的地方。

    方運得到古妖傳承,所以在來到這裡的時候,有一種天生的熟悉感。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確定傳言說的沒錯,這裡就是古妖的訓練場。

    「可惜,如果古妖競技場就好了。古妖訓練場沒有什麼獎勵,若是古妖競技場,極可能隱藏著競技場主人的強大神物。古妖一族那時候的神物放到現在,不知道有多珍貴。那個時代,連龍骨都只是裝飾品,只有真龍骨或聖龍骨才算是寶物。」

    在前面幾十丈外,站著九頭妖族,一頭蠻族也沒有,其中就有一頭鳴奇妖侯。

    九頭妖族看到方運出現在這裡,神色各異,有的驚駭,有的疑惑,有的茫然。

    「人族不是應該都死絕了嗎,小魔王方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不會看花眼了吧。」一頭獅妖將喃喃自語。

    「沒有,看來方運竟然逃出了諸王們的包圍,真是……一群廢物啊!早知如此,我就守在峽谷門口,殺死這個方運。」一頭龜妖侯的語氣里充滿了憤怒,還有一絲不屑。

    「龜傲,鳴樂與鎮海龍王也追殺方虛聖,你有本事當著他們兩個的面罵!」鳴奇妖侯譏笑道。

    「等本龜成了妖王,必然挑戰鎮海龍王!他殺死了我的兄長,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行了,別吵了。等三谷連戰開始,方運棄戰,咱們直接去取影空神液。說好了,每個最多偷偷多喝一口,不準多喝。至於方運的死活,不用管了,眾聖自會殺他!」狼妖侯道。

    「對。不過……有沒有辦法逼方運三谷連戰,好好教訓教訓他?他確實不錯,但最多也只是聖子程度,從來沒跟我祖神一族交戰過,根本不知敬畏我祖神一族!」

    「他怎麼敢跟我們偉大的祖神一族……」

    方運毫不客氣打斷那妖帥的話,一邊用輕蔑的眼神掃視九頭妖族一邊說:「九頭畜生而已,本聖自然要參與三谷連戰。可惜,妖族是一群軟蛋,上百妖王蠻王攻擊十幾個大學士。你們也一定是沒卵的雜種,不然不會只在這裡夸夸其談,連跟我生死戰的勇氣都沒有。三谷連戰即將開啟,認輸跪安吧。」

    眾妖瞬間雙目通紅。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