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第一次使用龍聖星位,沒想到文宮蟠龍竟然與東海龍聖的力量融合,還來不及吃驚,就感覺自己的視線似乎有些異樣!

    眼前的一切,已經不再是站在地上的身體雙眼所見,而是天空中東海龍聖虛影的雙目所見。

    方運很吃驚,但只是第二個吃驚的,因為第一個吃驚的是龜傲!

    在文宮蟠龍與東海龍聖虛影的一瞬間,龜傲就看到,那頭巨龍的雙眼由空洞無物,變成了方運的雙眼!

    哪怕祖靈巨像就在天空,龜傲也嚇得渾身一抖,這意味著,方運竟然能完全控制東海龍聖虛影!

    太霸道了!

    「龍爵!一定是龍爵的緣故!東海龍聖,等本侯封聖,先拿你開刀!聖相之擊,給我踩!」龜傲怒吼一聲,再也不敢耽擱,驅使那霸下巨像全力踩下。

    在霸下巨腿踩下的一瞬間,星辰環繞,萬象浮現,整座第三谷都好像要爆開。

    霸下巨腿明明還在空中,可方運卻覺得自己的文宮已經被踩中,隨時可能炸裂。

    妖祖虛影怒吼一聲,撞向霸下巨腿。

    「轟……」

    妖祖虛影炸開,而霸下巨腿被恐怖的氣浪掀起,巨腿的表面浮現許多細微的裂縫。

    隨後,巨腿再一次重重下落。

    方運的意念已經與東海龍聖虛影連在一起,龍聖虛影的雙眼突然浮現出兩輪明月。

    就見龍聖虛影周身生雲,矯若閃電,動如驚雷,好似攜四海之力,自汪洋中飛天,狠狠撞在霸下巨腿之上。

    「轟……」

    狂暴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席捲,整片天空好似炸開。

    方運一息詩成,一座半透明的玉門關出現。

    「砰……」

    戰詩玉門關被狂暴的力量衝擊得粉碎,在這之前方運又書寫了一首進士防護詩《詠桂樹》。

    戰詩桂樹的力量還未完全起效就炸碎,逼得方運不得不外放文膽力量,保護自身。

    那力量太強大了,文膽之力形成的防護也在一息后破碎。

    「噗……」

    方運被狂暴的力量擊中,重重地摔在地上,口中吐出一片血霧。

    場外的狼池看到這一幕,面色一喜。

    剛才巨龍那一擊太恐怖了,竟然把霸下巨像生生撞散。兩者相撞的力量似乎已經達到妖王的層次,哪怕是四散的力量,也無限接近大學士戰詩的力量,倉促之下方運根本不可能擋住。

    「這個禍害終於完了!」狼池長長鬆了一口……那口氣還沒松完,就被他咽回肚子里。

    方運一邊起身,一邊拍打身上的衣服。

    狼池差點跟著一口血吐出來,方運雖然用戰詩和文膽削弱狂暴的力量,可身體最後所受的一擊,威力絕對不下於普通妖侯全力一擊!

    別說區區進士,就算是大儒若是毫無防備地被妖侯全力一擊,也得被生生打死。

    隨後,狼池看到方運的衣衫破碎,露出龍皮內甲,而且是蛟王層次的龍皮內甲,足以卸掉大半的力道。

    這龍皮,是當年蛟王水淹江州被方運以大日金龍震懾,最後被敖雨薇斷角剝皮,沒想到在今日救了方運半條命。

    狼池看到是龍皮內甲,喃喃自語:「那也不對啊。龍皮內甲最多只能卸掉九成的力量,最後那一成相當於妖帥一擊,他一個進士憑什麼抵擋?明白了,聖前進士,外加龍爵力量……」

    狼池無奈地看了方運一眼,又看向龜傲,心中一驚。

    方運起身後,快速檢查身體,發現雖然吐了一口血,內臟稍微破裂,但身體正在快速自愈,只要別再被強大的力量擊中,就能繼續戰鬥,隨後抬頭看向龜傲。

    龜傲乃是龍龜,身體若能及時縮進龜殼保護,根本不會被這種層次的餘波傷到分毫,可眼前的龜傲極慘,四條腿和尾巴已經碎成爛泥,脖子上有個巨大的傷口,頭顱差點斷掉。

    方運一愣,恍然大悟。

    對方運來說,妖祖星位和龍聖星位的確是輔助力量,哪怕文宮蟠龍,也是龍氣凝聚而成,縱然先後被祖龍真血和龍爵加強,也是額外的力量,所以妖祖虛影和龍聖虛影就算炸一百次,也不會對他的身體有影響。

    祖靈不一樣。

    祖靈的確強大,那是根植於妖族血脈中的力量,祖靈巨像更是不用多說,必然深入血脈,否則三谷戰場也不會默認祖靈巨像是龜傲的力量。

    可現在,祖靈巨像炸了!

    方運猜到,在祖靈巨像炸開的一剎那,龜傲的身體必然發生劇變,恐怕會形成血管撕裂、內臟爆裂之類的情況,而且必然陷入短暫的昏迷,偏偏這個時候他的四肢和頭顱還在龜殼外面!

    於是,可憐的龜傲等於在毫無防備的情況被大學士戰詩正面擊中!

    龜傲也只是龜殼硬,四肢和頭顱還不如普通的妖族。

    內外夾擊,龜傲奄奄一息。

    方運立刻唇槍舌劍,同時使用疾行戰詩,騎著戰詩軍馬衝過去。

    不等龜傲恢復,真龍古劍從龜傲的頭部進去,從尾部出來,把整頭巨龜刺了個對串。

    「呼……」

    方運輕輕擦拭額頭的汗水,剛才太兇險了,自己的所有才氣都被抽干,為了對付爆炸餘波,連文膽之力也消耗極多。

    聖相一擊太厲害。

    星空深處。

    負岳突然停下,東張西望,自言自語奇道:「霸下的力量剛出現,怎麼就絕種了?怪哉,怪哉……嗯,好事!」

    妖界,冷淵海。

    「誰!是誰殺了我兒!難道是他參與了圍攻人族大學士戰死?不對!這個時間早就開啟三谷連戰,戰場外不可能發生戰鬥,難道他在三谷連戰中被殺死?絕不可能!絕不可能!我要去眾聖樹!」

    一頭體長達千丈的巨龜從冷淵海上空升起,直飛向最近的海眼。

    東海龍宮。

    「到底傳承還是沒傳承?還有這麼玩的?少見。算了,繼續睡覺。」

    聖院。

    三谷中每死一個人,戰殿鐘聲就會響一下。

    現如今,戰殿鐘聲已經響了二十九下!

    各殿院鴉雀無聲,一切事務都被押后,所有人都在靜待結果。

    但暗地裡,各種傳書已經漫天飛舞,各種消息跟瘋了似的四處傳播。

    在人族稍有地位的人都知道,人族在三谷連戰幾乎全軍覆沒,不止是參賽者,連護送的大學士都已經全部陣亡。

    每一個得到消息的讀書人都悲痛欲絕,那可是十五個大學士,而且今年的三谷連戰至關重要!

    在無數的壞消息中,依舊有一個好消息。

    方運還活著!

    數不清的讀書人默默背誦孔聖六經,為方運祈禱,一些人甚至前往附近的聖廟,坐在聖廟前朗誦眾聖經典。

    巴空山,聚文閣。

    巴空山原本是文膽破碎之人聚集的地方,可如今卻被一些人暗中收買,成為攻擊方運的大本營,若是有人不攻擊方運,會被排斥甚至趕出巴空山。

    聚文閣是巴空山的中心,以前經常有人在這裡暢談天下事,現在卻是攻擊方運的地方。

    「哈哈哈……快快快!馬上準備一篇《祭方運》,越悲傷越好,一定不準笑著寫出來,哈哈哈……」

    「計知白,你瘋了吧?你是不是被方運打擊傻了?」

    「此中隱情,不足為外人道也!」

    「無論如何,你這次千萬別提前發到論榜上,萬一再被天下人嗤笑,我怕你文宮炸了!」

    「咳咳,諸位放心,《祭方運》我會寫,但一定要得到確切消息后。不過……會等到的,哈哈哈……我們本來想趁他不在,在寧安縣大做文章,壞他民生吏治一科,結果還沒等動手,就聖院戰殿的鐘就跟鑼鼓似的亂響。好了,我要開始動筆了……」

    第三谷內,龜傲的屍體突然消失。

    方運暗道一聲不好,隨後發現自己的身體被挪移到內場的一端,而對面站立著一頭巨狼妖侯,足有一丈高。

    第九戰開始!

    「哈哈哈哈哈……」狼池狂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要笑出眼淚。

    方運目光一動,隨後鎮定地挺直胸膛,舌綻春雷道:「你笑什麼?」

    狼池大笑道:「我知道你在拖延時間,但我不怕。哈哈哈……龜傲這個白痴,以為能殺了你,所以把我騙到最後,誰知道竟然和你兩敗俱傷,最後被你殺死。哈哈哈……現在便宜了我。笑死本狼了……」

    方運沉著道:「我只是吐了口血,未必是兩敗俱傷。」

    「你不用騙我了,你可是進士,怎麼會隨便流汗?顯然是你才氣過度消耗導致流汗。你以為只有你們人族聰明,我們妖族什麼都不懂嗎?錯!我們妖蠻早就仿照人族建立學堂,專門讓最優秀的眾聖後裔死記硬背各種東西。年常日久,妖族的智慧也會通過血脈代代傳承,最終超過人族!」

    方運心中暗暗記下這個訊息,隨後倔強地道:「我有汗水,不是才氣消耗過度,而是身體脫力,畢竟我身化龍聖虛影,太浪費力氣。」

    狼池一邊笑一邊緩步向前走,盯著方運緩緩道:「你繼續拖延時間,我一點都不在乎。哈哈,我應該感謝你。不僅給了我殺掉你的機會,還幫我除掉龜傲這個強有力的同輩競爭者。你不在妖界,不知道我們妖族的競爭有多麼激烈。龜傲雖然無法勝過我,但我也傷不到他。只不過龍龜一族先天有個好龜殼,在我們妖界的許多試練中佔了大便宜,所以一步勝步步勝,等到了妖王層次,我可能就會被他比下去。現在好了,哈哈哈……」

    狼池春風得意,絲毫不把方運放在眼裡,狼步走得越發輕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