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池愣神的瞬間,奇風騎士的箭與水妖的妖術一起落在他的身上。

    水妖的妖術只能對他造成皮外傷,但奇風騎士的箭不僅有文膽之力,還有奇風之力,他要驅除,消耗的氣血極多。

    但是,祖神一族終究是祖神一族,狼池迅速回過神來,一邊躲避攻擊,一邊怒吼道:「不可能!這一定是假的,你在用兵法或者戰詩詞誆騙我!天相之擊!」

    狼池突然露出不耐煩之色,厭倦了那些寒鐵騎士和水妖,狼爪重重砸在地上。

    「轟……」

    一聲沉悶的巨響在地下響起,隨後以他為中心,地面向四面八方擴散恐怖的白色氣浪,瞬間遍布一里。

    所有的寒鐵騎士以及水族被瞬殺!

    狼池看到那些擾人的蒼蠅飛走了,望向方運,道:「我的確沒有祖神真血,不能像龜傲那樣喚來強大的力量,把天相之擊晉陞為聖相之擊。但,我有連續使用天相之擊的能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的力量還要強於他!咦……」

    狼池疑惑不解地看著方運的連詩玉門關。

    天相之擊攻擊地面會為了範圍而捨棄力量,但狼池相信自己依舊有一擊打碎玉門關的能力。

    但是,保護方運的玉門關不僅紋絲不動,牆體表面連裂縫都沒有!

    不等狼池思索,兩頭古劍所化的真龍龍侯撲向狼池。

    「我不信這兩條龍真的厲害!」

    狼池眼中閃過凶光,竟然第三次使用天相之力,攻擊其中的一條龍!

    妖族的天相之力,論範圍不如許多翰林戰詩廣,但論攻擊力之集中,論小範圍破壞力,強於人族所有翰林戰詩!

    狼族聖山的虛影再度出現,融入狼池的狼爪中。

    但是,那條真龍龍侯全身突然燃燒,然後猛地升空,隨即如一顆九天降臨的隕石一樣,拖著長長的尾焰撞向狼池。

    那龍侯的速度太快了,狼池意識到不對的時候,雙方已經相距不足一尺。

    「隕龍之擊……」

    轟!

    真龍龍侯立刻炸開,而狼池如同被狠狠踢中的皮球似的,砰地一聲被彈回地上。

    這第三谷的地面乃是古妖聖親自挑選,石板能承受大儒攻擊,而不像普通地面鬆軟可以緩衝。

    如同一顆雞蛋撞在大理石地面。

    鮮血四濺,碎肉四散,狼池的兩條腿也斷掉,向遠處滾動。

    狼池大半個身子幾乎化為肉泥。

    「你的真龍古劍能化龍就算了,為什麼還會龍族天賦!」狼池瘋狂地大叫,一邊叫一邊用氣血快速恢復身體。

    但,過了整整一息,他的身體才恢復五成,後半身依舊是一片碎肉!

    第二頭龍侯懸浮在天空,深吸氣,加上之前,足足醞釀了三息,對準狼池張開口。

    火紅的龍炎如瀑布淹沒狼池。

    「啊……是大日龍炎!這本來不可能燒到我的,早知道我躲開隕龍之擊,本來不至於傷得如此重……」火焰之中傳來狼池痛苦的哀嚎。

    足足吹了三息,那真龍龍侯才停止噴吐大日龍炎,身體迅速變小,最後化為一把真龍古劍。

    和平時比,這把真龍古劍表面的光芒有些暗淡,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地面,多出一塊和黃牛差不多大的黑炭。

    狼池不愧是祖神一族的天才妖侯,哪怕遭到龍侯大日龍炎灼燒,依舊還有一口氣。

    「我……我明白了,這是龍爵賜予你的力量!你以前寫過帝王詩,化為大日金龍,你……所以你的真龍古劍可以化龍,甚至可以使用真正的龍族天賦。」

    方運望著幾乎化為黑炭的狼池,道:「你猜得不錯。」

    「我認輸,我告訴你妖界的秘密,什麼都可以告訴你,求求你,只要你放過我。我可是祖神一族,我能當上妖聖,我……」

    「你說得已經夠多了。」方運不給狼池任何可乘之機,念頭一動,真龍古劍呼嘯而下,徹底殺死它。

    在狼池死亡后,方運的前方出現一具具屍體。

    硯龜四條小腿亂蹬,就要衝向龜傲的屍體。

    方運一伸手,按在硯龜的龜殼上。

    硯龜可憐兮兮地望著方運,像是向爹娘要糖吃的小孩子。

    「以後還跑不跑了?」

    硯龜略一猶豫,用力搖頭。

    「去吧。」方運一鬆手,硯龜跳到地上,四條小腿撐著身體快速撲到龜傲的身上,然後猛地張開嘴,四五丈長的龜傲竟然被巴掌大小的硯龜吸到肚子里。

    硯龜打了幾個飽嗝,跑回方運身邊,笑眯眯閉上眼,緩緩睡下。

    方運把其餘八頭妖族的屍身收起來,到時候交給聖院,掛在兩界山!

    「我要讓所有妖族知道代價!」

    方運心裡想著,環視四周,眼中的悲色一閃即逝,隨後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堅定之色。

    方運轉身,面向高空的場主看台,以標準的古妖語舌綻春雷道:「以古妖負岳之名,九戰連勝,請場主賜予『大競技令』,參與大競技場之戰,奪取神物!另,等我使用『大競技令』之時,把三谷戰場外那些低賤的妖王一起帶入大競技場!」

    「允了!」一聲恢宏的古妖語響起,隨後方運身前華光大作,隨後光芒收斂,凝聚成一枚水晶令牌,裡面彷彿封印著一顆顆星辰。

    在極為遙遠的星空,一頭剛剛晉陞半聖的負岳打了一下噴嚏,四處張望,小聲嘀咕:「我怎麼覺得自己又被利用了?別讓我找到你!」

    與此同時,三谷戰場入口處的十四頭妖蠻王者突然聽到一個神神秘秘又飄飄渺渺的聲音。

    「大競技場即將開啟,汝輩位列聖選,待時機成熟,可入大競技場!」

    十四頭妖蠻王者面前浮現刺目的光芒,隨後,光芒收斂,凝聚成十四塊大競技場令牌,但他們的令牌與方運的不同,是黑乎乎的金屬,遠不如水晶令牌美。

    十四頭妖蠻王者中,有一半疑惑不解,但有一半欣喜若狂。

    妖王虎瀾道:「我知道!這是傳說中的大競技令!只有古妖一族的天才可以得到,沒想到,這裡竟然連通一座大競技場!」

    「大競技場有大好處?」

    「蠢貨!當然有好處,而且有大好處!只要能進入大競技場,哪怕不能奪冠,僅僅排在前三十六名,也有莫大的獎勵!哈哈哈,天助我也!只要能躋身大競技場的前三十六名,我必然可提前成妖皇!」

    「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有什麼好處?」

    「若得前三十六,可選萬界任何一種古地神物!」

    「不可能吧!」

    「真的假的?」

    「古地有大有小,神物也有好有普通,像影空神液,其實是破碎古地的神物,若此處古地完整,影空神液的效果比妖界催發之後還強大。一滴完完整整的影空神液,能讓一頭大妖王封聖的機會提升四成!足足四成啊!」

    「對,別說完整的影空神液,就連比這更好的都有機會得到。當然,排名第一的開始向後選,萬一被前面的選沒有了,後面只能選別的。」

    「那第一的豈不是可以選傳說中天狼尾星上寄生的『星狼』?一旦獲得星狼,那意味著普通的狼族天才成大聖只是時間問題!」

    「大競技場中只要有,就可以得到。」

    「那大荒蒼龍龍角上的『黃昏虛日』呢?」

    虎瀾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那妖王,道:「你瘋了?祖神亂芒陛下費盡心機才獲得一塊黃昏虛日的碎塊,並藉助其成為祖神,被封為末日大帝。那黃昏虛日可不是大競技場能產出的,如果在大競技場獲得極高的排位,進入天地至寶『萬界角斗場』中,或許有機會獲得。」

    鎮海龍王點頭道:「本王也聽說過大競技場之妙,那裡有通往萬界角斗場最簡單的方法。龍族中,只有南海龍聖掌握進入大競技場的手段,本王本來還想在晉陞龍皇前去他那裡討要,現在有了大競技場令,便不去那裡了。」

    蛇祜道:「可惜了,這大競技場令不能給予別人使用,不然能賣個好價錢。不過既然是大競技場,應該不會有危險,古代不少大人物都曾進去過。」

    第三谷中,方運撫摸這水晶令牌,目光更加冰冷。

    「你們見到大競技令,恐怕會很高興。若是沒有我這水晶令牌,若我不是代表古妖負岳,那真是好東西。可惜,這裡面的秘密你們不懂!等到有一天我開啟水晶令牌,進入大競技場,你們就會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我要讓你們承受萬世的煎熬!這,只是祭奠諸位友人的第一步!」

    方運心裡正想著,在場主看台之下的牆壁突然打開,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一縷縷柔和的芬芳從洞口中散逸,方運情不自禁用力一吸,全身無比舒爽,才氣恢復的速度突然暴增,快了足足十倍!

    「好強大的影空神液!在古妖一族裡,這可是開啟靈智的好東西,只有百帝諸族有機會得到。」

    方運腦海中突然閃現有關古妖末日的一些畫面,第一次意識到龍族和古妖的沒落有些不尋常,但隨後輕輕搖頭,這些事與他無關。

    方運邁步向前,要進去收取三谷連戰的戰利品。

    輕柔的微風攜帶淡淡的香氣飄散,方運越走越感覺妙不可言,飄飄欲仙,幾乎想要永世留在這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