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王同甫斬釘截鐵道:「此次破壞影空神液之地,對人族至關重要,絲毫不下於屠殺千萬妖蠻!老夫當向刑殿遞交一份新法案,若有人覬覦這些寶物,以逆種論!」

    許多人點點頭,新的影空神液太不一般,若不用重罰,必然會有人起歪心。

    方運道:「妖族必然垂涎這些影空神液。不如把影空神液放在聖院,無論是自家人使用還是販售給他人使用,都要來聖院服用。」

    「理當如此,此乃萬全之策,不能給妖蠻任何可乘之機。據說,影空神液對逆種文人也有極大作用。」何瓊海道。

    王同甫看向方運,道:「老夫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告訴你,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同甫先生請講。」方運凝神以對,同時觀察四周,發現許多人的神色不安,同時都無比憤怒。

    「不知為何,你在妖界大儒獵殺榜上不僅位列第一,而且名字前面還被加了一個『聖』字。」

    方運內心無比震驚,但表面十分鎮定。

    有部分人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露出吃驚的神情,有幾個人甚至脫口而出「不可能」。

    方運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據我所知,當年妖蠻針對古妖的時候,也曾用過獵殺榜,同樣只是針對聖位之下,聖位之上另有其他。兩族爭鬥不知多少萬年,在獵殺榜上曾經被添加聖號的,只有一個。那位哪怕是古妖,我說出那個名字,你們也應該知道。」

    許多人望著方運,想知道方運說的是誰,少數人隱隱猜到那個名字,畢竟古妖在人族留名的不足百位。

    「那是古妖最後一位祖帝的女兒,傳說有鳳凰血脈的天凰。」

    聽到「天凰」兩字,所有人都露出恍然之色。

    人族對古妖了解極少,但仍然通過妖族或古迹知道了一些古妖的歷史。

    古妖末代,最出名的古妖便是那位天凰。

    天凰也是古妖歷代最強的古妖皇,不要說大妖王,就算大妖王中的各族皇者,都無一能在天凰面前站立三息。

    天凰,不過是妖皇,卻能輕易搏殺妖聖分身!

    甚至於,天凰有多次遭遇妖聖而逃跑的恐怖戰績。

    換言之,妖蠻半聖殺不死天凰!

    眾聖之下,萬古第一,這便是天凰眾多稱號中的一個。

    「天凰名前加封聖號,理所應當。」大儒高默道。

    方運繼續道:「後來,她遭到妖族瘋狂追殺,最重要的是,哪怕大聖甚至祖神都可以親自對他出手。最後,天凰消失了,沒人知道她是隕落,還是封聖,總之,至少古妖歷史中失去了她的蹤影。」

    王同甫輕聲一嘆,道:「若你名前沒有聖號,妖蠻眾聖一般不好明面殺你,就算殺了你,也不會得到獵殺榜上的獎勵。但從現在開始,你將成為妖蠻眾聖的目標。而且……殺你的獎勵,甚至能被眾聖垂涎。」

    「殺我都能得到什麼?」方運問。

    「任選祖神真血一滴,可獲得十年的時間參悟各祖神秘境,大聖寶物一件,祖神空白神諭一卷……」

    王同甫每說一句,就引發一陣驚嘆,在說到「祖神空白神諭一卷」的時候,全場突然變得鴉雀無聲。

    這意味著,殺死方運的妖蠻,將獲得一次與祖神同等的權力!

    這個獎勵當年在妖界出現過,而且出現過兩次。

    一次是懸賞殺周文王,一次是懸賞殺孔子,除此之外,殺死任何人族眾聖都得不到祖神空白神諭。

    方運是人族第三人!

    方運被震得說不出話來。

    「難道就因為我三谷連斬九妖?難道就因為我毀壞了影空神液?不至於!連殺九妖,聖前翰林,還有影空神液,不可能讓妖界下這麼大的決心。」方運道。

    王同甫無奈道:「我們也知道,但是,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人族半聖推演,結果被強大的力量阻斷,只知道有怨靈的氣息。據說妖界的一些妖聖蠻聖幾乎發瘋,要把你碎屍萬段。還有,你在三谷中的時候,妖界發生了蒼天泣血,當時許多妖族蠻族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事後只有仇恨,不記得具體發生了什麼。」

    方運無奈道:「我只是殺了九頭妖族,殺他們不可能引發蒼天泣血。除此之外,我在三谷古地誰也沒殺。」

    「所以我們才奇怪,用盡一切辦法探尋,可惜還是毫無頭緒。難道這些影空神液關係妖界興衰?」

    「我先取三滴,其餘的影空神液讓東聖大人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能關係妖界興衰。」方運道。

    方運眉頭緊皺,百思不得其解,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從今日起,你要更加小心,逆種恐怕會全力對付你。」

    「多謝同甫先生提醒。」方運完全沒心思在奇書天地里讀書,一心二用不停分析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導致妖界這麼瘋狂。

    王同甫道:「此次找你來,就是詢問有關三谷連戰之事。你立下大功,聖院自然會和以前一樣記錄在案。之後……諸位若是無事,各自歸去吧。」王同甫轉頭望向眾人。

    「告辭!」

    「就此別過虛聖大人。」

    在場的眾人見機紛紛離開。

    最後,戰殿之中只留下七位大儒。

    王同甫微笑道:「你可知文曲異變的原因?」

    方運露出茫然之色,隨後搖搖頭,道:「我剛出來的時候見到這麼大的文曲星嚇了一跳,不過這是大好事,我人族必將大興!」

    方運心中暗道,這次真不確定自己跟文曲星降臨有沒有關係。

    「說的也是。現在聖院懷疑是讀書人引發了文曲星異變,可當時晉陞的人太多,不確定是誰引發。你的嫌疑本來最大,可當時你在三谷古地,若引發文曲星降臨,文曲星必然會降臨到三谷古地上空,而不是聖元大陸。」

    「同甫先生說的是。」方運道。

    王同甫笑了笑,道:「你不必太過客氣,這裡都是自家人。你現在已經是聖前翰林,如若不出意外,至少可得殿試八科甲等,哪怕得十科全甲也不無可能。」

    「先生謬贊了。」方運應付道。

    「殿試即將結束,結束后,會馬上進入學海釣文心,你可要做好準備。」王同甫道。

    「是。」

    「你回去吧,寧安縣昨日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你要妥善處理,萬萬不可誤了前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