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堂上的刁家人傻眼了,哪怕再糊塗,也知道方運可能要下重手!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隱約意識到,這個方運和以前的官員不一樣。

    一個刁家人急忙道:「大人明鑒,此事與我等小民無關啊!我等只是來當個人證,什麼都沒做啊。」

    「長溪村裡無好人!偽證是一罪,殺人同樣是一罪。來人,把這些人全部押入大牢,明日再審!」

    幾個刁家人想要撒潑,但想到刁能臣和刁母的下場,頓時熄了念頭。

    一個老者陰著臉道:「方大人,您不要忘了,這裡是寧安城,您是虛聖,但也是縣令!若是您這個縣令當不成,今年這個狀元,也別想要了!」

    「哦,你認不出本縣已經穿上翰林服了嗎?」方運起身,邁步向外走去。

    那老者瞪大眼睛看著方運,啞口無言。

    看著方運和大批官員離開縣衙,刁家人慢慢站起,跟著衙役緩緩行走。

    「壞了,我們怎麼辦?看這樣子,他要去長溪村抓人啊!」

    「不用怕!別說是翰林,就算是大學士又能怎麼樣?左相夠厲害吧,他當密州州牧的時候,也沒敢把長溪村怎麼樣!」

    「對!到時候長溪村上千人前來縣衙鬧,我就不信他能坐得住!」

    「當官的不都是這樣么,把咱們當豬狗牛羊,只要咱們聯合起來,上面不怕,下面怕!當年密州的稅太重,把一鎮的人逼急了,活埋舉人鎮長,引發朝野震動,甚至上了《文報》,最後逼得免除賦稅。若沒有那些人,咱們現在過的日子更苦!」

    「對!就不信方運他不怕!就不信他不想當官!」

    押著他們的衙役終於忍不住,譏諷道:「一群蠢貨,我們小方縣令來寧安,可不是來當官的!殿試一完,他就直接去聖院,等從聖院回來,不是當州牧,就是當六部尚書,豈能被你們一個小村嚇到?」

    「我們小方縣令只把人當人,你們長溪村一群畜生,也配跟當年活埋舉人鎮長的義士們相提並論?」

    「我們家大人已經是翰林,怎麼會怕你們!你們有這時間,還是祈禱能活著回到長溪村吧。」

    方運帶領眾官向城東大門口走去,一路上不斷傳書發號施令,讓寧安城的私兵和府兵在城東集合,並命令所有有品級的官員和相關的吏員跟隨。

    方運為首,官吏隊伍浩浩蕩蕩,那些平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急忙躲避,等認清是方運,急忙問候,有些人甚至還跪拜。

    沒等走出城東城門,駐寧安縣的其他聖院官員一起前來,以才氣傳音,勸說方運,尤其是刑殿的唐翰林,最為焦急。

    「方虛聖,您可不能意氣用事啊!您馬上就是八甲狀元,甚至可能成十甲狀元,這可是無上的榮譽。若是因為區區長溪村耽誤了,得不償失!聽說聖院的大儒也提醒過您,您萬萬不可自誤啊!」

    方運也不說話。

    唐翰林只好道:「如果您一定要處理長溪村,不如等殿試結束之後,等十甲狀元到手再做不遲啊。您這樣,以後讓眾官怎麼看您?做官,講究的是和光同塵啊!」

    「我似乎不止一次說過,我和你們不一樣,我來寧安,不是為了做官的!」方運淡然回答,而且沒有用才氣傳音,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口。

    「那……那您準備怎麼處理長溪村人?」唐翰林道。

    「有法必依,違法必究,執法必嚴!」方運道。

    「可是……那可是一個村啊!」唐翰林道。

    「村子是人族的基礎行政構架,當律法的光輝無法照耀一個村子,那就意味著,這個國家出了大問題!」方運道。

    「您難道不想想,區區一個村子,左相和國君真的拿他們沒辦法嗎?哪怕大儒,在皇權面前也要低頭!」唐翰林道。

    「如果整村淪陷,而高層明知道還不管,只有兩個可能。第一個可能,他們是廢物!袞袞諸公治得了國家,若真奈何不了一個村子,不是廢物是什麼?不過,我不認為他們是廢物,所以,自然想到第二個可能,他們不在乎!他們根本不在乎這些被拐賣的婦女,他們根本不在乎被殺的衙役,他們根本不在乎千千萬萬普通百姓!」

    唐翰林想反駁,但始終沒能說出口。

    方運繼續道:「他們高居雲端,怎會在乎百姓的生死!只要百姓不造反,他們就視百姓如豬狗!假如,左相的女兒被人拐賣道長溪村,被一群畜生害了,左相會如何?倘若,右相被馬車撞死在大街上,內閣又會如何?正是他們不會受到這樣的傷害,所以他們不在乎!」

    「那如果他們在乎呢?」唐翰林文道。

    「那他們就是廢物。」方運毫不留情道。

    在場的官吏有的無比激動,支持方運,有的卻充滿無奈,這是人盡皆知的道理,但又不能說出來,也只有方運敢說。

    「本縣沒有那麼多時間等待,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與他們糾纏,既然敢在本縣眼前做喪盡天良的事,就不要怪本縣痛下殺手!」

    「唉……您一定要謹慎行事,萬一捅了馬蜂窩,恐怕會遭到許多人攻訐。」唐翰林道。

    「我若什麼都不做,左相、宗家或雷家就不會攻擊了?若是因為他們而妥協,那意味著,本縣已經敗了!」

    方運說完,遙望遠方的天空。

    「這片青天下,無人可讓本聖低頭!」

    眾人更無法反駁,連西海龍聖都想害方運而不得,甚至還失了祖龍聖牙,殺方運的有,但能讓方運低頭的人,不可能有。

    一路上方運的官印不斷動著,那是傳書太多導致的現象。

    但,方運根本看都不看。

    出了城東,方運的私兵和三千府軍已經集結,同時還有許多空的甲牛車。

    那些牛馬見到方運,全都本能地低下頭。

    方運乃是龍爵,龍族高位。

    方運命令在場的官吏上車,然後自己進入龍馬豪車。

    「向長溪村進發!」

    方運坐在空蕩蕩的馬車之中,感到有些孤獨。

    「敖煌大概還在東海龍宮修鍊吧。」

    「若彭走照未戰死,得文曲星照,現在已經晉陞大學士,南聖會治好他的雙臂吧。」

    「郭大學士的孫媳也快生了……」

    方運之所以快速離開聖院,是不想見三谷陣亡者的家人。

    方運閉上眼,默背孔子六經,慢慢消除晉陞翰林過快可能引發的隱患。

    從童生到翰林還不到兩年,沒有經過長久的積澱和打磨,才氣難穩。

    近兩個時辰后,車夫提醒道:「大人,長溪村快到了。」

    方運掀開窗帘,向外看去。

    夜色已深,半月當空,妖帥鷹滄在天空飛行,作為張破岳贈送方運的私兵,鷹滄一直盡忠職守。

    前方的村莊燈火點點,和普通的村子毫無區別,在夜色下顯得十分靜謐,但誰能知道,這裡家家有地窖,戶戶有囚牢。

    方運看了許久,以才氣傳音,命令三千府兵包圍村莊。

    兵家翰林使用兵法雷厲風行,在黑夜裡,三千府兵如同兩隻大手包圍長溪村。

    方運道:「請刑殿諸位謹防逆種。」

    天空也不見人影,只有風聲呼嘯。

    隨後,方運舌綻春雷。

    「有人舉報長溪村販賣人口、虐殺幼童、強.暴女子、私設囚牢、公然抗法,甚至與妖蠻勾結。本縣方運,為了還長溪村一個清白,特意來此查證。根據我國律法,自首罪減一等,告發檢舉再減一等,望諸位村民踴躍自首,踴躍告發。本縣給爾等一刻鐘的時間思考,一刻鐘過後,所有嫌犯一旦確定罪名,罪加一等!」

    方運已經是翰林,舌綻春雷的力量更上一層,他的聲音如同雷音在長溪村上空回蕩,足足滾動了三次才停下。

    一顆顆工家特製的夜明珠升到高空,把整個長溪村照得猶如白晝。

    方運放下窗帘,道:「車停在村口一刻鐘。」

    「是,老爺。」

    方運繼續閉目養神。

    漸漸地,前方傳來雜亂的聲音,越來越亂,甚至有人破口大罵。

    方運聽而不聞,繼續等待。

    一刻鐘剛過,方運走下馬車。

    所有的官吏都在馬車前等候。

    方運點點頭,向村子走去。

    村口有一條寬敞的大道,兩側樹木林立,大道上,擠滿了密密麻麻的長溪村民。

    有抱著嬰孩的婦女,目光麻木;有抽著旱煙的老翁,神色默然;有手握武器的青壯,充滿警惕……

    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前方,幾乎人人手拿農具或武器。

    方運掃視最前面的一排老人,道:「村長何在,出來說話。」

    「老朽刁知禮,拜見方縣令!」那老人不客氣地向方運隨意一拱手。

    方運仔細打量這個老人,一身華美的綢布外袍,一頭白髮但精神矍鑠,滿面皺紋但腰板筆直,渾濁的目光中帶著冷冷的戒備。

    「刁村長,既然你名為『知禮』,必然知禮守法,你帶全村人來此,是投案自首嗎?」

    方運身後的官員暗暗叫苦,方運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簡直是在說全村人都有罪。在官吏來說,一人不重要,一家不重要,甚至一路人不重要,但一整個村子的人,卻是一股強大的力量,讓地方官投鼠忌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