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微微向眾人點頭,在宦官的帶領下,走向皇宮。

    走了幾步,方運似是想起什麼,目光向天空一掃,又恢復平常。

    京城遠在寧安千里之外,寧安有雪,但京城一片晴空。

    不過,在方運看了一眼天空后,方圓數百里內竟然有烏雲匯聚,隨後下起了冷冷的冬雨。

    按照慣例,各城市的聖廟不會阻攔這種細雨,但現在皇宮和玄武大道有酒席,於是聖廟外放力量,阻擋了皇宮周邊的雨水,只有皇宮一裡外才下雨。

    此時已經是冬季,京城的樹葉幾乎落盡,細雨落下,更顯蕭瑟。

    這次宴客遠比上一次的早春文會更加盛大,皇宮張燈結綵,亮如白晝,各處擺滿了酒席。

    方運步行入皇宮,所有人起身,高聲喝彩。

    「恭祝方虛聖榮升狀元!」

    「恭祝方虛聖榮升聖前十甲狀元!」

    「恭祝方虛聖榮升人族第一聖前十甲狀元」

    ……

    眾人變著法兒地祝賀方運,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許多人沒有太多顧忌。

    方運面帶微笑穿過奉天門,走到奉天殿外,這裡是每年狀元宴最尊貴的地方,能坐在奉天殿前的,不是高官顯貴就是名門世家,最差也是名動一州的名士。

    在今天,一百位殿試進士是焦點,因為他們明日就要前往聖院,開始遨遊學海,而方運,便是焦點中的焦點。

    這裡,聚集著全景國七成最著名的讀書人,群英薈萃,可見到方運,所有人依舊要起立。

    哪怕是正坐在龍椅上戴著面紗的女子,也拉著小國君起身。

    「方愛卿來了!」小國君興奮地看著前方的方運,雙眼比天上的星辰都明亮。

    「諸位冬安!」方運向眾人拱手。

    「方虛聖冬安!」所有人立刻回禮。

    小國君一身明黃色的小龍袍,有模有樣地抱拳,格外可愛。

    狀元宴要比普通的文會沉悶一些,一開始禮部尚書出面念誦賀表,賀表是常見的四六駢文,先賀眾聖,再賀國君,最後則籠統地讚賞今年的殿試進士。

    之後休息片刻,宮廷的樂師和舞者走到前方的戲台上,開始演奏樂曲,這是古禮中的必有的一環。

    之後,便是表功,禮部的官員走到台上,選擇殿試前三十人,按照排名從低到高一一介紹每個人的生平和著名事迹,最後講述在殿試的功績。

    表功之人用的是舌綻春雷,聲音傳遍全京城,同時通過聖廟,傳播向全國。

    在說完第二十九人,禮部侍郎走下高台,禮部尚書毛恩崢親自上台,然後以舌綻春雷發聲。

    「狀元方運者,濟縣人也……」

    所有人靜靜聽著,許多人流露出艷羨之色,因為方運不僅由禮部尚書親自表功,而且內容源自史家官員記載,無比詳盡,遠非他人能比。

    慶國,皇宮。

    在景國開始狀元宴的時候,慶國同樣開始。

    雖然慶國此次無一人得一科之甲等,但因為北方初雪降臨,蠻族南下,眾人已經把景國視為囊中之物,這讓慶都比景都更加喜慶。

    慶國的禮部侍郎站在高台上,面帶微笑,以舌綻春雷在為探花表功。

    今年殿試進士排名第三的,便是宗午德,曾與方運在聖墟合作,卻因為不走雜家之道主修儒家,與宗家漸行漸遠。

    慶國禮部侍郎為宗午德表功完畢后,望向今年慶國的榜眼,宗家的女婿向嵐成。

    向嵐成在詩詞方面不出名,但卻是一位能吏,若無方運,今年至少會有一科甲等,在很多方面還要勝過今年的慶國狀元顏域空。

    向嵐成是宗家全力培養與方運爭甲等的人,最後雖然失敗,但卻不像雷家的雷述山因為罵方運被禮殿懲罰,落得個文膽蒙塵、殿試資格被取消的慘狀。

    向嵐成年近三十,面相顯老,也為人老成,哪怕輸給方運,也沒有傳出負面消息,在他代掌的縣裡人望極高,若非顏域空天資太盛,在文業、史道和教化方面太強,最後誰是慶國狀元還說不定。

    換做前些年的殿試,他必然是狀元。

    當禮部侍郎看過來的時候,哪怕向嵐成再老成,心跳也猛地加快。

    輸給方運是實,甚至也敗於顏域空,但顏域空之後必然會遠離慶國,而他卻是宗家全力培養之人,來日必將飛黃騰達,封侯拜相,揚名天下。

    向嵐成絲毫沒有挫敗感,兩個人的天賦太高了,但是,向嵐成心裡未曾服輸,只有到最後一步,才能分得出高下,年輕時才名極盛者很多,但最後善終者卻極少。

    成為慶國榜眼,乃是第一步,也是極為重要的一步,這意味著正式踏上人族的大舞台!

    當禮部侍郎誦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向嵐成只覺全身輕飄飄,他知道這個聲音會通過聖廟傳遍慶國各地,傳到自己的家鄉,讓當年瞧不起自己的人羞愧,讓當年敵視自己的人後悔,也讓當年天賦比自己好如今卻落後的人懊惱。

    向嵐成面帶微笑,信心滿腔,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把整個慶國掌握在手中!

    但是,慶國的禮部侍郎僅僅誦了三句,一個更恢宏、更洪亮的聲音在慶國京城上空炸開。

    「狀元方運者,濟縣人也。年少名聲不顯,嘗於悟道河畔苦讀……」

    慶國的禮部侍郎原本在為向嵐成表功,可現在聲音完全被新的聲音壓制,沒人聽得到,只能閉上嘴。

    眾人莫名驚詫,慶國狀元宴,為何表功方運?

    慶國眾人猛地起身,許多人差點拍桌子,簡直比挖人祖墳跟囂張!

    向嵐成雙眼通紅,幾乎要暴怒甚至破口大罵!

    但是,所有人全部忍了下來,意識到這是什麼情況。

    十國同音,天下表功!

    這是從來沒有發生的事,只存在於傳說中,可今天竟然在眾人的面前發生了!

    許多慶國讀書人極度憤怒,可理智告訴自己,既然是為方運表功,那十國同音可以說得過去,畢竟方運不僅奪得十甲,在殿試期間也為人族立下了不世奇功。

    慶國眾人默默聽著那源源不斷的表功聲,輕聲嘆息,這一次,他們不得不承認,方運真真正正壓下同輩,整個慶國絕對無人可以抗衡。

    一些人聽著聽著,反而入迷,因為這表功說的很細,把方運許多功勞完整地講述出來,讓人越聽越信服。

    不知不覺,部分文膽不夠強的讀書人竟然開始慚愧起來,意識到自己不應該仇視這樣的有功之臣。

    大多數讀書人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變化,但在場的幾位大儒面色微變,宗家的那位大儒甚至稱得上面色劇變!

    聖院竟然利用十國同音來影響天下讀書人,讓天下讀書人減少對方運的仇視!

    在他國,這種效果作用平平,因為大多數人族都是支持方運的,可在慶國,這足以動搖一國之根基!

    可是,這些大儒毫無辦法,方運最近的功勞太大了,幾乎達到賞無可賞的地步,聖院動用十國同音完全沒問題,連宗聖都沒有借口阻撓。

    過了好一陣,天下表功完畢,十國同音停止。

    慶國皇宮沉默片刻,一些正直的慶國人忍不住稱讚方運。

    一些人也覺得之前對方運的態度太過分,也站在中立的角度肯定方運的功績。

    但是,一些讀書人發現,向嵐成雙手緊握,牙齒緊咬,不禁露出同情之色。

    剛才明明輪到為向嵐成表功,卻被方運的表功粗暴地打斷!

    這幾乎等於阻撓了向嵐成的文名,對讀書人來說簡直不共戴天。

    哪怕到時候禮部侍郎會重新表功,可所有人都被「十國同音,天下表功」所影響,哪裡會聽得進對一個榜眼的表功,哪怕是向嵐成老家的那些人,怕是都會更加關注方運。

    站在向嵐成身邊的宗午德突然抬頭仰天,嘆息道:「好懸啊,方運你終於放了我一馬。」

    別人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旁邊的顏域空卻暗自發笑。

    去年在中秋文會之上,要進入聖墟的讀書人每五個一起上台書寫詩詞,而宗午德與方運同台。

    按照規矩,文會司儀本應該一一介紹同台的讀書人,讓每個人揚名天下,可快到介紹宗午德的時候,凶君突然出面指責方運,引發事端。

    事態平息后,司儀竟然忘了介紹宗午德,直接讓五人書寫詩詞。

    宗午德很鬱悶,但不得不書寫。

    之後,宗午德更悲劇了,因為方運寫完《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后,獲得的月華太多,引發了異變,導致提前進入聖墟。

    宗午德原本期盼的點評詩詞環節沒了,直接被挪移到聖墟。

    自始至終,在人族第一文會之上,「宗午德」三個字就沒有被提及過,沒人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上了人族第一文會的高台。

    事後聖墟友人每每相聚,都會拿此事嘲笑宗午德。

    而今天,宗午德終於避開「方運的致命襲擊」,向嵐成中招了。

    宗午德憐憫地看著向嵐成,實際上,向嵐成比他還要倒霉,中秋文會上的名氣有點虛,畢竟只涉及詩詞,可此次殿試是真正的實名,對以後向嵐成的人生和仕途影響很大。

    很多進士一輩子最好的揚名機會就是狀元宴的表功,以後就算有名氣,也是慢慢傳播,而不是像今天強行告知全國,讓每個人都聽到這個名字。

    宗午德甚至可以預見到,以後會有人把向嵐成稱呼為「在方虛聖之後表功的人」或者「那個記不住名字的榜眼」,每每提起向嵐成,必然有許多人茫然,可一旦提起在「十國同音,天下表功」后的那個榜眼,慶國人會馬上記起來。

    「這只是開始……」宗午德搖搖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