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連平時支持方運的讀書人都有種置身於夢中的感覺。

    剛殿試完就成二品大員?六部尚書也才正二品!

    這簡直太虛幻了,哪怕人族歷代眾聖在殿試完,也不可能直入正二品。

    張破岳累死累活到現在,也只是從二品的前將軍。

    李文鷹在成大儒前,因為太過年輕,也只是正三品的州院君。

    哪怕柳山乃是一代雜家天才,官居正二品的時候也已經年過四十。

    方運未滿十八,官位竟然僅次於四相,其他官員怎麼辦?

    「真不如一頭撞死算了。」一位兵部主事哭笑不得。

    「我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左相一黨所有官員沉默著。

    當年壓制方運的後果終於出現了。

    景國的文官、文院和軍中的二品官位一共就那麼十幾個,而且現在都有人在位,根本不可能空出來給方運。

    不過,先給了方運一個虛銜「太子少師」,就是確定了方運正二品的身份,至於方運具體擔任什麼職位,聖旨中並無說明。

    除了太子少師的加銜,曹德安宣布封方運為「濟王」,而不是之前眾人猜測的鎮國王,不過單字王比雙字王地位更高。

    為了表彰方運,聖旨中額外給了方運一塊封地。

    一塊是方運在殿試之前選的象州正德縣,追加的封地他的老家濟縣。

    當曹德安宣布濟縣也是方運封地的時候,許多人都難以置信。

    一王兩封地,十國前所未有。

    「什麼?」計知白失聲輕呼,又急忙閉上嘴,驚異地望著恩師柳山。

    計知白的變化讓許多人起了疑心,再次觀察柳山,發現柳山的表情又一次出現變化。

    在場的讀書人們立刻猜到,聖旨給方運額外一塊封地的事,竟然瞞著柳山!

    若是換做柳山權傾朝野的時候,太后這麼做必然會引發百官反彈,可現在,如日中天的是方運,若柳山在這種時候反對,那極有可能被太后和方運聯手逐出朝廷,徹底失勢。

    此刻的柳山,不能有半點錯誤!

    許多人望向太后,看不清她的面容,顯然,這第二塊封地不僅僅是獎勵那麼簡單,更像是在彌補什麼,方運所受的委屈太多了。

    把方運的家鄉給方運當封地,這已經不是普通的信任那麼簡單。

    計知白呆坐在桌邊,臉上浮現痛苦之色,隨後低下頭,雙拳緊握。

    一些人望向計知白,露出嘲諷之色,在這種程度的信任面前,所有的離間計不過是以卵擊石。

    今天,眾人除了看到計知白無能和幼稚的一面,什麼都沒看到。

    一縷鮮血自計知白的嘴角流出,哪怕他快速擦拭,依舊被有心人發現。

    在曹德安宣布完聖旨后,方運上前,接過聖旨。

    曹德安舌綻春雷道:「今日之後,方虛聖要遨遊學海,然後前往聖院參與國首之爭,之後會在聖院潛修或遊學。等方虛聖遊學潛修歸來,再決定他的具體職位。」

    左相一黨長長鬆了口氣,如果方運真不顧前途,在朝廷中當官,那左相一黨將惶惶不可終日。

    計知白又擦了擦嘴角,方運竟然不選擇在殿試后直接當官,意味著方運對仕途並不看重,一心聖道,自然也不可能謀權篡位,再一次粉碎了他的離間計。

    計知白終於忍不住,用手捂著嘴輕輕咳嗽,鮮血不斷從指縫間溢出。

    方運看了一眼計知白,目光冰冷。

    若是計知白還有文膽,這種程度的打擊不算什麼,可現在計知白文膽幾乎徹底崩潰,絕對承受不起今天之事,文膽和文宮的問題必然會再次加大。

    方運對濟王的封號很滿意,至於把濟縣作為第二封地給自己,已經無法用滿意來形容。

    以後,濟縣會多出一座濟王府。

    封地,其實是各王獨立的王國,雖然封地之中的行為要遵循景國律法,實際上王府只要不犯重罪,朝廷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濟縣和正德縣都是下縣,遠遠不能和上縣比,但有方運在,發展成大縣甚至府城也毫無問題。

    聖旨宣讀完畢后,是一段閑暇期,附近的人紛紛過來敬酒,口稱濟王。

    方運一開始聽到「濟王」有些恍惚,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坐到這個位置。

    對於一國來說,異姓王已經是最高的地位,再之上,就只能是國君。

    而半聖,已經超脫一國的範疇,不是一國管轄半聖,而是半聖管轄一國。

    方運不由得想起戲文里的那些王爺,又想起歷史中的王爺們,跟他們比,自己達到這個地位的年齡太小了。

    不過,方運沒有覺得自己封王的過程輕鬆,自己經歷的許多事,怕是一些王爺一生都無法遇到。

    奉天殿前觥籌交錯,方運應酬著,但依舊一心二用,思考別的事。

    再一次聽到正德縣,方運無法忍住不去想那裡。

    文戰慶國贏回象州后,方運就獲得在象州選擇封地的機會,當時方運不知道選什麼,可帝洛留給他的力量讓他選擇了正德縣。

    方運在這些天沒少收集正德縣的資料,哪怕自己從來沒去過,也比任何一個正德人了解那裡。

    但是,方運依舊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不清楚帝洛的力量為什麼會選擇那裡。

    「有時間親自去看看。」

    又過了半個時辰,祝賀方運封王的熱潮才逐漸消褪。

    所有高官都向方運敬酒,唯獨左相柳山坐在那裡不動。

    一些御史滴酒不沾,正死死盯著柳山,一旦宴會結束柳山還不敬酒,那他們必然會聯名彈劾。

    以前方運雖然是虛聖,可在景國的官位不夠高,別人可以在這方面做文章,現在卻不能了。

    方運現在是濟王!

    以後上朝,方運將站在左相前面!

    柳山要是不向方運敬酒,那就是違禮。

    時間慢慢過去,終於,柳山拿起桌上的酒杯,緩緩起身,走向方運。

    方運依舊坐在椅子上,直到柳山走到身邊都沒有起身。

    全場鴉雀無聲。

    整座皇宮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方運自斟自飲,優哉游哉。

    小國君方才還有些昏昏欲睡,可見到這一幕,嚇得縮到太后的懷裡,緊張地看著方運與柳山。

    計知白死死地咬著牙,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羞辱自己的恩師!

    柳山在方運身側站了好一會兒,才露出非常自然的微笑,道:「多日不見,濟王風采更勝往昔。」

    「哦?原來是柳大人。」方運這才轉過頭,仔細看了一眼柳山,慢慢起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