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腦海中回想有關柳山的點點滴滴,尋找到了幾個不錯的打擊手段。

    回到泉園,沒了寧安縣的政務要處理,方運還有些不適應,便與家人聊天玩耍。

    之前在寧安太忙了,方運一直沒有太多時間陪楊玉環和奴奴,今天陪著兩人玩到深夜。

    深夜過後,方運到泉園的竹林邊,拿出蛟王龍角,然後口吐唇槍舌劍,以蛟王的龍角磨礪真龍古劍。

    方運有兩根蛟王龍角,每根有五尺高,但現在第一根僅僅用了三尺。

    在進士的時候,用蛟王龍角磨礪唇槍舌劍效果極佳,唇槍舌劍進境極快。

    現在,真龍古劍強到一定程度,用蛟王龍角磨礪的效果遠不如以前,對方運來說等於浪費時間。

    方運想了想,拿出一截兩尺半的大龍王龍角。

    這根龍角源自聖墟,從一件氣血含湖貝中得來,方運一直不捨得用,現在正是最好的使用時機。

    方運把淡金色的大龍王龍角立於前方,兩手握緊,就見真龍古劍的劍尖抵在龍角上端,古劍徐徐向前,從劍尖開始劍刃慢慢劃過龍角,最後一直到真龍古劍的劍柄部分。

    龍角之上露出一道淺淺的划痕,而一絲失去力量的骨粉隨風飄散。

    真龍聖劍的劍刃之上,多了一層光芒,光芒慢慢滲入劍身,隨後消失不見。

    真龍古劍比之前沉了微不可查的一點點。

    方運面露喜色,這龍角是大龍王的,不僅位階高於蛟王,而且是龍族,天生高於蛟龍。這根角對真龍古劍的效果,是蛟王龍角的二十倍還多!

    「好!去年在登龍台還得到過一尊龍聖頭骨和部分脊骨,因為是多人聯手發現,所以已經上交聖院。其中一半歸聖院,而聖院也不是白拿,拿出價值相等的寶物平分給我們。至於另一半,龍角最珍貴,我一人獨得半根龍角和一些普通龍聖骨,其餘人共分半根龍角。等成為大學士,必當去聖院取回半根龍角,以龍聖龍角磨礪真龍古劍,足以讓真龍古劍的力量突飛猛進。」

    之後,方運先外放官印,請保護他的大儒隔絕竹林的聲音,防止外傳,然後開始消耗才氣,修鍊各種戰詩詞。

    在寧安的時候,方運就已經在聖廟學習了所有的傳世翰林戰詩詞,今天可以慢慢熟悉,同時也不會忘記修鍊其他的戰詩詞。

    讀書人之所以能練出三境甚至四境戰詩詞,除了要理解戰詩詞本身的真意,最重要的便是苦練,要不斷使用才能更好掌握。

    除了要不斷練習,還要用於實戰,在實戰中運用的過程,比一個人苦練的效率更高。

    當才氣只剩五分之一的時候,方運停下修鍊。

    此時是凌晨兩點,離方運正常睡覺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剛參加完狀元宴,方運完全可以休息,起碼可以多睡兩個小時。

    方運回到庭院,站定向兩側張望,左側是書房,右側是卧室。

    思索數息,方運輕嘆一聲,走向書房,讀書學習,把最後一點才氣用來書寫《古妖史》。

    直到凌晨四點,方運才和往常一樣回到卧室。

    還是平日舊滋味。

    第二天,方運攜家人一起前往景國學宮,在半路上,得到一個天大的喜訊。

    五年內所有新進士,凡是沒進過學海的,都有資格進入學海!

    凡是沒進入過學海的進士,只要年紀低於六十歲,只要為人族立過功,可申請進入學海。

    凡是文位高於進士的,只要沒進過學海,無論年齡大小,一律可在今年進入學海!

    方運得到這個消息后,腦海里浮現三個字,大手筆!

    眾聖好氣魄。

    每年開書山學海,消耗的才氣極多,但不是人人都有足夠的收穫,若是什麼人都讓進,得不償失。

    今年文曲天降,聖元大陸的才氣總量必然會呈現爆發性增長,許多讀書人也會因此突破,那麼當年無法進入書山學海的讀書人,在名額放寬后,便有了資格參與。

    這是一場豪賭,因為今年消耗的才氣必然無比巨量,若這些讀書人以後無法為人族立下足夠的功勞,眾聖就輸了。

    有文曲天降,眾聖有理由這麼做。

    「人族,終於開始進入高速發展時期了……」

    方運走到半路回去,因為這一次涉及人族各地甚至古地的讀書人。這一次有資格參與學海的讀書人太多,必須獲得足夠的時間審核和等他們回到最近的聖廟,所以延遲到三天後再舉行。

    回到家中,方運沒有埋頭苦讀,而是發送請柬,廣邀自己在京城的好友,說為了慶祝自己成狀元,明天一起前往京城三百裡外的潼山踏青郊遊,為了快速抵達,要求沒有平步青雲的人自備蛟馬。

    三百里可不是近距離,哪怕騎乘蛟馬,也需要一個多小時。

    方運幾乎很少應酬,而且幾乎也不曾主動邀請人參與聚會,於是所有收到邀請的人踴躍參加,無一人拒絕。

    十一月初五的清晨,京城天蒙蒙亮,街道上就響起了馬蹄聲,臨近城北,馬蹄聲更密集。

    不多時,京城北門外聚集著上千蛟馬和讀書人,其中還有五十多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女騎士,大長公主趙紅妝也在其中,一身紅衣,英姿颯爽,被眾多女騎士圍在中間。

    這些騎著蛟馬的年輕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高談闊論,許多人座下都是少見的純種蛟馬。

    每一個路過的人都暗暗心驚,因為這些人最差也是舉人,甚至還有幾位翰林,而且每一個人在京城都有不小的名氣,從寒門新秀到世家子弟,任何層次的年輕人都不缺。

    時辰一到,方運出現在京城北門,茫然地看著上千人。

    方運扭頭問身後的方應物,道:「我昨日只寫了一百餘張請柬,你們到底用了什麼手段,把一百張請柬送給一千多人?」

    方應物無奈笑道:「沒辦法,請柬上又沒說不準請親朋好友一起來,這些人一聽說您要召開駿馬文會,削尖了腦袋也要來。」

    「我這不是駿馬文會,就是一次普通的踏青郊遊。」

    「潼山有什麼,眾人心知肚明,不少人懷疑您此行跟左相有關,只不過不知道您要做什麼,當然要跟著看熱鬧。」

    「聰明人果然不少!」方運微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