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柳山當上吏部尚書後,時任弘縣縣令的洪溟為了攀附柳山,不僅為柳山修了德政碑,還在潼山山腳下為柳山修了一座生祠,開啟了為柳山建立生祠的濫觴。第二年,洪溟上任青烏府知府,密州官員紛紛效仿。

    後來洪溟當上密州牧,但在前不久被方運舉報落馬,在醫道文會上被刑殿帶走,后被流放到鎮獄海。

    古代祠堂原本為了紀念死人,自漢以後可為活人建立祠堂,名為生祠。

    柳山權傾天下之時,生祠眾多,尤其密州,幾乎每縣都有生祠。

    不過離京城最近的生祠就是這座弘縣的生祠。

    方運知道有些人猜到自己的大概目的,望向三裡外的柳山生祠,道:「既然來到潼山,那有兩件事不得不做,第一件事是祭拜潼山三千勇士,第二便是見一見左相大人的首座生祠。」

    一個是「祭拜」,一個是「見一見」,所有人都能領會方運的意思。

    於是,方運從飲江貝中拿出香紙等物,與眾人一起祭拜三千勇士,祭拜完畢后,前往著名的柳山第一生祠。

    眾人很快抵達柳山生祠前,生祠之前有一座牌坊,牌坊上有四個大字,高山景行。

    看守這裡的衙役也不敢阻攔,任由眾人穿過牌坊,從生祠的正門進入庭院,正前方則是生祠正殿,正殿內部是一座柳山的雕像,兩側紅色的門柱上立著一副對聯。

    至義至仁,中乾坤而立極。

    允文允武,並日月以常新。

    高庸皺眉道:「如此大言不慚,令人作嘔!」

    「等那位仙逝,怕是立刻會有人砸掉這生祠。」

    「據說上聯的「至義至仁」是后改的,竟然有人想寫成「至聖至神」,幸好洪溟是個有腦子,若是那麼寫反而會害了柳山,才改成這兩聯。」

    「哪怕是改過的,也讓人反胃,奸佞永遠變不成忠臣!」

    「不過洪溟已經在鎮獄海戰死,也算罪有應得。」

    「好了,咱們別說話了,聽方虛聖的。」

    眾人這才盯著方運,方運卻盯著柳山的雕像,看了許久道:「據說這柳山雕像是用生鐵打造?」

    「是的。」一人回答。

    「這對聯委實太過,他不過是大學士,連虛聖都不是,怎配得此稱讚,理當換掉!」

    方運說完,眾人暗暗咂舌,方運太狠了,生祠就是活人的祠堂,地位與紀念先祖的祠堂相似,方運要換對聯,就相當於罵了一族人的祖宗,要是有人因此殺了方運,那也只能判一人之死刑,絕對不會牽連其他人,方運是虛聖都無用。

    眾人知道方運是有備而來,不願耽擱,趙紅妝更是好奇道:「不如濟王殿下立刻更改吧。」

    「好!」

    方運毫不客氣,口吐真龍古劍,唰唰兩下把那些字削平,然後手握一支文寶筆,蘸滿了墨汁,隨手一揮,就見神來之筆的力量驅動毛筆飛向前方。

    毛筆中蘊含方運的文膽之力,就見毛筆如刀,力透木牌,書寫成一副對聯。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鐵無辜鑄佞臣。

    方運寫完后還沒有收手,乾脆把正殿上面的牌匾以真龍古劍抹除文字,換上新的四個字。

    天日昭昭。

    當最後一筆書寫完之後,一股陰冷的氣息自上空匯聚,方圓數百里元氣震蕩,天空好像有無形的力量在凝聚成形。

    所有人心中本能一寒,好像有什麼力量在影響自己,隨時可能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這是……民怨嗎?」趙紅妝身為景國公主,最先意識到這種力量。

    民怨,是與民心對立的力量。

    「你們看天空!」

    眾人定睛一看,就見天空鬼影重重,許多黑色的影子在閃爍,隨後無邊無際的咒罵聲和哭泣聲向四面八方傳播。

    那聲音中充滿奇特的力量,點燃每個人心中的憤怒。

    「柳山像出問題了!」

    方運看向柳山的塑像。

    柳山的塑像原本身穿青色大學士服,可現在,上面出現了斑駁的銹跡,而且那銹跡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散。

    不過短短几息時間,整座柳山的生鐵雕像就被鐵鏽包圍。

    與此同時,一道烏光自柳山雕像中飛出,與天空的鬼影重疊在一起,融合成一道更黑的光芒,消失在天際。

    「這是怎麼回事?」公羊騰茫然地望著烏光消失的方向。

    趙紅妝面帶驚異之色,道:「那裡是湟縣的方向,這烏光,會前往湟縣的柳山生祠,以民怨污之。如果我沒猜錯,這道烏光會飛遍所有的柳山生祠,盡數污之。」

    「不可能吧!這生祠有助於民望,哪怕有怨氣,有生祠鎮壓,柳山也不會受影響。現在所有生祠被污,那最後……」

    趙紅妝緩緩道:「這道烏光吸收了所有民怨后,會直衝左相府!不過柳山乃是大學士,非同小可,足以抵擋,只不過,文膽必然蒙塵。」

    眾人大喜。

    「好!」

    「太好了!」

    「能讓大學士文膽蒙塵就足夠了!」

    「我們回京!」

    方運最後看了一眼柳山生祠,轉身回返。

    密州上空,一道烏光不斷落在柳山生祠之中又飛走,所有的柳山鐵像陸續生鏽。

    最後,一道長達一里的烏光直飛京城。

    慶國,宗家老宅。

    一片清光升騰,隨後一點星光拖著丈許長的尾巴飛向景國的京城。

    那星光飛臨長江上空之時,一道劍光突然出現,斬斷星光,旋即飛回聖院。

    景國京城,左相府。

    柳山看著面前的計知白,和顏悅色道:「該說的道理為師都已經說完,方運雖強,但並非無懈可擊,一旦他離景國去聖院潛修,為師將把他的勢力連根拔起,重新……」

    柳山的聲音戛然而止,猛地望向北方,大喊道:「不好!」

    隨後一道烏光穿過窗戶,猶如一條毒蛇,直入柳山的文宮。

    「恩師!」計知白想衝過去,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能焦急地看著。

    與此同時,京城的大量讀書人疑惑不解地望向左相府,而有文膽的人感到渾身發冷,不知何故。

    計知白緊張地看著柳山,就見柳山面露痛苦之色,耳朵、鼻子、眼睛和口中不斷向外冒著黑煙,狀若鬼怪。

    不多時,計知白聽到柳山的腦海中似乎發出一聲悶響。

    「怎會如此!老夫的文膽啊!」

    柳山猛地睜開眼睛,怒髮衝冠,因為他看到自己的文膽不僅蒙塵,甚至還因此震蕩,表面黑影朦朧,稍有不慎,就可能止步於此,永遠無法成為大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