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笨大儒田松石毫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只是充滿好奇地望著前方的學海,他目光中的求知慾遠超許多年輕人。

    一些人看到他那赤誠的目光,感到羞愧。

    方運掃視眾人,想尋找好友,突然發現好幾批不尋常的人。

    一批位於慶國讀書人的隊伍中,這些人身形高大,皮膚慘白,眼睛湛藍,和宗極冰非常相似,是人族和冰族的混血。粗粗一看,足有兩百餘人,不僅有進士,不僅有兩位翰林,還有一位大學士!

    方運目光一凝,傳聞異族血脈最多只能成進士,無法突破翰林,現在看來,宗家這些異人恐怕早就突破,不然不會誕生翰林甚至大學士。

    不過,現在冰族讀書人還不可能晉陞大儒,因為那關係聖道,那才涉及人族最核心的力量。

    除了冰族人,在更遠的地方,方運還看到數千讀書人,每人的左胸都印著一座血色的山峰。

    那是兩界山的讀書人,這些人如同軍人一般整齊排列著,散發著強大的氣息,周圍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除此之外,幾乎各國都有少數外形與正常人族稍有差別的讀書人,顯然都是各大世家研究的異人。

    在雷家的方向,方運看到了一個雙眼有龍睛的人!

    那人不是進士,而是翰林!

    「隱藏的好深!」方運沒想到,雷家竟然真的培養出龍脈讀書人。

    方運心中思索,現在突然出現大量異人,恐怕跟文曲天降有關,應該是文曲星力解決了這些異人身上的缺陷,才導致這些人可以光明正大出現,否則各世家不會放他們出來。

    方運看向這些異人的心情有些複雜,主流人族排斥這些異人,連宗極冰那麼高的天賦,在宗家的地位都不如旁系的普通人,其他異人可想而知。

    不過,這些異人也有些可憐,因為培養他們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幫助人族對付妖蠻,希望異人的天賦結合相應的戰詩詞,發揮更強大的力量。

    沒有哪個世家願意助他們獲取聖道,只把他們當一種新式的武器而已。

    不可否認的是,異人的天賦配合相應的戰詩詞或唇槍舌劍,會形成強大的殺傷力。

    最後,方運的目光落在最遠處。

    那裡有整整三千進士!

    每個人左肩下都綉著一個金色的「孔」字。

    方運的目光為之一動。

    孔家定妖軍有天地人三軍,其中最強的便是鎮守孔聖古地的定妖天軍,定妖天軍中,正式士兵中文位最低的也是舉人,秀才只能當輔兵。

    定妖天軍在詩詞歌賦、策論經義方面並不算強,但戰鬥實力極強,而且善於聯合出擊,是孔聖古地妖蠻的噩夢。

    這些定妖天軍都是普通人類,但似乎被孔家用特殊力量培養,只在孔聖古地參與科舉,除了狀元能參與國首之爭,只有少數人能進學海。

    現在文曲天降,他們大部分人才有機會進入這裡。

    方運正想著,高庸舌綻春雷道:「景國讀書人向這裡聚集,我等跟隨方虛聖,若能抵達內海,會好一些!」

    景國人立刻向高庸和方運所在的地方快步走來。

    「內海不姓方!」慶國方向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方運目光一掃,說話的是那個冰族的翰林宗識冰,那位冰族的大學士卻不言不語,一直望著前方,雙目之中,一片冰霧。

    「宗兄說的是。」一個聲音從嘉國的方向傳來,說話的正是雷家的龍人翰林雷龍闊。

    景國所在立刻成為全場的焦點,連那位笨大儒田松石都望了過來。

    武國一位進士大喊道:「宗家的,雷家的,你們若是不服氣,可與方虛聖競渡!失敗之後,上交所有文心!」

    李繁銘跟著舌綻春雷道:「是啊,真男人別玩虛的!方運估計挺缺文心的。方運,你等等我,聖墟我跟著你,這次學海我還跟著你。」

    方運卻是心中一動。

    學海和其他地方不一樣。

    學海中的文心是以魚的形態存在,很難釣,就算釣到,也會第一時間送入文宮化為文心,避免意外。

    但是,若文宮中有相同的文心,則可吞噬文心魚,增強自身。

    不過一來文心魚太少,二來吞噬文心魚的增強效果也很小,沒人會浪費寶貴的文心。

    「奮筆疾書」文心正在不斷壯大,若能吞噬足夠的文心魚,晉陞聖品文心的時間必然大大縮短。

    「口是心非」文心看似不重要,但據說晉陞聖品后很可怕。

    至於無上文心才高八斗和一心二用,方運不多考慮,這學海是有完整的無上文心魚,但只有「才思泉涌」一種,已經百年無人得到,就算有才高八斗或一心二用的文心魚,也是殘缺的。

    學海廣袤無垠,人族至今難窺全貌。

    顏域空的聲音響起:「諸位,我還是勸你們不要跟方運爭什麼。去年端午,我與慶國學子前往景國,在龍舟文會上,被方虛聖以一己之力擊敗。這次,我得跟好他。」

    「顏域空,你少裝老好人,快點逼他們與方運競渡。」

    「方運,我們聖墟友人私底下商量好了,這次還跟著你。我也不去海心,能到內海深處就行。」

    海邊,外海,內海,直到海心,越來越深,文心魚也越來越好。

    方運微微一笑,看到各處都有進士向自己走來,當年在聖墟中的老友又一次匯聚於此。

    顏域空、李繁銘、宗午德、華玉青、韓守律、賈經安、馬雄、師棠等等許多人,這些人中,大部分都與他去過進士獵場,共同對抗瘟疫之主的化身,是實打實的生死之交。

    宗家與雷家的人面色不好看,去年的時候,方運哪怕認識這些人,也依舊勢單力孤,而現在,隨著方運地位的提高,這些人背後的家族會慢慢向方運投注,最後與方運交好甚至結盟。

    「你們不去海心,我等要去!」宗識冰高聲道。

    許多宗家人面露得意之色。方運剛晉陞翰林,才氣都未必穩固,而這個宗識冰和其餘翰林必然都已經進入聖院,經過七殿的考驗,除了文膽不如方運,在各方面都有壓倒性的優勢。

    更何況無論宗識冰還是雷龍闊,雖然相貌都是三十餘歲的中年人,實則都年過六十,乃是資深翰林,在文曲天降之前就不下於翰林十老,現在有了文曲天降,實力必然超過翰林十老。

    「我只問一句,競渡與否?」方運望向宗識冰,氣定神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