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人聽到方運竟然挑戰宗家雷家的大學士,先是一愣,隨後恢復正常,有些人甚至面帶微笑。

    方運經過殿試的不斷積累,大勢已成,殿試的時候還只是半劍在鞘,現在已然出鞘亮劍,但凡來敵,決不姑息。

    聖墟的好友們則是眉頭輕皺,當年在聖墟也好,在進士獵場也罷,方運做事始終有保留的,而現在,似乎格外決斷。

    這些人略一思索,隱隱有些明白,三谷連戰之後,方運確實大不一樣了。

    「方虛聖,連續的勝利,似乎讓你忘記對前輩應該保持基本的謙卑!」宗呈冰眼中雪色更濃,目蘊寒冬。

    方運回擊道:「文曲天降的幸運,從幕後走出來的喜悅,似乎讓你忘記對四聖前應該要有基本的敬意!」

    「很好,本以為你我會在十寒古地碰面,既然你如此不知進退,那老夫便親自下場,奪盡你之文心!」宗呈冰眨了一下眼,眼中風雪消散,化為一片晴空,依舊是冬日晴空。

    聽到十寒古地,方運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因為最近各家動向太明顯,都開始大力關注十寒古地,尤其是六大亞聖世家,為十寒古地將拼盡全力。若能奪得十寒君王之一,那任何世家的力量都會有增無減,哪怕人族兵敗兩界山,也有延續家族的機會。

    孔聖古地一直在不斷增強,而十寒古地呈周期改變,現在正處於不斷增強的時期,這兩個地方,不久的將來都可以孕育出許多聖位力量,這是大多數普通古地不能比的。

    方運沒有再看宗呈冰,而是望向宗家人和雷家人,道:「宗雷兩家鼠輩,你們一起來吧,我給你們一個從我手裡得到文心的機會。」

    雷龍闊輕笑道:「方運,你不要當我們是傻子。你與我們競渡,已經佔了大便宜,戰勝你之後,我們還要研究一下如何瓜分你的文心魚。現在讓我們兩家的人都參與,你最多輸幾條文心魚,我們若是輸了,卻要給你百倍,哪有這種道理!」

    「讓我們兩家人競渡可以,只要你能拿出更多的文心魚即可!」宗識冰道。

    李繁銘笑眯眯張口道:「我們不能光要好處不出力,再說方運萬一贏了呢?雷龍闊,宗識冰,我也可以參與競渡吧?」

    雷龍闊寒著臉道:「只要你確定與雷家宗家對立,大可以參與競渡!我的建議是,等結束學海,你去問問紀家的家主。」

    一個聲音自武國的方向傳來:「老子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原來這樣就可以參與競渡啊,帶我一個!」

    就見一個身形粗壯的翰林面帶微笑走向方運。

    方運扭頭一看,認出這位翰林,武國最早前往寧安縣增援的讀書人中,就有這位孫雅仕。

    在三谷連戰選拔翰林的時候,這位孫雅仕排在第七,差一點就能進翰林前五參與三谷連戰。身為孫臏世家的翰林,他在聖元大陸名氣不小。

    他第一次出名的時候是在進士試上,據說進士試前幾天還跟妖蠻廝殺,可中了點小妖毒,沒怎麼在意,隨便吃了點葯,到了進士試的第二天妖毒發作,便開始了悲慘的經歷,在馬桶上答完剩下的考卷。

    孫雅仕雖然中了進士,但沒成殿試進士,出名後有人寫了一些他的事迹,才發現這人很有趣,明明是孫臏世家的子弟,兵書中的兵法也十分厲害,可卻每次領軍打仗都會失敗,而且每次失敗的原因都是他自己殺得興起衝到最前線,忘記了指揮,經常被部下拖回去。

    他身為將軍,這些年一直馳騁在戰場,但五年裡最多一次帶兵三十人,還都是他的私兵。

    真猛士,這是許多人對他的評價,和他名字中的「雅」一點沒關係。

    「既然這樣,那也算上老夫一個!老夫早就瞧雷家人不順眼了!」一位嘉國的老進士走向方運。

    「反正這次進入學海是意外,文心沒了也就沒了,無所謂!在下也跟隨方虛聖與雷家宗家人競渡,你們兩家人要麼答應,要麼快點找下一個不想競渡的理由!」

    眾多讀書人陸續走向方運。

    宗家與雷家本來就有敵人,現在這些人陸續站出來。

    李繁銘怒道:「怎麼那麼多人要競渡?把雷家宗家人嚇跑了怎麼辦?我還想跟著方運偷偷賺幾條文心魚!」

    「這種事要參與也是我們景國人參與,你們跟著瞎起什麼哄?光我們景國人就夠了。其實吧,就雷家人和宗家人那慫樣,未必敢跟方虛聖競渡!」一個景國人道。

    宗識冰譏笑道:「哪來的瘋狗在亂叫,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那景國人不客氣回敬道:「我沒聽到狗叫,倒是看到狗在慫。讀書人就別罵罵咧咧了,能不能說一句痛快的,學海馬上就要開始了!」

    方運心中暗笑,這人完全用市井手段,雖然有些不體面,但永遠有效。

    雷龍闊舌綻春雷道:「我們參與競渡又何妨!我就不信全天下看不慣方運的只有我們雷家與宗家!聖元大陸的仁人志士,可敢與我兩家一起與方運競渡!」

    「在下尊敬方虛聖,可他竟然敢對大學士不敬,那在下便冒昧地參與競渡,站在方虛聖的對面!」一個谷國人大聲道。

    「某非常仰慕方虛聖,不過此次只是競渡,不是喊打喊殺,某隻是選勝算大的一邊,所以與雷家宗家一起競渡,還望方虛聖不要見怪。」

    「在下……只想討一個公道,為何只是反對方運,就被擊碎文膽!」

    方運循聲望去,不認得這個人,但他身穿慶國進士服,應該是去年被「天意誦文」擊破文膽的慶國人之一。

    很快,部分人站了出來。

    有慶國人,有被雜家控制的谷國人,有文膽全無的巴空山讀書人,有靠著雷家才能維持家族不倒的讀書人,有一些古地的人,其中十寒古地的人較多,同時還有一些各國普通的讀書人。

    方運怎麼也想不通其中一些跟自己沒有矛盾的人要與自己競渡,但突然想起一些友人的話。

    「你比別人成功,在他們眼中就是罪惡。」

    「有些人,不會承認心胸狹隘,但在你成功后,這些人總能找到厭惡且攻擊你的借口。」

    「他們只懂得,你成名了,他們成名的機會就少了,其實他們始終不明白一個道理,就算你們這些成名者全死光,他們該如何依舊如何。」

    方運正想著,天空響起一個宏大的聲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