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學海再開,雖學子逾萬,規矩不變。抵達海邊后,一人一詩詞,憑藉詩詞凝聚成船。今日的第一輪詩題為『勸學詩詞』,給予一刻鐘的時間思考,一刻鐘后,正式書寫!」

    部分人急忙向前走,一邊走,一邊思索勸學詩,他們不想參與方運與宗雷兩家的爭執,釣得文心魚才是重中之重。

    一些人邊走邊舌綻春雷,表明心志。

    「在下一直支持方虛聖,只是不想參與競渡,望方虛聖見諒。另外,宗家雷家簡直不配為讀書人!」

    「方半師,請您一定要勝過宗雷兩家人,他們兩家人真不是東西!不過蠻族已經入侵,在下要盡最大可能釣文心,不能允許絲毫意外,望方虛聖見諒!」

    許多人紛紛解釋,而且大多數人都罵宗雷兩家,他們雖然不參與競渡,也讓方運心生暖意。

    方運舌綻春雷道:「謝過諸位。既然渡學海已經開始,不能再耽誤時間。此次展開船隊競渡,很簡單,選擇加入我的船隊,或者加入雷家宗家船隊之後。雷家宗家船隊任何一人在競渡中勝過我,那我們船隊失敗,最後若我超過雷家宗家所有船隊,則我方船隊勝。勝方獲得敗方的所有文心魚!」

    許多人紛紛選擇隊伍,走向方運的大多是景國人,可景國是小國,人數並不算特別多,而部分人雖然支持方運,但並不參與競渡。

    此次前來學海的眾聖世家的人極多,可現在事態不明,方運與宗家已經涉及到宗聖的聖道之爭,雷家與方運更是不共戴天,在沒有得到家主命令之前,根本不敢決定。

    聖墟友人幾乎都是眾聖世家的人,他們與方運交情太深,已經得家主授意,無需在乎。

    反觀宗聖世家是一等一的新興世家,而雷家屹立多年,短時間竟然籠絡了極多的人。

    但是,哪怕宗雷兩家實力雄厚,方運身後的人更多!

    雷龍闊急了,大聲道:「各位大學士,若願意加入我們宗雷船隊,我向諸位保證,你們不僅會成為我們兩家的朋友,還可以得到莫大的好處!我們雷家,掌握一些龍族古地的進入名額,就算方運是龍爵,也只能自己進入,無法帶其他人!名額稀少,先來先得,若是來遲了,可能就沒有了。」

    一個嘉國大學士突然問:「我現在加入,可願意給我一面龍泉牌?」

    雷龍闊一愣,龍泉牌雖然不算數量特別少,但也是雷家獨有的進入龍泉的資格,雷家每十年才願意用龍泉牌交換所需之物,而且只跟少數世家交易。

    龍泉牌,可以進入龍族靈泉,增強少許靈智,但只能送三歲以下的小孩進入,這也是雷家翰林和大學士數量多的原因之一。

    雷龍闊看向雷家的幾位大學士。

    那幾位大學士相互看了看,思索幾息,陸續點頭,大學士雷謨朗聲道:「只要能勝過方運,雷家眾老絕對不會吝嗇龍泉牌!左大學士,多謝相助!」

    那左大學士依舊猶豫,但聽到「多謝相助」四字,知道自己現在若是拒絕雷家恐怕會倒霉,暗道雷家人果然精明,輕嘆一聲,向方運一抱拳,道:「我兒出生時靈智有損,雖得醫家診治,但依舊有隱患,只有進入龍泉才能如常人,還望方虛聖見諒。」說完走向雷家宗家隊伍中。

    雷龍闊面露喜色,道:「諸位看到了,只要加入我雷家,必然有好處得。」

    「我表弟得罪雷家,若我加入雷家船隊,雷家可否放我表弟一馬?」又有一位大學士道。

    雷謨問:「你說的可是舒琤?」

    「正是他。」

    「此事好說,只要你加入雷家船隊,無論勝敗,此事一筆勾銷!我雷家,歡迎合作!」

    「方虛聖,告罪了!」那位大學士低著頭走向雷家隊伍。

    隨後,陸續有大學士進入雷家宗家兩支隊伍,讓宗雷兩家的大學士在算時間內多了二十二位,這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

    在內海甚至海心,聯手的作用雖然不算特別大,但絕對比單槍匹馬更有優勢,關鍵時刻這些大學士可以犧牲自己的戰詩船幫助宗雷兩家人。

    最後,宗雷兩家的大學士足有四十五位,而方運船隊的大學士僅僅二十七位。

    「方運,要不你也做出承諾?」李繁銘低聲問。

    「不必。」方運的回答很簡單。

    宗雷兩家人意氣風發,雷龍闊望向正走向海邊的笨大儒田松石道:「松石先生,您可願意加入我們的船隊?無論勝負,雷家都會給予您滿意的大禮!」

    田松石也不停步,微笑道:「老夫是個讀書人,一直牢記方虛聖的詩詞文章,年紀雖大,文位雖高,依舊是方虛聖的學生,不敢忘本。我看,你們也收羅了不少人,勝算很大,就老老實實渡學海吧。若把方虛聖惹惱了,聖口一開,老夫只能去相助。」

    宗雷兩家人面色難看,這位笨大儒可一點都不笨,明顯是在說兩家人鬧得差不多了,別得寸進尺,若是再繼續拉攏人,田松石會直接去幫方運。

    「田老所言極是!走,大家前往河邊,書寫勸學詩,化詩為船,共渡學海!」大學士宗呈冰說出了最後的命令。

    兩支龐大的隊伍走向海邊。

    宗雷兩家人的大學士遠遠比方運身後的多,但是,在總人數上,方運依舊佔據上風!

    方運看了一眼兩支隊伍,宗雷兩家人的隊伍有兩千三百餘人,而自己身後的讀書人足有三千五百人!

    「出發!」方運大喝一聲,帶領隊伍走向海邊。

    對立的氣氛立刻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為了渡學海的緊張氣氛,許多人站在海邊低聲議論。

    「學海四輪,前三輪都是考一種『學詩』,從勸學、苦學、勤學、巧學和趣學等等中任選三種,今日第一首是勸學詩詞,看來和往年一樣,十分簡單,最差也能靠近外海。」

    「今日人才濟濟,許多人都奔向外海甚至內海,我在靠近外海的海邊就好,畢竟一旦進入外海,很可能被風浪打破船隻。」

    「我還是要前往內海再垂釣,不甘心只在外海。」

    「前提是你的詩詞能讓你抵達內海!若無法抵達,縱然外海有再多文心也是枉然。」

    跟在方運身後的一個景國老進士喊道:「方虛聖,等到了內海,可能要仰仗您了!」

    「是啊!海邊風平浪靜,外海只是小風小浪,內海不一樣,狂風暴雨,只有強大的戰詩船隻才能在其中航行。您開闢內海航道輕而易舉,我們也能跟著沾光。」

    宗識冰譏笑道:「沾光?你們沾的是『輸光』吧!所有跟在方運身後的讀書人,都會被我們雷總兩家人視為敵人!」

    方運卻舌綻春雷道:「諸位讀書人,蠻族南侵,妖界步步緊逼,人族理當壯大力量。在下雖才疏學淺,但也願人族文運昌隆。無論是哪國人士,只要願意,哪怕不參與競渡,也可跟在我們船隊之後。」

    方運說完,宗雷兩家人都愣住了,一時間忘了去思索怎麼寫勸學詩詞,幾乎每個人都懊悔剛才怎麼沒想到應該這麼說,必然能獲得眾多人的好感。

    不等宗雷兩家人想出反擊之策,就陸續有人舌綻春雷。

    「多謝方虛聖義舉,既然如此,老夫便跟在方虛聖船隊之後。」

    「方虛聖胸襟海闊,無人能及,就算宗雷兩家人照貓畫虎也讓人跟隨,我們也不去那裡,跟定方虛聖了!」

    「反正咱一直學方虛聖的詩詞文章,再過幾年,都可以說是讀著方虛聖的詩詞文章長大的,要跟隨,自然跟在方虛聖後面。若是跟在宗雷兩家人身後,肯定會被人戳脊梁骨!」

    「跟方虛聖走總沒錯。」

    「誰見過跟著方虛聖最後吃虧的?遇到龜妖將,方虛聖救下眾人,哪怕有斷臂減壽,事後也被方虛聖補上。跟著去彗星長廊的更不用說,抵達第七長廊,那是多大的造化!日後至少個個成大儒。至於去進士獵場的更不用說,若不是方虛聖,早死光了!」

    「我原本不想參與競渡,只想跟隨,聽這麼一說,不管了,我加入方虛聖船隊,參與競渡!」

    「我也參與競渡!」

    不多時,新增競渡的人超過八千,方運船隊的讀書人猛增到一萬二!若是加上跟隨但不競渡的,總人數超過三萬!

    大半讀書人盡歸方運麾下!

    反觀宗雷兩家的人數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很快,宗呈冰發話,說的和方運一樣,允許他人跟隨,哪怕不競渡也可。

    一些人稀稀拉拉表示前往,最後無論是競渡還是跟隨的,都不足方運船隊的五分之一。

    很快,所有人抵達海邊。

    一刻鐘快要過去的時候,陸續有人誦出自己的勸學詩詞,化為各式各樣的船出現在海邊。

    最差的是竹排,連船槳都沒有,速度可想而知。數萬人中,足有三百餘人的詩詞化為竹排,這些人或面紅耳赤,或垂首嘆氣。

    比竹排稍好的是獨木舟,這是船的最原始形態,數量上千,這些人也覺得面上無光。

    比獨木舟好的是各種小船,比如烏篷船、小漁船等,這些船的共同點是沒有風帆,小船的數量更多,超過三千。

    比小船好的,便是小型帆船,小型帆船的速度和質量都更上一層樓,數量超過三萬之多,是數量最多的船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