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平穩的海邊區域,所有船隻都在向前行駛。

    這些船不是普通的舟船,而是由詩詞凝聚的奇特之物,不靠風帆不靠槳,更沒有機關,航行速度等各個方面完全由詩詞決定。

    在剛剛出海的時候,舟船還很鬆散,但在一刻鐘后,前方形成了兩支龐大的船隊,而方運船隊的船隻佔據了九成,宗雷兩家的船隊雖然僅僅比方運船隊落後一絲,可舟船總數量很少。

    除了兩支龐大的船隊,還有幾十艘樓船或近或遠航行,每支樓船之後都有一些較小的舟船。

    這些樓船代表各大勢力,涇渭分明。

    除了前方的船隻,後面還有一些船隻。

    一些竹排和獨木舟散落在各處,如同蝸牛似的慢慢向前航行,看上去有些凄涼,而一些小船也比他們好不到哪兒去。

    這些小船要麼錯失跟隨大船隊的機會,現在已經追不上,要麼是船主決定在外海慢慢尋找文心魚。

    越往前,文心魚越多,品質也越好。

    在海邊區域絕不可能釣到絕頂文心,就算遇到普通文心,也只是最差的下品,而且大多都是殘缺文心,需要吞噬多條文心魚才能形成完整的。

    那些跟著大船隊的船主都沒有立刻放下釣竿,都認真控制船隻,避免脫離隊伍,不急於一時。

    那些已經遠遠落後的船主,知道註定無法進入外海,在航行的過程中已經放下釣竿。

    一部分難兄難弟以國家或古地為團體聚集在一起,一邊相互交流,一邊觀察周圍的環境。

    一支四十多人的嘉國小船隊緩緩向前航行,跟前方的大船隊比,他們簡直像是一群蝸牛在搬家。

    「唉,真後悔沒跟上方虛聖的船隊。當時鄙夷宗雷兩家,可投靠方虛聖又怕雷家清算,結果發現速度差距太大,現在想跟隨方虛聖的時候卻晚了。」

    「真羨慕方虛聖,在景國雷厲風行,到了學海被宗雷兩家人譏諷也毫不低頭,說競渡就競渡,這才叫有傲骨!」

    「他是有實力,咱們哪兒行啊。算了,既然淪落至此,就不要抱怨了,想辦法如何……」

    「你們看,那裡有條文心魚!」一個人大叫。

    其餘人循聲望去,就見一條三寸長的魚正在前方的水中游過,這條魚乍一看像是普通的白鯉魚,但仔細一看,它的頭部有一團光源,把整個魚頭照成透明,這條魚的身體不斷向周圍拋灑著細小的星光,美輪美奐。

    「三寸文心魚,不錯!只要釣到四條同種文心魚,總長度超過一尺,就能凝聚成一顆完整的文心!誰去?」

    眾人都沒有爭搶,一時間沒人說話。

    大家都是嘉國人,而且都不願意加入宗雷兩家的船隊,可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並非是那種唯利是圖之輩,縱然想要得到文心魚,也能剋制自己的**,擁有一個讀書人應有的素質。

    一位老者道:「這樣吧,只要是一起發現的,按年齡排序,從年齡最小的開始。畢竟年紀越小,日後可能的成就越高。不要再爭了,文心魚難得,若不採取行動,很可能被這條魚跑掉。你們幾個年輕人先報出自己年齡。」

    於是十幾個年輕人紛紛報出年齡,其中最小的進士是二十五歲,他向眾人抱拳道:「多謝諸位成全!」說完驅使自己的獨木舟改變方向,向那條魚行駛。然後手握魚竿,隨時準備下鉤。

    一些人露出羨慕之色,一邊繼續向前航行,一邊看著那人垂釣。

    「大部分文心魚只在某一片固定的區域內活動,只要能碰到魚,就有機會釣到,可惜文心魚太少了。」

    「不對!你們誰聽說過渡學海剛過一刻鐘就能發現文心魚?」

    四十多個讀書人面面相覷,愣了一下,隨後面露喜色。

    「明白了!有了文曲天降,眾聖再稍稍發力,今年的文心魚必定比往年多!」

    「對!今年的人比往年多了幾十倍,若是文心魚只有那麼點,許多人豈不是空手而歸?」

    「倒霉啊!咱們真是太蠢了,若是早知如此,理當跟上方虛聖的龍船,等到了外海,得到的文心更多!」

    「可惜啊……」

    眾人望著前方,看著方運船隊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無比惆悵。

    方運原本對海邊、外海甚至對內海都沒有興趣,他的目標是海心!

    只要到了海心,收穫會無比巨大。

    所以方運準備閉目養神,養精蓄銳,為接下來對抗更大的風浪做準備,因為據說入海越深,風浪越大,至於遮天蔽地的海浪、直徑百里的颱風柱,應有盡有。

    方運本以為別人和自己一樣,至少出了海邊區域抵達外海才會活躍起來,可誰知道剛過一刻鐘,就有許多人開始用舌綻春雷聊天。

    方運一開始並不在意,可很快發現,眾人竟然發現了文心魚。

    方運睜開眼睛,走到船舷邊,觀察周圍的海面和舟船,同時聽那些人說話。

    「今年的文心魚明顯比往年多!此刻離外海還有那麼遠的航程,我竟然看到三條文心魚!」

    「是比以前多了,而且每一條都是三寸往上的,換做以前,這種區域的文心魚能有兩寸就算不錯了。」

    眾人議論紛紛,得出了相同的結論,今年的學海和往年不一樣,文心魚會大豐收。

    一部分人已經拿出魚竿,準備釣魚,不過航行的速度太快,根本無人釣到。這些人都很理智,沒人為了一條文心魚而脫離船隊,任由那些文心魚離開。

    一旁樓船上的顏域空道:「方運,你不要休息了,先拿魚竿,看到魚就甩鉤垂釣,練習一下。到了學海深處,許多文心魚都不在固定的區域,錯過一次未必能追上。尤其是極為少見的剎那文心魚,一旦錯過,追悔莫及。」

    聽到「剎那文心魚」,方運為之一動,那可是極好的神物。

    文心分三個位階,分別是普通文心、絕頂文心和無上文心,而每種文心又分為下品、中品和上品三個層次,至於聖品極為稀少,目前只有聖人才能掌握,一般不予考慮。

    人族發現,不知是文心一直在增加,還是人族所知的文心有限,每過一些年,總會冒出新的文心。

    孔子在世的時候,只有三大無上文心,而就在四百年前,有半聖說多出一種無比強大的無上文心,那是連孔子都不曾得到過的,但據說要有前三種無上文心才能得到。

    甚至有大儒推算,若是能得到四大無上文心,會有更大的好處,至於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就在五百年前,人族發現了一種不能放在普通、絕頂或無上三種里的文心,而且那種文心次數有限,下品能使用一次,中品能使用兩次,而上品能使用五次。

    因為人族一開始得到的是下品文心,只能使用一次,所以被命名為剎那文心。

    剎那文心目前人族只發現了三種,而每一種都無比神奇。

    很多人不清楚剎那文心,只以為是殘缺的絕頂文心,連方運也是在今年才知道有這種東西,正是顏域空告訴他的。

    顏域空就有一種剎那文心!

    鎩羽而歸!

    這個成語原本的意思是指失敗后離開或逃跑的意思,而這個文心的作用,是在遇到難以抵擋的攻擊的時候,以消耗大量才氣和壽命為代價,抵擋住一瞬間的所有攻擊。

    「鎩羽而歸」十分強大,但也十分稀少,據說整個人族目前擁有這種文心的不足十人,連半聖都不是人人具有。

    學海的普通、絕頂和無上文心無論怎麼稀有,都還是正常的文心魚,哪怕有各種神異之處,若失敗一次,也能有其他辦法得到。

    可剎那文心魚一旦出現,若釣不到,就會徹底進入深海,誰也無法釣到,只能等下次學海開啟。

    「顏兄說的是,我理當拿一些文心魚練手,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雙方太遠,都一直用舌綻春雷說話,周圍的人聽得清清楚楚,紛紛點頭,越發覺得方運厲害,平時隨便說幾句話,都有大道理,完全可以成為名言教育警示後人。

    方運走到龍船的最前方,但有些犯難。

    因為這艘船和其他的船不一樣,前方有一顆猙獰的龍頭,而且不是那種觀光船的木製龍頭,是一顆惟妙惟肖的金龍頭。

    有這顆龍頭擋著,方運無法去正前方釣魚。

    方運正想著在龍頭左面還是右面垂釣,龍頭突然發出輕微的響動,就見龍頭的背上出現一道階梯,直達龍頭頭頂、兩角之間!

    方運面露喜色,沒想到這龍頭不是擺設,看樣子似乎另有妙用,於是腳踏階梯走到龍頭之上,站在兩根龍角中間。

    一股無形的力量保護住方運,讓他掉不下去。

    方運站在龍頭之上,海風吹拂,衣衫飄飄,前方海天一線,近處波光粼粼,下方是船分海水,白浪翻騰,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此時此刻,方運如同學海之王,君臨天下。

    數不清的人望著龍頭之上的方運,眼中滿是羨慕之色,這才是渡學海!

    方運伸手一抓,船上的釣竿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支釣竿比所有人的都粗一些,一隻手剛好握住,釣竿呈金黃色,表面有一層層龍鱗。釣竿的釣線比別人的粗,甚至連魚鉤都有整整九個,而其他人最多也只有六個魚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