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外海,海水深藍,波濤起伏,海風陣陣。

    一艘艘的小舟小船分佈在外海與海邊區域的交界處,成為第一批被外海淘汰的讀書人。

    這些人惆悵片刻,便開始認真尋找文心魚,等待第三輪和第四輪的學詩,或許能讓自己深入外海,或可增加釣魚的成功率。

    許多帆船明明可以跟著各船隊前行,但覺察到風浪太大后,調轉船頭,逐漸脫離前方的航道。

    還有一些帆船發現文心魚后,立刻停下,開始垂釣。

    但是,仍有許多帆船繼續向前,每一位船主的目光都更加堅定。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取捨。

    超過八千艘舟船不再向前,開始在外海邊緣垂釣。

    方運船隊與宗雷船隊依舊繼續向前。

    而現在,排名第一的是宗雷船隊,他們的樓船數量實在太多,聯合起來可以削弱前方的風浪。

    反觀方運一方,樓船數量稀少,較小的艨艟和帆船的數量龐大,速度慢慢落在下風。

    雙方的速度相差並非太大,距離並沒有拉開。

    剛入外海不久,雷龍闊突然舌綻春雷道:「方運船隊的諸位,現在我方船速大增,必然會護佑你們周全,搶先抵達內海!我看,不如來我們船隊吧。」

    韓守律呵呵一笑,道:「慢點算什麼?我們心不虧!」

    「進了方運的船隊是慢一時,但進了你們宗雷兩家的船隊,慢一輩子!」

    「不好意思,咱就好個面子,丟臉的事不做,不去!」

    「就算以後輸了,我也可以挺直脊樑跟兒子說,你爹一直在方運船隊,而不是遮遮掩掩說跟了宗雷兩家!」李繁銘語氣促狹,還故意挺了挺脊樑。

    方運船隊的人哄堂大笑,李繁銘這話可是挺直脊樑對宗雷船隊的人說的。

    「不到黃河心不死!等學海結束,我們競渡勝利,我看你們誰還能笑得出來!」雷龍闊目光陰沉。

    所有雷家讀書人同樣憤怒地看著方運,方運殺了雷家的龍人,現在看來根本不算什麼大事,但遭遇三禮之火,逼得雷家換家主,甚至命令破滅黃龍殺死大學士雷烏,讓雷家蒙羞,這是不共戴天的死仇,絕不能妥協!

    至於宗家的人,不像雷家人那樣憤怒外露,但在他們心裡,比雷家人更恨方運,因為方運阻撓了宗聖的聖道!

    兩家不能放過任何打擊方運的機會。

    而現在,兩家的船隊後來居上,獲得巨大的優勢,勝利就在前方!

    宗識冰傳音給雷龍闊道:「雷兄,你乃雷家翰林中的佼佼者,入學海前,想必雷家家老已經向你提及聯手之事。進入學海前,我就覺得方運對學海如魚得水,待方運獲龍船后,我更加堅信不能讓他在學海中得勢,否則後患無窮,所以,請雷兄一定儘力而為,千萬不可懈怠。」

    「宗兄說的是,在下必當會殫精竭慮。你我雖然出言打擊方運,但都深知方運的可怕之處,一旦讓他順順利利深入內海甚至海心,後果不堪設想。普通人最多得一顆文心,天才能得兩顆,若是方運,至少能得三顆,甚至四顆!而且,不是普通的四顆,至少是中品,甚至是上品!縱觀歷史長河,也只有他能做到了。」

    「是的,我們宗家也是這般想。反正他必然能得到那麼好的文心,哪怕競渡贏了,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但是我們若勝了他,必然能讓他空手而歸,心裡蒙上陰影!」

    「英雄所見略同。對我們兩家來說,失敗並不算什麼,因為我們失敗得夠多了,但只要能勝方運一次,對我們來說就是巨大的成功!」

    宗識冰與雷龍闊四目相交,輕輕點頭,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到無盡的鬥志。

    方運始終站在龍頭之上,不斷地拋竿甩線,練習垂釣。

    外海的風大,本來對釣線魚鉤有所影響,但方運發現海風對龍鱗釣竿沒有分毫影響。唯一能影響魚鉤和線的,就是海浪和海水。

    不一會兒,方運遇到了一條文心魚,這條文心魚足有七寸長,游速極快,而且離船頭達九十丈,第一次垂釣失敗后,方運還沒等第二次拋竿,那條文心魚就游出龍船的範圍。

    接下來,方運遇到的都是這種文心魚,游速快,也十分靈活,一旦第一次垂釣失敗,它們都會本能地向更遠的地方遊動。

    方運意識到這裡的魚變聰明了,自己除非改變方向去追,否則幾乎不可能釣到魚。

    一刻鐘后,方運發現前方出現一條銀白色的魚,足足兩尺長!

    白魚為普通文心,但銀魚是絕頂文心!

    對大多數讀書人來說,能在學海中得到一顆普通文心已然不虛此行,若能得到絕頂文心,那絕對是大獲成功。

    在看到那條魚的一瞬間,所有樓船上的人全都緊握釣竿。

    連笨大儒田松石都本能地盯著那裡。

    方運看了看,自己雖然能看到那魚,但若依舊直線航行,到時候離那魚最近的距離也是二百丈,釣不到。

    方運想了想,輕輕搖頭,不準備改變方向,至少要五尺長的中品絕頂文心魚才值得。

    所有樓船的船主都在猶豫,對他們來說,兩尺長的絕頂文心魚值得改變方向,但問題是正在競渡,若是現在貿然轉向,很可能影響最後的結果。

    所有的樓船都沒有動。

    部分艨艟和部分帆船改變方向,向銀魚圍過去!

    一位豪邁的翰林大笑道:「用約定俗成的方式,諸位一起競爭,不準撞擊對方,不準以魚線糾纏阻礙對方,誰釣中算誰的!」

    「那是自然!學海自然要爭,但爭得要有秩序!」

    沖向那裡的讀書人神態都很安然,沒有因此變得敵視其他人。

    方運輕輕點頭,這學海垂釣和科舉一樣,都是人族內部的良性競爭。

    那些追逐銀魚的船隻慢慢落後,不多時,後方傳來祝賀聲。

    方運仔細一聽,才知那是一條「立地書櫥」文心魚,心中不由一動,這是最好的絕頂文心之一。

    在十國成立前,有位叫吳時的秀才,未中舉人的時候,曾做過縣令幕僚,處理政務了得,知識淵博,被同僚稱之為「立地書櫥」,意思是長腳的書櫥。最後吳時終成大學士,名傳天下。

    這立地書櫥文心是後來發現的,因為此文心可以讓讀書人提前把一首戰詩詞儲存下來,等需要的時候可以迅速激發,這文心好像是放書的書櫥,因此得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