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刻鐘后,這百分之五的船隻再次出現變化,除了樓船和笨大儒的帆船筆直向前,只有零星十幾艘艨艟跟著,大部分艨艟都留在內海邊緣垂釣。

    內海邊緣的魚不多,但每一條都極大,最短也是三尺長,而且絕頂文心魚的比例明顯高於外海。

    只不過,這裡垂釣的難度更大。

    在外海釣下品文心魚,還是在內海釣中品文心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選擇。

    方運的船隊繼續航行,整支船隊分為四個梯隊,方運位於第三梯隊中。

    「諸位,內海極度危險,颱風區僅僅是內海的中段,任何一艘船都有可能傾覆。為了安全起見,諸位無須強行競渡,在颱風之外垂釣即可。畢竟颱風邊緣可以釣到所有普通文心魚,以及部分絕頂文心魚,從下品到上品都有。據說,颱風邊緣曾出現過剎那文心。」方運舌綻春雷道。

    「多謝方虛聖體諒!」一位樓船船主道。

    顏域空微笑道:「我也暫時留在颱風邊緣,若是第四首詩作得好,我再試試衝擊海心。我還是留著力氣在國首館與你交鋒為好!」

    李繁銘望向遠處幾艘孤零零行駛的樓船,道:「方運,今年的國首可不好爭。兩界山、鎮獄海和孔聖古地的狀元都不一般,天賦不如你,但爭國首絕對是你的障礙。而且……受文曲天降的影響,極少數文界人也會進入學海,不過是明天進入。至於是否會爭國首,不得而知。」

    「文界人?終於能夠出來了?」方運問。

    顏域空道:「不能長久出來,而且只能在濃厚的文曲星光下出現,現在還不能去兩界山。除非把文曲星敲碎了,分出一塊放在兩界山的天空,他們才能助戰。」

    方運早就聽說過眾聖一直在努力把文界中創造的生命帶出來,從孔聖開始一直努力,但一直沒有好的辦法。不過那是眾聖考慮的事,現在沒必要多談。

    「嗯,誰願意闖颱風之壁,可與我一道聯手。」方運道。

    「啊?你……你能闖過颱風?」武國狀元孫乃勇問。

    「先試試,不行再說。」方運道。

    「颱風可不能亂試,很可能試一下船就沒了。」孫乃勇道。

    笨大儒田松石道:「等航行到颱風邊緣,他的龍船應該有試一試的資格。」

    這下更多人迷糊了。

    顏域空用古怪地目光打量方運,道:「說吧,你到底搞什麼鬼?」

    方運笑了笑,道:「大概再過一刻鐘你們就知道了。」

    「那我們就等。」

    還沒等到一刻鐘,許多人就發現怪異之處!

    進入內海的時候,方運的龍船還在船隊的第三梯隊,可走著走著,方運的龍船到了第二梯隊和第三梯隊之間!

    「方運,你的龍船快追上我了!這是怎麼回事?」顏域空疑惑不解。

    「是啊,怎麼突然比我快那麼多?」孫乃勇也很訝異。

    船隊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方運身上。

    方運看了看龍船,道:「你們仔細看,大概能看到。」

    「沒有變化啊,和之前……」顏域空的聲音戛然而止,猛地瞪大眼睛。

    其他人的想法本來也和顏域空一樣,可在顏域空發現異常后,他們也發現龍船的特別之處!

    整艘樓船都被一抹極淡的光芒包裹!

    那光芒淡到普通人根本發現不了,眾人若是不注意,就算目光掃過也不會看到,只有仔仔細細觀察,才能發現。

    無論是船頭還是船尾,無論是船舷還是甲板,全都有一層極淡的光芒,比絲紗更細,比月光更薄。

    幸虧內海的天空陰雲密布,若是有一點陽光,就沒有人能看清。

    「我……不可能吧!難道是從你寫完智學詩開始,整艘船一直有寶光降臨?整艘船在持續不斷增強?我的天啊,眾聖在上,這簡直太可怕了!」

    「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肯定跟這句有關啊!原來那首智學詩不是一次性的力量,而是持續不斷增強!」

    「明白了!明白了!怪不得之前松石大儒拿著『春秋積序文心魚』發獃,因為春秋積序能隨著時間增長而變強!松石先生就是因為想到春秋積序的作用,才意識到方虛聖的龍船有問題,再仔細一看,能發現咱們都看不到的細微光芒。」

    笨大儒田松石拂須而笑。

    「方運太奸詐了!」李繁銘道。

    眾人紛紛點頭。

    顏域空突然問:「方運,你這首智學詩,能持續多久?」

    眾人立刻呆住,這才是關鍵。

    方運想了想,道:「在強化到巔峰之前,應該不會停下。」

    「巔峰……學海的船有個鎚子巔峰!你說一直持續下去就是了!」

    「幸好是全方位強化,要是只強化速度,一個時辰後龍船都能飛了吧!」

    「學海開放這麼多年,還沒有人的船擁有這麼可怕的能力,你可千萬別在中途出事。」

    眾人羨慕地看著方運的龍船,嘖嘖稱奇。

    「這麼說,咱們競渡有勝利的希望了?」李繁銘笑嘻嘻道。

    「絕對有希望!」

    「那……方虛聖試試進颱風眼?」大學士沈沛突發奇想道。

    「萬萬不可!」多人齊聲大叫。

    方運眼前一亮,雖然沒有說話,可出神地望著前方的颱風。

    整整九座颱風橫在學海之上,形成一道橫貫數千里的大牆壁,構成一副末日的景象。

    那就是學海著名的颱風之壁。

    普通的颱風肉眼難以看到,因為颱風動輒直徑數百里,最多能看到颱風雲。人肉眼能看到的只有龍捲風。

    可學海中的颱風完全能夠看到,那是九座被放大了成千上萬倍的龍捲風,威力遠超普通的颱風,充滿毀天滅地的力量。

    學海的一座颱風,堪比大儒戰詩。

    學海颱風充滿了危機,但也隱藏著大機會。

    一位翰林疑惑問:「颱風眼的傳說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內海的每個颱風眼中,都絕對會有一條上品絕頂文心魚!而且那條文心魚必然在那個颱風眼裡活動,只要進入颱風眼,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肯定能抓到一條!而且,颱風眼中居住著許多條相同的文心魚。」

    「真的啊?那若是真能進入颱風眼,就發了!」

    「何止發了,先得一條上品絕頂文心,然後吞噬十條相同的中品絕頂文心,再熬個幾十年,文心很可能晉陞到聖品!不過,這都是幻想,太難得了。」

    「方虛聖,你要是能進入颱風眼,想要什麼絕頂文心?」

    方運不假思索回答道:「當然是巧舌如簧。」

    「也對。奮筆疾書能加快紙上談兵,而巧舌如簧能加快出口成章。你有一心二用的殘缺文心,配合這兩種文心,絕對比得到『立地書櫥』或『故技重施』更強。畢竟巧舌如簧可以連續使用,而前面兩種文心不可。如此說來,你一定要想辦法釣到一條上品的『穩如泰山』,讓才氣穩固,可以連續不斷使用戰詩詞。」

    方運點點頭,普通文心穩如泰山是他志在必得之物,對他這種書寫戰詩詞極快的人幫助最大,甚至比許多絕頂文心作用都大。

    一直默不作聲的孔德論突然傳音給方運道:「左數第七,那座颱風眼裡有巧舌如簧魚。」

    方運一愣,從來沒聽說有誰能知道颱風里有什麼文心,但轉念一想,孔德論是孔家嫡系,知道一些學海秘密實屬正常。

    方運也傳音給孔德論,道:「多謝孔兄。」

    孔德論笑道:「你只要送我一條『中品巧舌如簧』即可。」

    「若真能進入第七座颱風中,中品巧舌如簧不過是順手可釣。不知孔兄還有何種要求?」

    孔德論搖搖頭,繼續傳音道:「颱風中的文心魚是多,但真要釣,特別耗費時間。可能需要一個時辰甚至兩個時辰你才能釣到兩條魚,把中品給我,已經是非常豐厚的報酬了。若花費太多時間在颱風眼中,必然會影響你競渡。萬一你輸了,你我的文心魚再多都是別人的戰利品。」

    「也是,進入颱風眼雖然重要,但競渡更重要。你放心,我至少會釣兩條文心魚。」

    「颱風眼是從哪裡進去,從哪裡出來。你進入后,我們在入口等你,等你出來后,咱們再試試聯手闖颱風之壁。」這次孔德論是用舌綻春雷。

    「什麼?方運你真的要闖颱風眼?不管競渡了?」顏域空問。

    方運道:「一旦進入颱風眼,必然會遇到上品絕頂文心,我不能放棄這個機會。哪怕進入海心,上品絕頂文心也是可遇不可求,關鍵在海心有海獸追逐,垂釣難度極大。更何況,我的龍船需要時間成長,若提前衝擊內海與海心的交界,很可能失敗。」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既然你有把握進入颱風眼,我們也不阻攔,試一試總不會錯。不過……你可要做好失敗的準備。颱風眼可比颱風之壁更難闖,而且闖進了也很難回來。」

    「我們至少還需要兩個時辰才能到颱風邊緣,我相信到了那時,龍船足可以進入。」

    眾人點點頭。

    方運舌綻春雷道:「現在已經是內海,若是諸位看到不錯的文心魚,可以垂釣。一邊垂釣一邊向前,你們到了颱風邊緣的時候,或許我正好從颱風眼中出來。」

    「不錯!這樣效率更高一些。我本來不想在第四輪前闖颱風之壁,不過到時候方運你的龍船會強到可怕的程度,很可能會帶我們闖過颱風之壁。」顏域空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