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燦爛的陽光充滿眼前的世界,那光芒僅僅只看一眼就感到全身溫暖,驅散了風雨中的潮濕和寒意。

    方運緩緩睜大眼睛,太陽高懸在天空,天空如寶石般透亮,湛藍的海水波光粼粼,海鷗在天空飛過,偶爾有魚躍出水面,安寧祥和,跟內海相比,這裡彷彿是世外桃源。

    「魚?」

    方運的思維瞬間回到正常軌跡,仔細一看,呆住了。

    這是一處直徑約十幾里的獨立天地,放眼望去,每一處海水中都有銀色的文心魚遊動,粗粗估計,至少有上萬條文心魚在視線所及範圍內!

    那暫時看不到的魚呢?

    這哪裡是颱風眼,簡直就是魚塘!

    方運壓下心中的興奮和喜意,扭頭觀察四方,發現自己的龍船停在海面上,而後面有一個大洞,洞外黑風旋轉,看得人頭暈目眩。

    這片海洋的邊界是淡淡的霧氣,很顯然,霧氣之外就是颱風。

    這片天地中,只有一艘船,一個人!

    「出發!」

    方運抓緊龍角,意氣風發。

    「嗖……」

    龍船如同飛矢一般,在海面上疾馳,向中心航行。

    方運看都不看邊緣處那些不足五尺的文心魚,不斷在心中盤算。

    「為了效率,先找那條上品的巧舌如簧文心魚!路上若是看到五尺以上的文心魚,順手釣,但在抓到上品文心魚之前絕不追擊。至於那些低於五尺的下品文心魚,隨手一釣,絕不浪費絲毫時間!」

    方運有了目標,低頭一看,前方百丈方圓內,竟然有七條魚!

    在學海中,這種密集程度堪稱恐怖。

    方運從海邊航行到外海邊緣的一個時辰內,也只看到十幾條魚!

    百丈內每一條魚都發出閃閃的銀光,短的有一尺二寸,長的有三尺七寸!

    在一瞬間,方運就算計出每條魚的遊動軌跡,他猛地向最遠方的一條魚拋出魚鉤。

    現在的魚鉤,比作智學詩前大了百分之二十!

    九枚魚鉤都沒能落在那條文心魚的兩寸內,釣魚失敗,但是,方運突然猛地一提釣竿,讓魚鉤離開水面,在回來的路上,在魚鉤路過第二條文心魚上空之前,方運向下一壓釣竿,魚鉤猛地下落!

    一枚魚鉤正好落在那條文心魚的兩寸範圍內。

    那條文心魚猛地一抖,開始逃跑,但遊動的速度足足慢了百分之三十!

    方運以最快的速度收回釣竿,然後再次拋出,其中一枚魚鉤準確地落在文心魚魚嘴一寸處。

    方運向上一挑,就聽嘩啦一聲,三尺二寸長的文心魚搖擺著尾巴,被魚鉤拖曳到方運面前,最後被方運的左手抓住。

    「孔德論說的沒錯,果然是巧舌如簧文心!」方運露出喜悅的笑意。

    這條魚是三尺二寸,不到五尺,只能算是較好的下品文心,方運隨手拋到龍船上。

    龍船還在繼續航行!

    整個釣魚過程對龍船的航行沒有絲毫的影響!

    而且,此刻還有四條魚在垂釣範圍內!

    方運再次拋竿!

    龍船航行極快,不到片刻便航行到颱風眼的中心,而在短短的時間內,方運釣了十二條魚!

    不過都是下品文心魚,沒有中品,方運倒是看到過三條中品,但都垂釣失敗,被它們逃出範圍。

    這麼短的時間釣到十二條魚,已經超過了歷史上任何一個人!

    一寸之內必然上鉤的能力太過恐怖。

    這才是真正的一寸光陰一寸金!

    到了颱風眼的中心,方運仔細且快速地環視周圍,最後在西北角發現一條足足有一丈兩寸的銀色大文心魚!

    讀書人以詩詞製造出的木筏、獨木舟和小船,都不如這條魚大,那些人要是遇到這條魚,舟船必然會被這條魚撞毀。

    方運深吸一口氣,改變龍船的方向,直直向大文心魚駛去。

    在航行的過程中,方運繼續拋竿垂釣!

    在抵達大文心魚一裡外的時候,方運又釣到了六條文心魚,幸運的是,竟然有一條中品的巧舌如簧魚!

    這下,孔德論所需的完成了,以後釣到的中品巧舌如簧魚都可以吞噬掉增強巧舌如簧文心!

    不過,前提是要釣到那條上品的巧舌如簧魚。

    方運眼中燃燒著鬥志。

    從三谷連戰出來后,哪怕是左相都沒有激發出他如此強大的鬥志。

    那可是上品巧舌如簧文心,人族千年,得到上品巧舌如簧文心的人絕對不超過十人!

    一旦得到巧舌如簧,那出口成章的速度將達到極致,與上品奮筆疾書配合,戰詩如雨,戰詞如雪!

    不過,這條大文心魚遠比所有文心魚都機警!

    在龍船靠近一里的時候,它警覺地一回頭,然後一搖尾巴,以極快的速度向前衝去。

    方運一眯眼,迅速估算,大文心魚的正常遊動速度比龍船慢,但在逃跑的時候,比龍船快了足足五成。

    方運沒有絲毫氣餒,繼續追趕,但也沒有荒廢時間,一邊追趕,一邊不斷拋竿釣魚。

    這裡的文心魚資源太豐富了。

    天與弗取,反受其咎!

    在釣魚的間隙,方運都會觀察那條大文心魚,觀察它的速度,它在海中的深淺,它的遊動方向,甚至連它遊動的姿勢和習慣都記在心中,任何一個細節都不放過。

    「它加速逃跑能維持十五息,但每次至少要間隔十息。無論怎樣,它的速度都比我快,而我只能把它趕到颱風眼的邊緣就能垂釣……」

    方運不斷計算著每一個步驟。

    不多時,方運把大文心魚逼到一個角落,然後毫不猶豫揮動釣竿垂釣。

    「哧溜」一聲,大文心魚避開所有魚鉤,然後直直向龍船駛來。

    第一次垂釣失敗,方運並不著急,迅速收竿,然後迅速拋竿。

    眼看魚鉤就要落在大文心魚身上,大文心魚突然加速,再一次避開魚鉤,不等方運第三次拋竿,一丈多長的大文心魚猛地潛入水中!

    「壞了!」

    方運立刻讓龍船調頭,然後在附近航行,不斷四處觀察,始終沒有發現大文心魚。

    思索了幾息,方運不再尋找,直衝離自己最近的那條中品巧舌如簧魚,足足六尺二寸。

    這一次,方運對這條中品巧舌如簧魚展開追擊,與此同時觀察水面。

    足足過了百息以後,方運終於釣到了這條中品文心魚,而大文心魚再度現身!

    「原來如此,垂釣失敗,它要潛伏大約百息的時間。」

    方運心裡想著,駕船駛去,一路垂釣。

    方運釣魚的水平不斷提高!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