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燦爛的陽光之下,湛藍平靜的海面之上,一艘散發著金光的龍船急速行駛。

    方運站在龍頭之上,不斷拋竿。

    隨著不斷垂釣,方運發現自己比以前更能捕捉或預測到文心魚的軌跡,甚至發現文心魚每長一寸,速度都會增加一分。

    除此之外,釣竿更加得心應手,之前無論怎樣拋竿,方運都感到有較大的誤差,可現在,誤差越來越小。

    至於飛行阻力和海水的阻力等所有影響垂釣的元素,已經被方運牢牢掌握。

    每一次釣魚成功,方運都有一絲進步。

    現在,凡是在垂釣一尺以下的文心魚,方運拋竿一次必然能釣中。

    在一尺到五尺之間的下品文心魚,第一次拋竿必然會讓文心魚減速,三次拋竿必然釣起。

    至於五尺以上的中品文心魚,方運平均要拋竿五次才能釣中,因為中品文心魚又快又狡猾,關鍵是會躲魚鉤。

    至於那條一丈長的上品文心魚,方運已經堵住五次,但五次全部失敗!

    方運沒有氣餒,只要大文心魚露面,就第一時間趕過去,然後把它逼到角落,開始垂釣。一旦三次垂釣失敗,大文心魚潛入水中,就立刻沖向最近的中品文心魚。

    前五次的時候,方運的魚鉤離大文心魚極遠。

    從第六次開始,方運的魚鉤終於進入大文心魚兩寸內,一寸光陰一寸金的力量讓魚鉤可以傷到大文心魚,減慢它的速度。

    第七次,魚鉤傷到大文心魚兩次,讓大文心魚的速度再度減慢。

    減速的力量在疊加!

    第八次,第一輪拋竿再次傷到大文心魚,隨後,方運抓住時機,再一次拋竿!

    魚鉤準確地落在大文心魚魚嘴的一寸內!

    大文心魚無法理解的一幕出現了,金色的魚鉤明明有半寸多遠,可閃電般衝進它的嘴裡,勾住它的魚唇。

    方運兩手握著釣竿,眼中閃爍著無法掩飾的喜意,用力收線,甚至從龍頭跳到甲板上,一邊收線一邊快速後退!

    和其他文心魚不同,這條大文心魚有著妖獸般的力量,瘋狂在水中掙扎,魚線緊繃,方運後退兩步就會被大文心魚拉扯前行一步。

    方運感覺自己釣的不是大文心魚,而是一頭鯨!

    這是釣上品文心魚最艱難的步驟!

    意志不強,那麼學海中的神念身體就不強,拖不動文心魚!

    釣竿不夠強,魚鉤和魚線就可能被掙斷!

    這是對學詩和意志的最終考驗。

    方運在後退了近二十丈的時候,終於退不動了,魚線雖然在緩緩收縮,可他的人也不斷向船頭滑行,哪怕兩腳拚命踏著甲板、哪怕身體用力後仰,都無濟於事。

    方運慢慢向船頭滑動。

    一旦被拉到船邊,還不放手,那麼大文心魚就能把人拖進海中,導致渡學海失敗!

    那可是一丈兩尺長的大魚,抵得上兩人高!

    但是,方運沒有絲毫的氣餒,用盡全力拖動釣竿。

    吱嘎……

    方運的鞋在甲板上發出刺耳酸牙的聲音。

    啪啪啪啪……

    大文心魚被釣出水面,但魚尾不斷拍打船舷,整艘船都在不斷地晃動。

    現在,到了釣文心魚的最終關頭。

    哪怕是樓船,若沒有得到學詩加固,也會被這條大文心魚生生拍碎!

    一人一魚慢慢接近。

    在方運被拖到離船頭還有兩丈遠的時候,釣竿彎成弧形,半個魚頭從船舷探出來,魚鉤勾住魚嘴的地方流著殷紅的鮮血,那比拳頭還大的魚眼盯著方運,猶如漆黑的深淵。

    「給我……」

    「上船!」方運低喝一聲,全身的力量和意志合為一體,兩臂的肌肉宛如山岩一樣鼓起,猛地往回拽釣竿。

    就見兩人高的銀色大文心魚騰空飛起,落在甲板之上,魚尾拍打甲板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隨後被巨大的透明水泡包裹。

    方運一屁股坐在甲板上,看著懸浮在半空中的碩大文心魚,長長鬆了口氣,只覺全身酸疼。

    方運沒有休息,深吸一口氣便站起,掃視全船。

    龍船中漂浮著大大小小几十個泡泡,每一個泡泡里都有一條文心魚。

    從進入學海到颱風邊緣的數個時辰里,方運僅僅釣到三條文心魚,而進入颱風眼剛過兩刻鐘,就已經釣到幾十條。

    一尺以下的文心魚四十三條。

    一尺到五尺之間的下品文心魚有二十一條。

    五尺到一丈之間的中品文心魚,足足有十四條!

    上品文心魚一條!

    在這颱風眼中,方運釣到七十九條巧舌如簧文心魚!

    方運如同滿載而歸的漁夫一樣,愉快一笑,快步走到龍頭之上,控制龍船沖向颱風眼的出口。

    但是,在龍船轉向的一剎那,方運看到一抹金光在海水中疾馳。

    「金光?」

    白魚為普通文心,銀魚為絕頂文心,金色的魚是剎那文心!

    剎那文心雖然只能使用一次,但每一種文心都有巨大的作用。

    方運全力控船,向那金光追去,就見一條僅僅只有一寸長的金色小魚兒在海中穿行。

    金色小魚的速度比大文心魚要快一倍!

    「不能讓它跑了!」方運全力控制龍船追趕,但可惜的是,金色小魚太快了,方運追了片刻后,金色小魚衝進出颱風眼的邊緣,消失不見。

    「可惜……」

    方運輕嘆一聲,這就是剎那文心最讓人無奈的地方,誰也不知道它會在哪裡停留,所以就算遇見它,也如同白駒過隙,別想釣到。

    所有得到剎那文心魚的人都是幸運兒。

    方運有點不甘心,又在颱風眼中垂釣了半刻鐘,發現金色小魚再也沒出現,不得不離開。

    颱風眼中還有幾條中品文心魚,但中品巧舌如簧魚已經超過十一條,再多都要或送或交易給別人,與其在這裡繼續垂釣,不如出去競渡。

    在這半刻鐘里,方運又釣了十四條小魚,一共九十三條!

    龍船之上,大大小小九十六個氣泡不斷漂浮。

    方運看了最後一眼颱風眼,駕駛龍船進入颱風眼中。

    狂暴的旋風之中,方運再一次承受強大的痛苦,而龍船也再一次遭到颱風衝擊。颱風和進來的時候一樣強大,但龍船比之前更穩。

    在漆黑的颱風中,疾風切割身體,方運痛苦地嘶鳴,不知過了多久,方運全身一輕,急忙睜開眼。

    烏雲密布,大雨傾盆,海浪咆哮,環境明明無比惡劣,方運卻感到絲絲溫暖。

    颱風眼裡太可怕了,不僅能輕易把普通船攪碎,還能損傷人的神念和意志,方運甚至懷疑,若是再進入其他的颱風眼,自己的神念將會被削弱更多,導致無法進入海心,就算遇到大魚也無力垂釣。

    「呼……」

    方運長長吐了口氣,終於離開颱風了。

    「方運!」

    「方虛聖!」

    眾人紛紛舌綻春雷。

    「你的船上……」

    「天啊,你是用漁網撈魚去了嗎?」

    「不,我懷疑是用戰詩詞喚出成百上千的戰詩漁夫助陣!」

    眾人看著龍船上那幾十個氣泡和裡面的魚發獃,有幾艘船明明正在垂釣,可看到那些氣泡后竟然停下來,任由文心魚離開。

    「你們看!有個大傢伙,至少一丈三尺吧?嘖嘖,一身銀光,美不勝收。」

    「那是……上品文心魚?方運進去不足半個時辰,竟然能釣到上品文心魚,簡直……太幸運了。」

    「我記得大儒衣知世也曾釣到過上品文心魚,但花了足足四個時辰,而且在吞食了那條文心魚后,他意志潰散,被海風吹進海中,結束了垂釣。」

    「七年前,我們家族一位殿試進士也看到過上品文心魚,但釣了一個時辰也沒釣上來,最後不得不放棄,轉而去找中品文心魚。」

    孔德論獃獃地看著方運,喃喃自語:「不會把颱風眼裡的魚都撈光了吧……」

    眾多船隻不斷快速向方運駛來,同時大聲議論。

    方運仔細觀察自己的龍船,經歷了兩次颱風洗禮,龍船更加堅固,絕對能通過颱風之壁!

    方運發覺龍船無恙,放下心,隨後耳邊聽到孔德論的傳音。

    「方兄,你在颱風眼裡看到多少條文心魚?」

    「最少五六千條。」方運不好說太多,裡面的魚的確密集過分了,要不是為了出來競渡,方運相信自己能抓到幾千條文心魚。

    「這麼多?平時也就百多條而已。看來,這次眾聖下了血本,你可要把握住。」孔德論道。

    「謝過孔兄,最大的那條中品巧舌如簧魚屬於你了。」方運道。

    「只要競渡勝利的話。」孔德論笑道。

    「為了保住這些文心,必然要全力以赴!」方運語氣無比堅定。

    「那好,把握住機會!」孔德論微笑道。

    方運一愣,自己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寒門小蒙童,孔德論第一次說「把握住機會」,可能僅僅是說文心魚,可又再一次強調,不可能只說文心魚。

    「把握機會……眾聖下血本……似乎明白了一點……」方運仔細琢磨,有點意識到孔德論提醒自己什麼,隨後望向其他的船隻。

    不一會兒,所有船隻靠近,而笨大儒田松石船上竟然有五條文心魚,其中有一條五尺長的普通文心魚。

    方運暗暗咂舌,不愧是能當上大儒的人,要是不進颱風眼,只在颱風邊緣垂釣,自己釣到的魚恐怕也就比笨大儒多兩三條。

    不過田松石好像不準備直接使用,把所有文心魚都留在船上。

    「走,衝擊颱風之壁!我打頭壓風浪!」方運站在龍頭之上,意氣風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