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船直衝第七座颱風和第八座颱風之間的縫隙,如同一條水中游龍,勢不可擋。

    田松石點點頭,道:「最差的一些船緊跟方虛聖,老夫在中間,等風浪由弱變強的時候再壓一下,其餘較好的船在最後。不然,很難通過縫隙漩渦。」

    「走!」

    三十餘艘船跟著方運航行。

    「突破颱風之壁后,會進入內海盡頭,在內海盡頭與海心之間,有一片海浪山脈,只有突破海浪山脈,才能進入海心!我們若第四首詩作得好,都有機會進入海浪山脈。到時候,就算無法進入海心,也有機會進入『海中河』,至少能釣到一條中品文心魚!」顏域空微笑道。

    「海中河大概算是通過颱風之壁和海浪山脈的獎勵,之前每年一次渡學海,最多有兩三個人能進入海中河,往往幾十年才能進入一次海心。」

    「這次多虧了方運,不然我至少要作完第四首詩才能通過颱風之壁。」華玉青道。

    「松石先生,您恐怕是瞄著海心去的吧?」李繁銘笑道,兩人都是啟國人,李繁銘還聽過笨大儒的課。

    田松石點點頭,道:「老夫很想見見海心的風光,若是能一睹學海島全貌,死而無憾。」

    「學海島……太難了,好像根本沒有人見過,只是個傳說。據說那裡隨便一釣就是上品文心,滿地都是無上文心。」

    「哈哈哈……傳言而已,不足為憑。」田松石輕輕搖頭,顯然不相信。

    「那……學海島跟什麼有關?」李繁銘好奇地問。

    田松石沉吟片刻,望向孔德論,道:「恐怕只有孔家和幾位亞聖世家的人知道。」

    所有人望向孔德論。

    孔德論輕咳一聲,道:「畢竟是家族之秘,不能說。不過,曾經有一位半聖不知從什麼途徑知道了那個大秘密,並以那個秘密命名一套文學專著。」

    在場的每一個都是讀了無數書籍的人,幾乎在孔德論說完的一剎那,就猜到是哪本書。

    「《文心雕龍》?」數人異口同聲道。

    「嘿嘿,我不能回答,不然就是暴露家族秘密了。」孔德論笑道。

    見孔德論如此,眾人更確定學海島與「文心雕龍」四字有關。

    僅僅聽到這四字,眾人就感到不同的大氣象。

    《文心雕龍》是啟國半聖劉勰的作品,此部巨著以儒家中庸思想為核心,書成一部自成體系的文學類理論專著,對聖元大陸的文學評論體系影響極大。

    劉勰在此書中點出「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的論述,並因此形成著名的「千劍文台」與「千器古劍」,獲封文宗,後來憑藉「神思」更進一步,成為當世第一大儒,獲封文豪,最後成聖。

    哪怕是後世大儒不斷進步,也沒有任何人有信心在大儒時期勝過劉勰。

    半聖劉勰,便是現如今的西聖,坐鎮兩界山。

    「怪不得劉聖能獲封半聖,是不是跟『文心雕龍』有關?這四個字到底是何意?」

    眾人又看向孔德論。

    孔德論無奈一笑,道:「算了,說就說吧。我相信劉聖能封聖應該與『文心雕龍』無關,因為至今無人獲得過文心雕龍的力量。」

    「孔聖都沒有?」

    「孔祖連無上文心『月章星句』都沒有得到,怎會得到更勝一籌的文心雕龍。文心雕龍……唉,大概是我孔家追求的至高目標之一吧。」

    「文心雕龍會不會跟龍族有關?」方運問。

    孔德論一愣,道:「我們孔家人私底下提過這個可能,畢竟龍族本能受到才氣吸引,或許是借用龍族的部分力量,但也可能是形成與龍族有關的力量。但具體如何,還需要後人努力才能獲得。」

    笨大儒田松石平時特別沉穩,現在雙眼放光,如同求知慾極強的孩童。

    「也就是說,學海島真的跟文心雕龍有關係?」

    孔德論想了想,道:「書山也好,學海也罷,其實都是萬界中強大而神秘的力量,但就像文曲星一樣,不能直接被人利用。而文心雕龍,應該是那些力量的精華,可以被人族使用。同時,應該是可以被人族利用的至高力量之一,也是人族未來能跟妖蠻祖神一爭高下的依仗之一。」

    「原來如此……」

    方運問:「學海島同時有無上文心和文心雕龍?」

    「理論上講,學海中的確應該有無上文心魚。至於文心雕龍,應該只是跟學海島有聯繫,不太可能直接從學海島獲得。當然,這一切都是猜測,畢竟學海也罷,書山也好,都是半聖也不可能完全洞悉的力量。」孔德論道。

    「我聽說,孔聖當年主要研究書山,並沒有太多的精力研究學海,可曾屬實?」

    「這個……應該不是什麼秘密。我孔家有能學習無上文心『才高八斗』的地方,孔祖研究書山,就是想從書山中尋找獲得學習無上文心『一心二用』的辦法。可惜,孔祖聖隕前並未研究完成。」

    方運目光掃視眾人,發現所有人都沒有訝色,顯然,這些人對才高八斗等事都略知一二,只不過,這些人恐怕不知道自己得到了才高八斗,只知道自己得到殘缺的一心二用。

    顏域空稱讚道:「才高八斗的確是強大的文心,若是有了才高八斗,同位階幾乎不可能輸。這也是為什麼兩界山每次鏖戰到最後,孔家人最能堅持。」

    孔德論微笑道:「才高八斗雖強,但據說只是無上文心的基礎,甚至連文思泉湧也是基礎,一心二用才是無上文心中強大的力量,至於月章星句,大概是最強的文心了。沒有完整的一心二用,就別想得到『月章星句』,更不用說文心雕龍。」

    孔德論說話的時候,看了看方運。

    方運不動聲色,心知這是孔德論指點自己,雖然現在說這些過早,但卻是正確的方向,若是不知道這些,可能誤入歧途甚至錯過。

    田松石手拂鬍鬚,微笑道:「希望老夫能見到學海島,若見不到學海島,見到無上文心魚也好。」

    孔德論笑道:「你們若見到普通的無上文心魚,大概不會驚奇,若是看到上品無上文心魚,千萬別嚇得掉下船。」

    眾人追問怎麼回事,但孔德論笑而不語。

    方運也不追問,而是看向宗雷船隊曾經闖過的那道颱風縫隙,問:「宗雷船隊如何?」

    李繁銘壞笑道:「大多數船本應該等第四輪過後再闖,但其中一些太急於求成,還有的被驅使當先鋒。結果五十多艘船中,有十幾艘葬身颱風縫隙,其中七艘被漩渦吞沒。」

    方運點點頭,看向颱風縫隙。

    「準備好!」方運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

    眾人立刻收斂心思,開始不斷準備,分成四個梯隊。

    方運背對的颱風縫隙,面向眾人,道:「我在第一梯隊,鎮壓漩渦,衝破颱風縫隙,那時候最強的風浪都會沖向我,後面的力量會弱很多。之後,第二梯隊可以衝進來,但是,風浪會逐漸增強,依舊有危險。之後,松石先生、進入颱風縫隙,鎮壓颱風,最後由第四梯隊通過。可明白?」

    「明白!」所有人齊齊答應,認可方運領袖的地位,單單那幾十條文心魚就足以壓下一切的質疑之聲。

    「另外,我不建議所有人闖颱風縫隙,宗雷兩家的慘狀你們也已看到,還是作完第四輪的詩再闖為妙。前三輪是學詩,第四輪的主題大都接近航海的意志,獲得的力量更適合闖颱風。還有半刻鐘的時間,你們想想。」

    眾人慢慢思索,最終有六條船離開船隊,留在颱風邊緣,船主都是年輕的進士。

    今年的殿試進士中,只有方運與顏域空還在隊伍中。其餘的船主不是翰林就是大學士,個個信心十足。

    「出發!」

    時間一到,方運轉身,望向前方。

    前方是第七颱風和第八颱風的交界處,第七颱風由外向內吹,而第八颱風由內向外吹,如同兩座接天連地的磨盤,又像是巨大的齒輪,相互磨合,彷彿可以磨碎萬物。

    颱風漆黑,中間的縫隙形成一道幽深陰暗的走廊,如同通向鬼域的道路。

    此時的風聲如萬獸在耳邊齊吼,震耳欲聾。

    雨水傾盆,每一滴雨都如同冰雹,打得人生疼,不斷消磨神念和意志。

    海浪不大,但可怕的是,在縫隙入口形成了強大的漩渦。

    縫隙漩渦直徑千丈,是所有渡學海的讀書人的噩夢,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條船。

    這漩渦只能硬沖!

    「隨我,前進!」

    在黑夜中,方運的雙目比太陽更加明亮,彷彿能刺破一切黑暗。

    龍船如同天地領袖、萬界之王,攜積累了兩個多時辰的力量沖入漩渦之中。

    轟隆隆……

    如同山川對撞、龍鯨搏鬥,龍船四周爆出無盡的白色浪花,衝天而起。

    龍船巨震,無形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散播,碩大的漩渦竟然輕輕一震,然後停止了旋轉。

    「跟我沖!」方運大吼一聲。

    其餘船主微微一愣,隨後才跟上。

    他們之所以愣住,是因為方運在颱風眼裡的時候,宗雷船隊逼迫後來投靠的大學士打頭陣,作為探路石。

    那幾艘船根本就沒有衝破颱風之壁的能力,最終被絞成碎片,成為宗雷兩家人的墊腳石。

    當時,雷謨也喊了三個字。

    「給我沖!」

    方運喊得是「跟我沖」。

    都是三個字,卻天差地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