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心深深沉了下去。

    雷船隊的人暗中已經計算好了一切,先讓人以言語攻擊,然後琴棋雙友兩人假裝仗義執言,獲取眾人的信任,最後不惜讓兩位大學士暴露身份進行撞擊。

    龍船很強大,但是,琴棋雙友兩人都是三層樓船,船體本身就強,速度本來就快,一旦撞中,龍船必毀無疑。

    現在就好比兩個雞蛋撞向一個稍稍堅硬的雞蛋,結果必然是三個雞蛋一起破碎。

    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琴棋雙友正佔據海浪的高處,順流而下,方運則是逆流航行!

    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既然一定要動手,那就最先出擊!只有這樣,才有機會破局!」

    方運立刻調轉船頭,沖向琴棋雙友左面的那艘船,到時候見機行事,若能突然避開就避開,若是避不開,就撞上去,若是運氣好,龍船或許只是破損。

    只要有智學詩在,一定可以慢慢修復。

    「方虛聖,不要啊!」

    「琴棋雙狗,出了學海之後,老夫必當與你二人文戰,不死不休!」

    「老夫定當向聖院申請血恨復仇!殺死你二人再自殺!」

    「琴棋雙友!你們若如此,必將遭到誅殺,連你們家人都會被報復!」

    「兩人既然是慶國細作,自然會把家人藏得好好的。」

    「方虛聖,不要衝動!」

    「罷了……不動,機會萬中無一,若衝過去,或許龍船還有一絲生還的可能。」

    在緊急關頭,天空突然響起眾人熟悉的聲音。

    「學海第四輪詩題為一道兵法『長驅直入』,亦是最後一題。兩個時辰之後,學海結束!」

    在場的所有人愣了片刻,沒想到竟然在這種緊要關頭開始了第四輪學海詩。

    「方虛聖!還有機會!」

    「快作詩!衝過去!」

    「有機會!」

    方運船隊的所有人無比激動,連笨大儒田松石都雙拳緊握,雙眼中充滿期盼。

    作第四首詩是最後的機會!

    那琴友單榕微微一笑,道:「諸位不要枉費心機了,幾息之後,龍船破滅,方虛聖競渡失敗,船上的所有文心魚將屬於宗雷船隊。事後,我們會躲入宗家,能奈我們何?」

    「學海撞船,聖院從未禁止,幾十年前屢有發生,諸位何必如喪考妣?方虛聖若真是像你們說得那般偉大,那競渡失敗也無妨。諸位說是嗎?」棋友柴棱微笑道。

    「是你老母!兩個畜生!」大學士沈沛破口大罵!

    笨大儒強忍怒火,眼中殺意衝天。

    所有人都怒不可遏,因為琴棋雙友說的沒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作出一首詩已經不容易,能大幅度增強龍船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突然,舌綻春雷的聲音響起,那聲音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充滿豪氣,每一句話都無比雄壯。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饈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坐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這首詩充滿奇異的力量,每個人都彷彿看到一個憂國憂民的讀書人坐在桌前,飯桌上的酒萬金一斗,酒邊的美味佳肴同樣萬金難買,但是那讀書人卻難以下咽,放下酒杯和筷子,最後拔出文人劍,茫然四顧,想要實現自己的抱負,卻不知劍斬何處。

    此時正值冬日,想去坐船渡黃河,可黃河被寒冰封住,想去攀登太行山,但太行山被大雪覆蓋,哪怕心有驚天的志向,也什麼都做不了。

    讀書人感慨,希望有一天,自己坐在溪邊垂釣,能像姜子牙一樣遇到明君周文王,或者能夢到乘舟到太陽邊,像伊尹那樣得遇商湯。

    人生道路太過艱難,太過艱難,那麼多的岔路歧路,屬於自己的聖道到底在哪裡?

    眾人想到這裡,眼前突然金光大作,一道澎湃寶光自天而降,如同轟擊似的落在龍船之上!

    「嗷……」

    龍頭突然活了一般,仰天大叫,龍船開始不斷膨脹變大,一片片堅韌的金色龍鱗出現在船舷包裹船身,一根錐形巨大撞角出現在船頭的下方。

    龍船猛地加速,分開海水,好似翱翔在海面上!

    眼前的一切,應了《行路難》的最後兩句話。

    總有一天,乘長風破萬里浪,掛起雲帆,駕龍船飛渡滄海!

    第四首學海詩的威力全面展開。

    恐怖的暴風在龍船兩側形成,龍船的身後,留下的已經不再是尾浪,而是因海水被分開形成的鴻溝!

    在這一瞬間,眾人彷彿聽到如唇槍舌劍突破音障而發出的爆鳴聲!

    潛龍出海!

    龍船如同一頭巨龍飛躍,從琴棋雙友兩艘船的中間掠過。

    就見琴棋雙友目瞪口呆站在船上,而兩艘樓船被恐怖的力量掀到高空,船體迅速潰散成粉末,如同被燃燒的白紙一樣,越來越小。

    「出了學海,本聖自會登門拜訪!」方運的聲音響徹天際。

    兩個大學士身體輕輕一顫,隨著化為粉末的樓船栽進海里,兩人的渡學海結束。

    龍船足足飛了十息才重新落回海面,隨後調轉方向,向內海盡頭、海浪山脈駛去。

    龍船落海,速度比原本提升了五成!

    眾人都看呆了,沒想到必死之局,竟然被方運以絕對無敵的力量翻盤,完全碾壓!

    「在學海作出這種詩,這是要把學海搞得天翻地覆啊!」

    「絕對是鎮國!至少是鎮國!」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好!太好了!」

    「豪氣三千里,雄心十萬丈!許久未讀到如此雄壯的古詩!」笨大儒拍手稱快,激動得滿面通紅。

    「哈哈哈……方才嚇死老夫了!」一位老翰林大笑不止,完全失態。

    顏域空長長吐了口氣,若是方運船沉,是人族難以承受的損失,還好及時作詩。

    眾人望著那金色的龍船,整條船只能用龐然大物來形容,船長已經達六十丈之巨,而眾人最大的樓船連一半都不到。

    所有人只能仰望龍船上的方運。

    龍船變得非常怪異,水流到了龍船附近,哪怕是逆流也會成為助力,而船帆周圍白雲圍繞,改變狂風,把狂風的阻力化為動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