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可怕的第四首詩!學海結束,這四首怕是又會霸佔文榜前四,必定會被人笑稱方文霸。」

    「現在方運已經是翰林,不會再霸佔丁榜,而是會進入丙榜翰林榜。翰林們的末日要來了。」

    「這首《行路難》已經堪稱詩詞巔峰,更可怕的是,是在瞬息間完成。一瞬鎮國詩,簡直難以想象。許多人終其一生,也不過一首鎮國。」

    「在學海中,這首《行路難》已經無比強大,但最大的問題不在於這首詩,而在於第三首智學詩!智學詩在一直變強!你們看,屬於第四輪的寶光已經消散,可整艘龍船依舊被寶光包圍。」

    「而且寶光更濃了。」

    在漆黑的海天之間,龍船彷彿變成唯一的光源,照耀滄海。

    方運船隊的讀書人們望著高大且堪稱輝煌的龍船,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龍船已經強到這種程度了,但智學詩還能讓龍船繼續增強,那會是何等情況?

    眾人還沉浸在驚嘆之中,方運轉身向眾人一抱拳,道:「請諸位見諒,宗雷兩家的船隊已經沖入海浪山脈,甚至有幾艘船已經快要進入海心,事不宜遲,為了競渡勝利,在下只能先走一步。」

    「沒事沒事,你快走,我們這就想第四輪詩,希望海心中相見!」笨大儒如同慈祥的老人一樣鼓勵方運。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客氣什麼?快點去吧。」

    方運點點頭,微微一笑,露出兩排牙齒,隱約可見寒意森森。

    方運轉身,望向前方,龍船再次騰空,衝破音速,急速飛翔,足足十息后再停下。

    之前看到雷謨的樓船能快速衝鋒,方運嘴上不說,但心裡有些遺憾,那種力量用處太大了,而現在,龍船的力量遠超當時的雷謨。

    「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第四首詩如何。不出意外,都會有質的增強,不過,我倒想知道是他們的船硬,還是我的撞角硬!」

    方運低頭看了看自己船頭下方足足十丈長的碩大撞角,這撞角不僅有強大的攻擊性,還有分水破浪的強大能力。

    「那麼,繼續前進!」

    龍船乘風破浪,在學海上航行。

    眾人一邊議論著方運,一邊思索第四首詩。

    方運船隊的許多人除了大儒田松石,沒有人敢保證能進入海心之中,所以他們大多數人準備在誦完第四首詩后,在海浪山脈前多找尋文心魚,等學海快結束的時候再沖入海浪山脈,進入海中河。

    海中河是連通內海與海心的地方,是一塊寶地,也是一塊險地。他們只想進入海中河獲取文心,估計沒等通過海中河,就會船毀人亡。

    但是,現在看著方運獨自離開,每個人心中都有一股火焰被點燃了。

    笨大儒田松石哈哈一笑,道:「容老夫多想片刻!文心可以不要,學海島可以不看,但若是無法跟隨方虛聖進入學海之中,實在是人生憾事!老夫,就不管你們了!」

    其餘二十餘人的心好像被笨大儒的一句話擊中,深深一沉。

    旋即所有人明白,笨大儒是在激將!

    笨大儒等於實在反問,你們,難道不想跟隨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龍船沖入海心嗎?不像看看龍船最後能成長到什麼樣嗎?

    「我……不甘心只在這裡看著!」顏域空深吸一口氣,雙目如晴空,神念剔透。

    「那麼,用盡你們所有的力量創作第四首詩,如同試題一樣,如同方虛聖一樣,長驅直入,衝進海心!」

    「對!當年我等沒有進入殿試,哪怕其後無比努力,哪怕成就一些殿試進士難以成為的翰林或大學士,也依舊有遺憾!今日,絕不能再留遺憾!我,要親眼看到方虛聖戰勝宗雷船隊!」大學士沈沛老驥伏櫪,鬥志昂揚。

    「我要看到方虛聖競渡勝利!」一位老翰林也來了脾氣。

    笨大儒嘿嘿一笑,道:「你們以為,宗雷船隊只會安排兩個人?一旦方虛聖抵達海浪山脈,宗雷船隊那些無法抵達海心的船,都會在海浪山脈前等著方運!而且,不僅僅是兩艘,也不僅僅是經過第三輪的船,每一艘都會完成第四輪的試題,遠比那兩個大學士更強!繼續前進,若是來得及,我們或許能看到方虛聖撞沉宗雷船隊船隻的場面!」

    眾人一愣,只覺全身熱血涌動!

    「走,哪怕咱們沒有力量參戰,也當在方運以一敵十的時候,為方虛聖吶喊助威!」

    「前進!」

    「前進!」

    每個人意志高漲,精神狀態更上一層,身體站得更穩,連船體抵抗風浪的力量都強了那麼一絲!

    學海初始的沙灘上。

    超過兩千人分成大量的群體聚在海邊,其中一些人向人數最大的那個團體指指點點。

    「你們看,宗雷船隊的那些大學士,現在本來都應該在學海釣文心的,可現在卻和咱們一樣吃沙子,活該!這就是跟方虛聖做對的下場!」

    「是啊,跟著方虛聖的大學士和翰林沒幾個競渡失敗的,只有一些人純粹是因為倒霉回來的。不像宗雷船隊的一些人,竟然成了替死鬼。不過他們現在不敢罵,都會忍著。只要宗雷船隊勝了,一切都好說,若是輸了,他們只要有機會,必然會阻撓宗雷兩家!」

    「身為翰林或大學士,進了學海一顆文心都得不到,這仇不是一般大,火只能往宗雷兩家身上撒!」

    「真沒想到,琴棋雙友竟然是慶國的姦細,和左相柳山一樣,是宗聖的布局!武國可不是景國,一旦發覺朝堂中有大員跟宗聖有關,必然滿門抄斬誅三族,所以宗聖竟然培養了一對閑雲野鶴,反而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據說,當年武國出過幾次大事,損失慘重,不知道誰是內鬼,現在基本可以確認,就是這兩個人!等出了學海,武國上下必然無比感謝!大學士內奸啊,這對武國來說太重要了。武國要是不援助景國三五十萬人抵抗南蠻,怎麼對得起那些被琴棋雙友害死的武國人!」

    「未必吧,武國也想侵吞景國。」

    「武國可不是慶國,向來好戰!現在他們沒辦法攻打慶國,怎麼辦?當然會幫景國!你要記住,想侵吞景國的還是武國皇室,其他武國人可不在乎這個!學海之後,看熱鬧!」

    「哈哈哈……」

    這些人因為渡學海失敗,心裡一肚子氣,宗雷兩家人便時運不濟地成為眾人泄憤的目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