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刻鐘后,附近的海域布滿沉船的殘骸!

    十四艘海船全部沉沒!

    方運的龍船不僅沒有破損,船頭反而更大更堅固,撞角又長了一丈、粗了一圈!

    海浪山脈周邊的讀書人們默默地看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在方運開撞的時候,方運船隊的其他人已經趕到,他們也默默地看著。

    直到方運開始向海浪山脈進發,他們才反應過來。

    「同樣是船,為什麼相差這麼多?」

    「快!咱們也已經作完第四首詩,快跟著方虛聖進入海浪山脈,要是能進海心,必定能看到他與宗雷船隊最強的那幾艘船的大戰!尤其海心裡還有海獸,不知道會是一番怎樣的場面!」

    「快快快!老夫等不及了!」

    船隊快速向海浪山脈進發,這些讀書人受到方運的名詩刺激,第四首詩詞的平均水平極高,所有的船都大變樣,有的變得特別堅固,有的變得特別靈活,還有的變得特別快。

    因為第四首學海詩詞以「長驅直入」為題,所以這些船過半都可以短距離衝鋒,遠超以前,但比方運這種能在半空飛行的龍船差得遠。

    外海的海灘上,一艘又一艘龐大的樓船或艨艟接連出現,最後整整十四艘大船排在海邊。

    「那是……好像是宗雷船隊的船?嘿嘿,估計是遇到海難了,沒什麼好看的。」

    「咦?他們的人呢?船沉之後,應該能看到人啊,怎麼十四艘船一個人都沒有?」

    「不會成了幽靈船吧?」

    「有趣!走,去看看!」

    岸邊數以千計的人快步向那十四艘船所在的地方趕去。

    等大量的人抵達近處,十四艘船還是靜悄悄的,讓人覺得心裡發毛。

    「龍闊?你在嗎?龍闊?」

    雷龍闊的船上無人應聲。

    眾人喊叫了一會兒,依舊無人回答,宗家雷家人終於忍不住了,開始登船。

    一行人很快登上樓船,發現雷龍闊正躺在甲板上,呼吸平穩,但面色有些蒼白。

    「看樣子沒出什麼事,那就好。」

    「未必啊!」柴棱道。

    「柴先生有何指教?」

    「學海和書山一樣,以神念進入,我們在這裡的身體,實際是神念構成。你們看,雷龍闊的面色蒼白,這說明他的神念變得稀少,被強大的力量消磨!」

    「這很正常。我就是神念被風浪消磨,實在堅持不住了掉下船。回到海邊后,我馬上醒來,根本沒有在甲板上躺著。」

    「他的情況與你不一樣。打個比方,你的情況是,身體中了一刀,因為疼痛昏死過去,但你只是有一個傷口,只是失血過多,沒有太大的損傷,隨便一本進士醫書就能治好你。而雷龍闊的情況更像是被人砍斷了手腳,不是普通醫術可以救治的,至少需要大儒醫書配合藥材才能讓斷肢重生。」

    「原來如此,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這裡是學海,我們什麼力量都沒有,什麼都做不了。」柴棱無奈道。

    「走,去看看其他人,把他們放一起。」

    隨後,眾人把十四個人抬到一起,並排放在沙灘上。

    這十四個人的十分相似,呼吸雖然平穩,但臉色慘白,讓人覺得奄奄一息。

    突然,薛大學士道:「這個樣子,應該是闖颱風眼失敗!有眾聖世家的朋友嗎?」

    「我是孟家人,的確聽過這種說法。颱風眼裡面平靜,但外面的風極強,不僅能破壞船體,還能損壞神念。幾乎每隔幾年就有人闖颱風眼失敗,據說失敗后都會昏迷一陣才醒。」

    「的確有這種說法。」

    「他們十四人應該是聯手闖颱風眼失敗了吧。」

    眾人紛紛點頭。

    但是,宗雷船隊一個大嘴巴的人突然道:「他們十四人並沒有闖颱風眼,他們早就過了颱風之壁,和其他人一起前往海浪山脈。只要闖過颱風之壁,就不能返回闖颱風眼,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一定要查清楚!」宗雷兩家人群情激奮。

    琴棋雙友站在一邊,相互看著,面沉似水,在看到這十四艘船的時候,兩個人都感到不妙,但一直沒有開口。

    突然有人舌綻春雷喊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方才琴棋雙友說過,這兩個不要臉的攔截方虛聖沒攔住,宗雷船隊派更多人在海浪山脈要撞沉龍船?大家算算時間,和琴棋雙友說的差不多,正好是兩刻鐘多一點!」

    「對啊!時間已經到了!琴棋雙友,方虛聖沒來,宗雷船隊的人怎麼回來這麼多?」

    「我明白了!這十四艘船很可能是方虛聖撞沉的!一定是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

    「哈哈,果然不需要為方虛聖擔心,這群宵小哪裡是方虛聖的對手!」

    「錯不了!」

    「說是別人我不信,說是方虛聖,可能性很大!」

    許多人鬆了口氣,然後笑起來。

    「不過,他們十四個為什麼昏迷?為什麼像是在颱風眼中失敗的?」

    「這就不知道了,是不是跟方虛聖的第四首詩有關?」

    「很可能。」

    「不!是跟智學詩有關。」之前跟宗雷兩家翻臉的薛大學士突然道。

    「薛先生請一一道來。」

    「方虛聖進過颱風眼,船身被奇特的颱風攻擊過,諸位都知道吧?」

    「的確。」

    「聽說還釣了滿船的魚。」眾人分點頭。

    「智學詩全文是什麼?我來複述一遍『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這首詩最關鍵的地方是實踐!龍船為什麼在變強?如果一直停在那裡,會變強嗎?不會!一定是因為被風吹浪打,這才讓龍船漸漸變強!換言之,是龍船能吸收風浪的力量為己用!所以,龍船的撞擊,有近似颱風眼的力量!」

    「這話說得通!老夫也僥倖通過颱風之壁,剛剛被風浪打翻了船,曾看見過方虛聖的龍船的航行方式,感覺風浪都在幫龍船,十分怪異。」

    「若真是如此,那這十四個人,恐怕要休養一年半載才能恢復!傷了神念比傷了文膽還可怕!」

    「方虛聖既然撞沉這些禍害,現在已經進入海浪山脈了吧?」

    「希望他能釣到無上文心,據說學海有才思泉涌。」

    海浪山脈,那是一座由海水組成的奇異山脈,漆黑的山脈不斷變化,數不清的山峰好似在流淌。

    對別的船來說,海浪山脈幾乎就是不可逾越的天塹,但對方運來說卻十分簡單,一旦航道不通,直接離開水面飛翔,能輕易翻山越嶺。

    不多時,方運來到一座海浪山峰上,山下,一條條顏色明顯與普通海水不同的海流出現,如同是海中多出了幾十條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