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呈冰一愣,臉上閃過一抹怒意,道:「你敢撞老夫樓船?你莫要太放肆!你雖是虛聖,但只是翰林!你在景國可以作威作福,但在老夫面前行不通!再說你我處於競渡狀態,無論老夫撞你,還是你撞老夫,都會被聖院問心,後果必然是文膽有損!」

    「嗯,就算被聖院問心,我也要撞沉你!」方運道。

    「為何?」宗呈冰愕然,沒想到現在的方運變得如此勇武。

    「出口惡氣。」方運淡然道。

    「你……」宗呈冰氣得無言以對,這是什麼理由,堂堂翰林為了出口惡氣,冒著聖院問心的風險撞大學士?這虛聖也不是一般任性!

    方運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了,你是第十七個。」

    「此話怎講?」宗呈冰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慶國安插在武國的兩個姦細,琴棋雙友被我撞沉,之後在海浪山脈前,我又撞沉了十四艘船,都是你們宗雷船隊的人。你,是第十七個。」方運道。

    兩艘船越來越近。

    宗呈冰眼中閃過一抹寒意,他沒想到宗雷兩家那麼不計代價的圍堵,竟然攔不住一個方運,但想想之前方才的速度和龍船緊貼海面飛行的聲勢,那些樓船被擊沉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敢問方虛聖第四首作出何等詩詞?」

    「一首鎮國。」方運道。

    宗呈冰輕嘆一聲,道:「果然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不愧是方鎮國,如此一來,除了雷謨雷兄的樓船,其他樓船無一人能與你抗衡。」

    「哦?雷謨的第四首詩如何?」

    「雖難達鎮國,但至少鳴州!你的第二首隻是增強釣竿,第三首是慢慢增強,可他的四首,全部都是增強樓船!又堅固又快速,你若敢撞他,必然是同時沉沒。最後的結果是競渡平局。」宗呈冰道。

    「原來如此。不過,我的惡氣沒出完,不管雷謨多強,我都要將其撞毀!」方運斬釘截鐵道。

    「不可理喻!你乃虛聖,理當為人族表率,溫良謙恭讓,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宗呈冰大聲呵斥。

    方運笑了。

    「你們宗雷兩家,真是厚顏無恥。我當年還是寒門子弟的時候,你們宗雷兩家認為我人微言輕,名雖重但位卑,必須要忍受你們兩家的不公。現在我已經是虛聖,你們又要我禮讓,敢問,我當年是秀才的時候,慶國為何不為十國表率?我是舉人的時候,宗家為何不為世家表率?」

    「荒唐!兩者怎可相提並論!當年與你作對的,只是兩家人的一部分人。更何況,老夫當年也沒有打壓你,這學海還是你我第一次相見。你身為年輕翰林,理當尊敬人族大學士,你身為虛聖,理當表率人族,此話有何不對?」

    方運點頭道:「很有道理,那麼,你身為人族大學士,理當成為我這個年輕翰林的榜樣;我是虛聖,名譽地位比你高,你應當尊敬我,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呈冰先生,您說對嗎?」

    「你這是強詞奪理!」

    「不,我只是遵從孔聖之言,以直報怨!你和其他人聯手要撞沉我的時候,就應該知道要遭報應!」方運道。

    「你……老夫雖然是宗家人,雖然極為不喜你,但並沒有親手參與對付你,只是公平競渡,只是知曉事情,老夫無辜!」

    「無辜?真是天大的笑話。一國經常侵略他國,有人說那個國家壞的只是君王和士兵,平民都是善良和無辜的。那我要問了,是打造武器的平民無辜,還是縫製軍服的平民無辜?是為戰勝敵國而歡呼雀躍的平民無辜,還是為搶土地而精神振奮的平民無辜?是視弱國之人如奴隸的平民無辜,還是享用弱國各種資源的平民無辜?是戰後仇視當年被侵略國家的平民無辜,還是妄圖東山再起再一次屠戮他國的平民無辜?如果他們是無辜的,那些死在屠刀下的弱國平民算什麼?如果你無辜,那去年那個十幾歲的秀才方運又算什麼?你不無辜!說你無辜的,不僅不無辜,還無恥!」

    宗呈冰氣得滿面通紅,身為異族人,他在宗家地位的確不高,暗裡受到歧視,但自從成為進士后,至少沒人在明面上侮辱他,這幾十年來,還沒人敢指著鼻子罵他無恥。

    「出乎爾者,反乎爾者也。」方運以孟子之言結束原文。

    宗呈冰自然知道這句話的本意,是說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會怎麼對你,後來形成成語「出爾反爾」,逐漸演變成反覆無常的意思,並為一種極為稀少的文心命名,而這種文心遵循孟子本意。

    雙方相距不足一里。

    宗呈冰無法反駁,怒不可遏,壓抑著怒火道:「老夫本以為方虛聖胸懷寬廣,欲與你在十寒古地中聯手,只要助老夫成為十寒君主之一,老夫便幫忙化解你與宗家的恩怨。不曾想,你竟然如此不識時務!你可以視其他人的船如無物,但若想撞擊老夫的樓船,必然付出慘重的代價,甚至會導致你的龍船破損,被海獸吞沒!」

    「助你?真不知你哪裡來的自信。」方運啞然失笑,繼續駕船前沖。

    「放肆!老夫便在這學海教你做人!」

    宗呈冰大吼一聲,鬚髮怒張,調轉船頭,無畏無懼地沖向龍船。

    宗呈冰的樓船也有加速的能力,速度在剎那間暴增五倍。

    此時此刻,宗呈冰的意志變得無比強大,足以鎮壓巨浪。

    「你先學會怎麼當人,再來教我吧!」方運說完,龐大的龍船上浮,帶著巨大的轟鳴聲飛出。

    六十五丈對二十五丈。

    一鳴之速對不足半鳴之速。

    龍船,對樓船。

    砰……

    就見龍船的撞角先穿透樓船,然後如同一塊巨石砸在雞蛋上一樣,宗呈冰的樓船如煙花般炸成碎片。

    「你……」

    宗呈冰的意念炸得粉碎。

    樓船上的文心魚和樓船一起消失。

    方運看了一眼海上的碎片殘渣,又看了看龍船的船身。

    宗呈冰不愧是最強的冰族讀書人之一,樓船十分堅固,竟然導致龍船船頭出現細微的裂痕,不過方運並不在意,這些裂痕會被迅速修復。

    龍船追向那隊文心魚群。

    跟海中河的文心魚相比,這裡的魚群速度很慢,方運直衝過去,揮杆便釣,而且只釣中品文心魚。

    第一次沒有命中,但讓一條文心魚減速,第二次成功釣起。

    方運伸手一摸,發現是中品絕頂文心「立地書櫥」,可以提前儲存一首戰詩,非常有用,微笑點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