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些雜家和縱橫家的讀書人主動出面,記下所有人的名字和交易需要,等待一些人前來問詢,然後給予指點。

    這些人不需要任何報酬,而他們獲得的好處則是眾多讀書人的感謝,以後若是求到對方,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都會順手相助。

    若是能幫到那些地位較高的世家子弟,甚至能謀一個更高的官位或出路。

    許多讀書人並不擅長交易,而雜家與縱橫家的讀書人就成了潤滑劑,讓每個人各取所需。

    現在還只是開始,等近五萬人一起回歸海灘,整個海灘會變得異常喧鬧,每個充當中介人的讀書人都會獲得許多人的感激。

    雜家一位大儒說過,雜家是飯菜中的鹽,多了壞事,少了不行。

    李繁銘垂頭喪氣地站在海灘邊,他的收穫不小,三條小文心魚和兩條下品文心魚,放到前幾年,足以位列學海垂釣的前三。

    「李兄,你怎麼提前回來了?」

    「別提了,為了追一條中品文心魚,船被大浪掀翻了。」李繁銘無奈道。

    「可惜了,不過你釣到五條下品文心魚,收穫足夠了。」

    「那得看跟誰比,跟方運那傢伙比,我簡直無地自容。」

    「是啊,現在學海都傳開了,說方虛聖釣了一百多條文心魚,等進了海心,可能帶著上千條魚出來。他肯定用不了那麼多文心魚,都在等著他交換。」

    「上千條?你別開玩笑了。以前有些年的殿試進士太倒霉,一次下學海所有人的收穫全加起來也就一千來條魚,方運一個人比得上上千進士?不過……真沒準!」

    李繁銘說了半天,最終還是猶猶豫豫推翻自己之前的話。

    「方運!我雷家與你不共戴天!」

    一聲怒吼突然傳來,擾亂了正常的叫賣聲。

    李繁銘扭頭看去,就見宗雷船隊那裡,雷龍闊正跌跌撞撞站起來,正舌綻春雷,隨後被人攙扶著。

    「雷龍闊終於醒了,有好戲看了!」

    李繁銘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急忙詢問旁邊的人,這才明白有十五個人好像是被方運撞得昏迷不醒。

    「之前只是猜測,雷龍闊罵聲如此洪亮,看來是真的了。」李繁銘的話引發眾人鬨笑。

    李繁銘快步走到宗雷船隊近處,站在外圍,伸長了脖子聽裡面的人說話。

    「龍闊你們真的被方運撞到了?」

    雷龍闊舌綻春雷道:「方運仗著自己的龍船強大,竟然不顧學海競渡規則,撞碎我們多艘船,導致我們無法繼續釣文心魚,極大削弱人族的力量!若是他能撐過聖院問心,我等必然聯名上奏,定他一個為禍人族的大罪!」

    「什麼?是方虛聖主動撞的你們?不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我們十四人的船都是被他撞毀的!」

    「真沒想到,方虛聖竟然如此不智,聖院必然會懲罰他!」

    「不是方虛聖不智,是宗雷兩家太陰毒了,他們總是用陰險的手段對付方虛聖,可方虛聖孤身一人,沒辦法動用太多的力量,除了硬碰硬,還能有什麼辦法?」

    「就算硬碰硬,也不能壞了學海的規矩啊!若人人都像他一樣不守規矩,人族成什麼樣子了?」

    李繁銘冷笑一聲,道:「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說得對!」一些人紛紛響應。

    「方運當是孟聖的從道者!」一位孟家進士道。

    李繁銘的話出自《孟子》,全句是「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梁惠王當時問孟子:「商湯流放了夏桀,周武王討伐商紂,做臣子的殺死他們的君王,這符合仁義嗎?」

    面對魏國當時的國君,孟子理直氣壯回答:「破壞仁的人,稱之為賊,破壞義的人,稱之為殘。破壞仁義的殘賊,已經不是正常的人,只能稱之為獨夫。我只聽說過誅殺獨夫商紂王,不知道什麼叫弒君。」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能說出這種話,憑得正是滿腔正氣。

    這句話經常被讀書人引用,乃是儒家之人堅信不移的真理,而孔聖亦說過君王無道則離開。

    或者離開,或者誅殺獨夫,這才是真正的儒家之人。若是哪一天儒家人當了君王的奴才,那便已經背離了孔孟之道,不配叫儒家人。

    李繁銘與孟家人說完,在場的眾多儒生挺胸抬頭,形成無形的力量,如同遵循孔孟之道的實踐者一樣,隨時可以捨身殺死獨夫。

    身之所在,義之所存!

    宗雷兩家算計方運在先,那就是破壞義的人,方運可以那麼做!

    孟子在儒家的地位之所以僅次於周文王,就是因為孟子完善了義的力量,甚至可以說,孔聖給了儒家人靈魂,而孟子給了儒家人拳頭。

    尤其是成為大學士或大儒后,儒家由義衍生出的浩然正氣無比強大。

    可惜這裡是學海,而且在場的人沒有浩然正氣,若是幾十位大儒做出相同的舉動,對宗雷兩家人來說後果不堪設想。

    宗雷兩家人明明想反駁,可在那無形的力量之下,什麼都不敢說,徹底滅火,雷龍闊憤恨地瞪著李繁銘等人,卻不敢再污衊方運。

    宗識冰道:「無論如何,方運必然要接受問心!」

    李繁銘道:「自然!不過,聽說雷龍闊辱罵方虛聖,我懷疑你與逆種勾結,否則不可能如此恨人族棟樑。我會建議聖院對你進行誅心之問!」

    「你敢!」雷龍闊面色更加慘白。

    「這種事有什麼不敢的?我就不信你能挺過誅心之問!」李繁銘無比淡然,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李繁銘,此事雷某記下了!」

    雷龍闊兇狠地看著李繁銘,他很清楚聖院不可能對他用誅心之問那種大刑,李繁銘這麼說,是在逼他認罪!

    當時情急罵了方運,若是不認罪,必然被聖院重罰,若是認罪道歉,接受懲罰,便不會受太重的刑罰。

    李繁銘嘆息道:「等方運競渡得勝歸來,我該從宗雷船隊選哪一條文心魚呢?真是讓人煩惱啊!」

    許多人笑著望向深海的方向,期盼著方運回來。

    這時候的方運,看到了三艘樓船。

    三艘樓船停在一處方圓兩里的小島邊,遠處有多頭海獸,但無一頭敢靠近,那小島周圍,遍布密密麻麻的魚群。

    幾息后,那三艘船的人都看到了方運。

    雷謨收起釣竿,微笑著望向方運,目光中帶著淡淡的譏諷之色。

    「方虛聖,我們最先抵達學海島,你輸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