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數字是何意?」雷謨皺眉問。

    「被我撞沉的船隻序號!」

    龍船一直在全速前進,那些衝過來的海獸卻有些遲疑,因為龍船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正在半空飛翔,就算游過去,龍船也已經進入它們不敢進入的範圍,游速因此減慢。

    看到龍船那恐怖的速度,雷謨三人面色微變,很快意識到那些船真可能被方運撞沉。

    「方運,你這個喪心病狂的瘋子!我們三人乃是與你競渡之人,你一旦撞沉我們,必然面臨聖院問心,文膽有損!你如此做,必將成為天下讀書人口誅筆伐的對象!」

    「無所謂。我沒那麼多時間籌劃別的方法反擊你們,既然你們都在學海,那我就一一撞沉,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解決!」

    「你要承擔後果!」谷垣大喊。

    「後果?後果就是,我會完好無損通過問心,而你們下一次對付我,都要考慮我會不會成為喪心病狂的瘋子!大家一起在海灘上見!」方運嘴角微微上揚,笑容中有些輕蔑,有些愉快,還有無人可以動搖的決心。

    「既然你一意孤行,至今不知悔改,老夫就讓你從今日開始,永遠苦恨年年壓金線,為我們作嫁衣裳!宗兄,谷兄,這個年輕的後生,似乎忘記我等是如何一步一步攀登到大學士之位的!陰謀詭計,我等隨手為之,若面臨苦戰,我等可曾退縮?」

    「不曾!」

    「不曾!」

    「那麼,撞沉方運的龍船,便是我學海三傑的揚名之日!」雷謨道。

    谷垣與宗青玶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周身衣衫鼓盪,熊熊的戰意與鬥志如無形的火焰一樣向四面八方噴發。

    「我宗青玶以宗家旁系之身,成為大學士,豈是你這個小小翰林可以侮辱的?老夫哪怕船毀人亡,中斷學海之旅,也要讓你知曉厲害!」

    「我谷垣天賦平平,縱然是谷聖世家的弟子,也不曾受到優待,以至於當年無法進入學海,直到今日才首次進入。我以雜家與縱橫家之術遊歷諸國,忍辱負重多年,方有一番功業,你怎會知曉!」

    「兩位,殺!」

    「殺!」

    三位大學士齊聲怒吼,氣勢衝天,但又有細微的不同。

    雷謨戰意澎湃,直衝而來,猶如一把出鞘的利劍。

    宗青玶尋覓龍船弱處,陰毒至極,如同抹毒的匕首。

    谷垣則像是賭徒,要賭上一切與方運同歸於盡,換取宗家的重視,換取未來的名望。

    三個人直到現在才進入學海,從來沒有成為某個時期的翹楚,永遠被天才的光輝掩蓋,但是,他們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成就大學士之位!

    這個世界,不只有光明的階梯,亦有黑暗的通道!

    方運,如同他們黑暗之路盡頭的大門,只要突破這道大門,之前想要的一切唾手可得,從此以後,便有資格在那擁堵的光明階梯上行走!

    三艘樓船齊齊向方運撞過來,都展開衝鋒能力,每一艘船的力量都超過方運之前所見的任何一艘樓船,他們堅定的意志如同一座座山峰聳立在船頭,風浪不侵。

    「不要侮辱那些年的努力和承受的苦難,你們,只是自己的背叛者而已!」方運大聲斥責。

    三艘樓船如同三把利刃插向龍船,而龍船卻如同不知恐懼為何物的騎士,以絕世之姿悍然迎擊!

    虛聖威嚴不可冒犯!

    大學士意志決不妥協!

    「今日,名留青史者,學海三傑!」

    「你手中的金線,便是我三人身上的嫁衣!」

    「阻擋妖蠻的,是世家;帶領人族的,是世家;未來,擊敗妖蠻的,終將是世家!不是你,不是方運!」

    三位大學士發出了最後的吼聲。

    雙方拋下一切,只剩下純粹的爭勝之心。

    四艘船轟然相撞。

    「轟……轟……轟……」

    龍船連續三震,撞角粉碎,龍頭開裂,船頭與兩側船舷各出現一個巨大的洞口,大量的裂痕以三個洞口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

    方運被撞飛到甲板之上,把堅硬的甲板砸出一個洞。

    一些裂痕已經延伸到海面之下,許多水沿著裂縫進入船里,但樓船有許多密封艙,哪怕進再多水也無法沉沒,但會導致航速緩慢。

    那三艘樓船,化為數不清的碎片消失在海面上。

    碎片下面,是龐大的魚群。

    方運慢慢爬上甲板,重新走向船頭,望著海面無數的碎片。

    「你們,只是背叛者而已!」

    方運又看了看龍船,輕輕搖頭,龍船雖然未沉,但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壞,不知道多久才能修復好。

    「更何況,就算修復好,也無濟於事,競渡已經失敗,他們才是第一個抵達學海島的。我不是他們,哪怕他們已經沉沒,也不會狡辯說我堅持到最後。只是,真不甘心啊!」

    方運心中一團亂麻。

    撞沉三人的樓船,不是對競渡失敗的報復,而是對他們敢算計自己的報復。

    這種報復雖然可以讓自己出口惡氣,但競渡終究是輸了。

    方運轉身望著龍船之上緩緩漂浮的氣泡和文心魚,它們被學海的力量庇護,不會被震出船隻,而且沉船之後也會隨著回到海邊。

    方運伸手一招,就見那條一丈多長的碩大巧舌如簧魚快速遊了過來。

    那巨大的銀魚疑惑不解地看著方運,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方運的手進入氣泡,拍了拍文心魚的頭顱,長嘆一聲。

    方運的目光越發黯淡。

    和幾息前那個無畏的勇士相比,此刻的方運如同行將就木的老人。

    「這只是一次失敗!不要說一次,哪怕一萬次失敗,也絕無可能打倒我!學海,不是一切,文心,更不代表一切!更何況,不只有學海有文心!」

    僅僅剎那之後,方運目光中的火焰重燃,目光清明,一掃失敗的陰霾。

    方運挺起胸膛,緩慢而堅定地自言自語。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我若是頹廢下去,且不說對不起其他什麼,第一個便對不起這首詩!我方運,可以失敗,但,不曾低頭!」

    無形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擴散,龍船的破損之處以十倍的速度恢復。

    突然,前方紫色的「小島」輕輕一動,「小島」中心出現一個十幾丈的洞口,隨後一道直徑十幾丈的噴泉從中湧出,發出奇特的聲音直衝到千丈高空。

    周圍所有的海獸嚇得慌忙逃竄。

    「小島」緩緩上浮。

    .

    老火也弄了個薇信公.眾號,在薇信點右上角的「+」,再點「添加朋友」,然後在最上面直接輸入「laohuo13141」,就可搜到,其實就是「老火」二字的拼音加13141。

    其實老火是個挺能閑扯的人,不過畢竟是作者,沒辦法在作品里說太多,要剋制,這個公.眾號似乎可以讓我盡情扯淡。

    裡面都說什麼呢?主要是書里不讓說的,你們懂的……有關儒道作品的系列已經說到三了,還會定期進行讀者問答,還有網文圈八卦和各種雜談,當然也可能會放下作者的負擔,開始噴人……要贊要噴要黑要罵的,轉戰那裡吧,嘿嘿……

    主要是有些東西沒法在書里說,比如詩詞的背景,作者的生平,比如哪首是我自己寫的,哪首是我改的,比如某首帝王詩是啥意思,這些都不好在正文說,但我會在薇信里一一說明。

    關注后可以查閱歷史記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