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眨了眨眼,萬萬沒想到,自己拼死拼活那麼刻苦練習,用了七八個時辰,才釣了一千多條魚,可現在站在這裡看著,眨眼間就有一百多條魚主動上船。

    漁網也比不上!

    文心魚躍龍門還在繼續!

    第一批文心魚失敗后,其餘的文心魚不再從船尾跳躍,而是兵分兩路,來到龍船的兩側。

    嘩嘩……

    先是大量的文心魚出水聲。

    噼啪噼啪……

    接著是大量的文心魚在半空奮力拍打尾巴的聲音。

    啪啪啪……

    最後,是文心魚落在甲板上拍打甲板的聲音。

    一開始還只是少數,過了片刻,就見兩側的銀色白色的文心魚一起跳躍,文心魚太多太密,如同海浪一起躍向高空的龍門。

    兩道魚浪在半空相撞,一部分魚竟然通過拍打其他的魚,借力再度往上躍,身形優美,充滿力量,如同在半空中飛翔。

    大部分魚在跳躍失敗后,從高空越過橫向的龍船,掉到龍船另一側的海里。

    還有一部分魚掉在甲板上,或掙扎跳出,或被留在船上,成為方運的戰利品。

    幾十息后,龍船捕獲的文心魚總數達到兩千,輕鬆翻倍。

    方運有種在風中凌亂的感覺,這種釣魚效率太誇張了,關鍵不用自己動手。

    突然,一條上品文心魚躍起,方運本能地拋竿垂釣,但是,最前端的魚鉤落在一條中品文心魚的身上,那條中品文心魚向下掉落,而魚鉤被彈回。

    方運立刻意識到,現在釣上品文心魚的機會比之前低百倍,因為文心魚太多了,而上品文心魚又比其他魚狡詐,往往躲在其他文心魚的後面。

    這些文心魚的跳躍能力極強,比魚妖都厲害,往往能躍到上百丈,脫離垂釣範圍。

    不過,方運並沒有因為機會低就徹底放棄,依舊認真地釣上品文心魚,哪怕被其他魚擋住,也能多把一些魚留在船上,增加文心魚的數量。

    不多時,幾十條海獸聚集在遠方,但因為紫色巨鯨在,遲遲不敢進入二十里內。

    附近的魚群不斷匯聚,躍龍門的魚越來越多。

    海心的幾十條船追著魚群向龍門的方向航行,很快,越來越多人發現大量的文心魚往方運船上跳,全都驚住,一些人甚至沒了釣魚的心思。

    「他剛出了颱風之壁的時候,我以為他作弊用漁網捕魚,現在看來,我太天真了,漁網可不如他!」大學士沈沛道。

    顏域空翻了翻白眼,道:「以前大家都猜測方運是文曲星的私生子,現在可以確定,他是學海之爹!」

    顏域空平時一本正經,現在舌綻春雷說俏皮話,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早知如此,我還裝什麼中立,真應該直接加入方虛聖的船隊啊!」

    「老夫最大的錯誤,是沒逼定妖軍的所有人參與競渡!」

    「還是聖墟那些讀書人聰明啊,全都跟著方運競渡,這下賺大了!」

    「雷謨呢?宗極冰呢?宗青玶何在?我宗雷船隊的領袖們何在?」一個雷家翰林大聲呼喊。

    笨大儒懶洋洋道:「別叫了,如果老夫沒猜錯,他們被方虛聖撞沉了。此次競渡,我們勝了。域空,老夫的眼光不錯吧?」

    「松石先生自是慧眼獨具、高瞻遠矚。」顏域空隨手拍出一記馬屁。

    田松石拂須微笑。

    宗雷船隊的精英極多,在海心還剩六艘船六個人。

    六個人遠遠地望著龍門,沉默不語,龍門在幾百里之外,他們的船速再快,也不可能在一刻鐘內超過方運,只能眼巴巴看著那些文心魚往方運船上跳。

    每個人都感到無比心疼。

    自己是造了什麼孽,好死不死加入宗雷船隊,輸也就罷了,可這輸得也太慘了,看這個趨勢,宗雷船隊幾千人加一起,釣到的魚也不如方運一個人多!

    方運哪裡是在釣魚,根本就是站著等下文心魚雨。

    方運試著從龍頭上下去,走上甲板找機會抓上品文心魚,但是,剛下了龍頭,幾十條文心魚就砸到他的身上,噼里啪啦用力拍打他的身體,那可是一條條短則一尺長則一人高的大魚。

    方運疼得呲牙咧嘴,急忙跑回龍頭上,無奈地看著兩側的文心魚如逆流的瀑布一樣在龍船上肆虐,不斷變成他的收穫。

    「算了,學海里實在打不過你們,看著就好……」

    龍船上的文心魚以恐怖的速度增加。

    很快,文心魚的數量突破了一萬,又很快達到兩萬,這個數字還在增加。

    在學海即將關閉的時候,船上滿是包裹著文心魚的氣泡,方運感覺自己的龍船正在洗泡泡浴,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文心魚。

    唯一可惜的是,上品文心魚太強壯了,大都會越過龍船,若是掉在船上,也會立刻躍回海里,在這種成堆成堆的魚群中,魚竿毫無用處。

    學海突然輕輕一震,所有的船也跟著輕震。

    百息之後,學海結束。

    方運扭頭望向紫色巨鯨,手握釣竿,目露凶光,他就在等這個時候,就算垂釣失敗,也不會……

    轟……

    十里長的紫色巨鯨突然從海中躍起,甩出漫天水花。

    方運愕然抬頭,就見躍到半空的紫色巨鯨如同塌下來的天空一樣,直直落向龍船。

    方運千算萬算,沒算到人有害鯨心,鯨也有躍龍門之意。

    別的文心魚再大再多,龍船也能承受,可十里長的巨鯨砸向不到半里的龍船,不僅龍船承受不住,方運心裡也承受不住。

    方運終於明白什麼叫千算萬算結果百密一疏。

    碩大的身影覆蓋天空。

    天黑了。

    「你贏了。」方運無奈地站在龍頭,從上方往下疾吹的大風吹亂他的頭髮,巨鯨掀起的海水打濕他的全身。

    巨鯨紫背白腹,在躍上天空之後,海心的所有人都能看到。

    巨鯨十里,那就是一千六百丈,比龍門都高!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巨鯨狠狠落在龍船之上。

    笨大儒不厚道地笑起來。

    顏域空放聲大笑,誰能想到,堂堂方虛聖在學海被巨鯨給砸死了。

    許多人是善意地笑,但宗雷船隊的幾人則惡毒地笑起來。

    不過,龍船太堅硬了,巨鯨竟然沒把龍船砸碎,而是壓著龍船下沉。

    在巨鯨快要完全沉入水中的時候,眾人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一個直徑十里的大氣泡出現,包住巨鯨,每個人都彷彿看到巨鯨那迷茫而凌亂的眼神。

    其餘人一愣,笑聲更大,真心為方運高興。

    宗雷船隊的那幾個人卻如喪考妣,惡毒的笑意僵在臉上,呆如木雞。

    「這他娘的也行?」一位翰林爆了粗口。

    只要形成氣泡,沉船後文心魚依舊屬於船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