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沙灘邊,人聲鼎沸,驚呼四起。

    方運只覺頭部微疼,眯著眼一邊打量四周一邊站起來,自己位於甲板之上,周邊是大量的氣泡包裹著文心魚。

    船舷擋著視線,看不到這裡是哪裡,但聽到那麼多聲音,方運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回到海邊。

    方運向龍頭上走去,走了幾步,突然發現此地十分陰暗,只有遠方的天際可見亮光,像極了外海和內海的交界處。

    方運抬頭一看,大量的氣泡包裹著文心魚在龍船上空漂浮,而一個碩大的氣泡懸浮在最高空,氣泡之內是一個白花花的大肚皮,放眼一望,那是一條十里長的巨鯨。

    巨鯨正低著頭,充滿疑惑地看著方運。

    方運從巨鯨的雙眼裡彷彿看到一連串的拷問:你是誰?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信不信我吃了你!

    方運隱約猜到可能是這巨鯨倒霉,被學海判定成為龍船的獵物,露出笑容,繼續向龍頭上走去。

    海灘上,數以萬計的讀書人一起向龍船湧來。

    「快看啊,方虛聖的龍船回來了!」

    「好大啊,比原來的龍船大了一倍,第一次聽說學海船能這般長。」

    「上面的文心魚氣泡也太多了,他把學海的文心魚都撈光了嗎?」

    「那條巨鯨也是文心魚?恐怖如斯,鯨聖最多也就這麼大吧,難道是傳說中的古妖海獸?」

    「那麼大的文心魚,只可能是無上文心。」

    「我覺得方虛聖一人釣的文心魚比咱們所有人加一起都多,少說有七八萬!」

    「估計有十萬!」

    「文心魚再多又如何?還不是為他人作嫁衣裳,都成了宗雷家的!」

    宗識冰一句話,讓整片沙灘靜了下來。

    這個時候,學海剛剛結束,一艘又一艘樓船出現在海邊,那些新出現的人發現海灘無比寂靜,疑惑不解,也不敢說話,站在船頭仔細打量。

    方運走到船頭,立於海邊的最高處,掃視全場。

    雷龍闊哈哈一笑,道:「方虛聖,多謝你送我宗雷船隊如此多的文心魚,我宗雷兩家沒齒難忘!你們普通人可能不知道,眾聖早就決定,如果今年文心魚數量足夠多,每人可以帶兩條文心魚出學海,但其中一條必須交給聖院,同時可以從聖院交換自己需要的獎勵。至於第二條,可寄存在聖院,既可以從聖院換取神物或獎勵,也可以販售給其他人。」

    宗識冰笑道:「方虛聖真乃我宗雷兩家友人,以後誰敢攻擊方虛聖,我們宗雷兩家第一個不放過!」

    李繁銘等方運的友人緊握雙拳,沒想到,方運竟然釣了如此多的文心魚,可最終,都歸了宗雷兩家。

    大儒田松石眉頭一皺,朗聲問:「這是何意?方虛聖什麼時候輸給宗雷船隊了。」

    雷龍闊收斂喜悅之色,向田松石一拱手,道:「松石先生,事情是這樣的。早在學海結束前,叔父雷謨等學海三傑提前抵達學海島,按照學海的規矩,勝了方運。松石先生不必生氣,我們宗雷兩家都尊敬先生的為人,此次您雖然加入方運船隊競渡失敗,但您釣的文心魚依舊屬於您。」

    田松石神色肅穆,鬍鬚輕顫,望向方運,問:「方虛聖,可有此事?」

    那些最後從學海出來的一批人緊張地望著方運,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尤其是顏域空,眼中隱隱浮現出一絲火氣,沒想到方運費了那麼大的努力,竟然輸了,而且輸給雷謨那種人。

    不等方運回答,雷龍闊伸手示意道:「不信可以問雷謨雷大學士。」

    海灘上靜的連一根針掉下去的聲音都能聽到。

    所有人看到,以雷謨為首的學海三傑,痴痴獃呆地望著那巨大的鯨魚,好似完全沒有聽到別人在說什麼。

    雷龍闊疑惑不解,低聲問:「叔父,您怎麼了?」

    雷謨繼續盯著巨鯨,目光獃滯,喃喃自語:「這條……鯨魚,有些眼熟。」

    方運嘴角微翹。

    宗識冰鬆了口氣,舌綻春雷道:「無論如何,大局已定,方虛聖,我宗雷兩家也不是不識時務之人。只要你願意向我們兩家認錯,日後再也不與我們兩家為敵,我將與船隊眾人商量,你可任選一條上品文心、兩條中品文心和三條下品文心。」

    雷龍闊感到事情不對,學海三傑的表現太怪異了,但這時候不能不說話,於是道:「宗兄說的不錯,我們宗雷兩家並非是那種不講道理之人。」

    宗雷船隊的人紛紛稱讚,但其餘讀書人卻冷笑連連,那些魚都是方運釣的,讓他低頭卻只給這點文心魚,簡直是莫大的羞辱。

    雷龍闊冷笑道:「有些人不滿意?願賭服輸。施捨給他文心,是看得起他!我……」

    雷謨伸手抓著他的肩膀,用乾涸的嗓子道:「別說了。」

    這下所有人都意識到出了大問題。

    之前雷謨等學海三傑意氣風發,簡直不可一世,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裡。宗雷兩家的小輩更是招搖,甚至激怒了一些人,引發罵戰,若這裡不是學海,必然會有人開始文戰。

    按理說,方運出現,學海三傑本應該嘲笑方運,可為何望著巨鯨發獃,雷謨為何不讓雷龍闊說話?

    方運也不去看雷謨,舌綻春雷道:「學海結束,競渡結果已分,請學海根據競渡內容,完成最後一步。」

    宗雷船隊上的文心魚突然緩緩升高,這些魚全都被無色透明的氣泡包裹,有白色的,有銀色的,從雷謨的樓船上還升起一條金色的剎那文心魚。

    有幾寸長的小文心魚,還有整整一丈四尺的上品文心魚!

    「為何是我們船隊的文心魚動起來?我們才是勝利者!為何!」雷龍闊大聲叫嚷,快步跑向自己的艨艟,要把所有的文心魚攔下來。

    「方運你作弊!從進入颱風眼的時候,你就在作弊!你突然釣到幾萬條文心魚,更是在作弊!你現在喪心病狂,竟然在競渡上也作弊!眾聖不會饒過你的!我們宗雷兩家不會饒過你的!全人族不會饒過你的!」宗識冰幾乎瘋了。

    「方運,你不僅撞老夫樓船,竟然還在學海作弊,老夫必當……」

    「不要說了!」雷謨突然打斷宗呈冰的話。

    「雷兄,你怎麼了?」宗呈冰問。

    學海三傑依舊傻傻地望著天空的巨鯨。

    雷謨好像比一刻鐘前老了十歲,緩緩道:「我們剛明白,我們之前遇到的不是學海島,而是只有一小塊背部浮出水面的無上文心鯨魚。既然那裡不是學海島,方虛聖只要繼續向前航行,他便勝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