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謝過田松石,「吃掉」上品穩如泰山魚和十條中品穩如泰山魚。

    這樣,方運在此次學海就多了整整五顆上品文心,分別是巧舌如簧、立地書櫥、得寸進尺、穩如泰山和信口雌黃,每一顆文心都因為吞噬了十條中品文心魚,得到壯大,晉陞聖品的可能性極大。

    五顆下品文心就足以讓戰鬥能力大幅度提高,現在方運得到五顆上品文心,實力提升更大,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

    連吃如此多的文心魚,方運沒有絲毫的倦意,最後把目光放在金色的剎那文心魚和紫色的無上文心鯨上。

    方運看向金色的剎那文心魚,那魚立刻化為一點光芒,以比其他魚快一倍的速度撞進文宮之中。

    這一次,方運身體一晃,扶著龍角,過了十幾息后才長長鬆了口氣。

    這是一顆下品的四面楚歌文心,可以使用一次。

    方運有些惋惜,可惜沒有剎那文心中的「破鏡重圓」,若是有這顆文心,可以修復四面楚歌文心一次,讓四面楚歌發揮更大的力量。

    最後,方運抬頭望向天空中那漂浮的巨鯨,毫不猶豫選擇吞噬。

    就見那巨鯨突然張嘴嘶吼一聲,周身爆出濃郁的紫光橫掃千里,形成恐怖的狂風向四面八方席捲,所有人都本能抬起手臂擋住面孔。

    眨眼間,那巨鯨不甘心地化為一點紫色光芒,撞進方運的眉心之中。

    一聲鐘鼎相擊的激越之聲從方運的文宮之中發出,方運身體一軟,昏迷在龍頭之上,而在場每個人都齊齊變色,為之震驚,因為那聲音絲毫不比巨鯨嘶吼的聲音小。

    「那可是文心撞擊文宮之聲?」

    「當然。不過這聲音太大了,看樣子這條巨鯨沒撞動方運的文宮?」

    「無上文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資格得到的,當年就出過一個笑話,有人文宮剛剛受過傷,強行渡學海,結果釣到一條中品文心魚急急忙忙吞噬,結果文宮被文心給撞塌了!」

    「這條巨鯨太大了,我感覺一般翰林承受不了這種程度的文心。」

    「別說翰林,連大學士都要小心!」

    「方虛聖不會受傷吧?」

    「自然不能,你們聽聽那聲音,簡直就是針尖對麥芒、舌劍對唇槍,明顯是鬥了個旗鼓相當,絕對不會傷到文宮,就是不知道他會昏迷多久。」

    「再等一陣,百息一過他若是醒不來,咱們就先交易文心魚。」

    一百息很快過去,方運依舊沒有醒來,眾人便不再等,可又過了十幾息,眾人正在說著悄悄話,方運一手扶著龍角,一手扶著額頭,緩緩站起來。

    這一站不要緊,把許多人嚇了一跳,連田松石都忙道:「方虛聖你別逞強啊!連老夫若是吞噬這無上文心,也要昏迷數個時辰!」

    許多人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希望方運不要逞強,那些從學海出來的人昏迷幾個時辰是常有的事,有的人昏迷數天甚至傷了文宮。

    方運強忍疼痛,擠出淡淡的笑容,道:「無妨,休息片刻便是,你們先忙你們的,待半刻鐘后,我有話要說。」

    眾人這才放心,一些人很快發現趣事。

    方運的龍船附近,聚集著差不多四萬人,而在不遠處的宗雷船隊那裡,同樣聚集著一些人,兩處的人涇渭分明,中間隔著幾十丈的沙灘。

    宗雷船隊的人個個魂不守舍,好不容易進一次學海,卻撈了個空,這還不算最重要,等出了學海,必然會被人嘲笑,誰還沒幾個關係不睦之人?

    不過,宗家雷家之人反倒相對沉著一些,因為他們習慣了。

    那些投靠宗家雷家的人最為患得患失。

    方運現在地位今非昔比,他說半刻鐘后要說話,其他人也不好大聲叫賣交易,都低聲聊著,反正還可以在學海留十二個時辰。

    半刻鐘一過,方運完全恢復,輕咳一聲,舌綻春雷道:「時間寶貴,我便省去客套話。凡是隨我參與競渡之人,大學士和今年的殿試進士,每人可選一條中品文心魚。其餘人,每人可選一條下品文心魚。不過,請自發排好隊伍,按照順序選。」

    方運說完,一揮手,龍船上的文心魚分成兩大團,其中較小的那團文心魚群是中品文心魚,較多的那個是下品。

    方運挑出一條中品巧舌如簧魚,也不說話,直接送給孔德論,並對孔德論道:「感謝你指點我去颱風眼,提前說好的,你還可再挑一條文心魚。」

    參與競渡之人無不欣喜若狂,哪怕是各世家的人都笑容滿面,在世家是有機會得到許多神物,但文心魚這種神物卻極難獲得,多一條文心魚,實力至少能增加一層。

    當時跟隨方運船隊的人很多,但參與競渡的只有一萬兩千人,這些人本身就釣到文心魚,競渡勝利從宗雷船隊至少得到一條文心魚,而現在又被方運贈送文心魚,收穫只能用巨大來形容。

    他們臉上笑得跟朵花似的。

    那些沒有參與競渡的人捶胸頓足。

    「我真是瞎了眼,把如此大好的機會放棄了!我若是參與競渡,現在等於憑空多了兩條下品文心魚!」

    「都說跟著方虛聖有好處,以前不信,這次信了!」

    「是啊,聖墟的時候,跟著方虛聖的人進了彗星長廊;登龍台的時候,跟著方虛聖的人沒有被鎮獄邪龍殺死;寧安縣的那些人跟了方虛聖,個個成為革新能手,十國各地都想從寧安縣挖牆腳,甚至許諾寧安縣的舉人官吏執掌一府並且封州伯!」

    「以後要記住這個教訓,聽方虛聖的話,跟方虛聖走!」

    「對!聽方虛聖的話,跟方虛聖走,絕對錯不了!」

    「下次方虛聖去哪裡?」

    「要去爭國首!」

    「算了……咱們去不了。而且爭國首和其他不同,最後只有一個人能成為國首,沒法跟隨。再下一次呢?」

    「去血芒古地。」

    「……那是什麼地方?」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參與競渡的所有人獲得了自己喜歡的文心魚,紛紛向方運表示感謝。

    宗雷兩家的大學士和重要人物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最擔心的事終於來了。每人只能帶出兩條文心魚,所以方運會用這些魚收買人心,而且,會得到更大的好處,最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