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交易文心魚的時候,宗雷船隊吵了起來。

    「谷先生的話是何意?」雷龍闊惱怒地看著大學士谷垣。

    谷垣冷哼一聲,道:「你們雷家不過是虛聖世家,而我谷某人是半聖世家之人!老夫,並非你可隨便呵斥之人!」

    雷龍闊強壓著怒火,冷笑道:「谷先生之心,路人皆知。什麼叫『為首之人責任更大』?我叔父文膽剛剛出事,生死不明,你就在這裡推卸責任,這是半聖世家之人應該說的話?」

    「那你們也不能怨我與青玶兄!」谷垣硬氣道。

    「我叔父雷謨身為船隊之首,為了競奪第一,沒發現文心鯨魚情有可原。你什麼都不做,不過是跟隨,為何還沒有發現?」雷龍闊道。

    「老夫如何,還輪不到區區翰林質問!」

    宗雷船隊的人不斷爭執,而其餘人在分完文心后,或者進行最後的交易,或者開始吞噬文心魚。

    許多讀書人因為文宮受到文心魚撞擊,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方運也不著急,下了樓船與眾人聊天。

    一直聊到學海結束。

    空間明暗變化,方運眼前一花,發現自己回到了景國學宮的聖廟。

    學海正式結束。

    聖廟內橫七豎八躺了數百人,至今昏迷不醒,只有少數人站著。

    方運四處看了看,發現自己留下的文心魚沒了,心知應該是被收到聖院。

    聖廟的大門轟隆隆地打開,隨後大量的秀才和童生在醫家人的帶領下進來。

    這些人一看方運在,就要行大禮,方運道:「不必多禮,先幫他們。」

    「遵命!」

    眾人這才把昏迷的讀書人抬走。

    官印連動,加急傳書。

    方運低頭一看,署名竟然是西海龍宮、南海龍宮和北海龍宮,非同小可。

    方運立刻打開傳書查閱內容,而後冷哼一聲。

    原來龍族以躍龍門快要開始為借口,要方運在三日內必須前往血芒古地,如果方運不去,就剝奪方運躍龍門的資格,之後再剝奪文星龍爵的資格。

    方運今日剛從學海出來,要去聖院,明日參與爭國首,現在要再過一天就去血芒古地,方運別說大婚,連三進書山的機會都沒有。

    方運心知這是三海龍宮最後的瘋狂,只要自己沒有進入血芒古地完成使命,那就不算是真正的文星龍爵,四海龍聖有資格剝奪自己的龍爵。但是,一旦完成血芒古地的使命,四海龍聖只能制約,無法剝奪。

    隨後東海龍宮的青衣龍王敖青岳發來傳書,說他在聖院等著方運,要贈送一顆龍王龍珠!

    龍珠珍貴要超過同文位的文寶,而龍王龍珠的珍貴程度,不僅超過大學士文寶,甚至超過大儒文寶。

    因為龍珠在龍族不是器具,是力量的源泉,哪怕死後也會被龍族認為是保存靈魂之物。龍族相信,只要有龍珠,龍族就可以復活。

    龍王龍珠是巡龍船等人族特殊機關的最佳組成部分之一,不過實際上那些機關大都只能用蛟龍珠或者偽龍珠來代替。

    敖青岳說的很明白,血芒古地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險,在吞下龍珠的那一段時間,不僅能解百毒,還能讓方運暫時獲得龍族力量的庇護。關鍵是血芒古地遺留龍族的力量,無論是否吞下龍珠,都有機會獲得那些力量的庇護。

    在傳書中,敖青岳說已經準備好有關血芒古地的所有資料,但只是三年前的,因為血芒古地最後一次前往聖元大陸,與聖元大陸交流,就是三年前,那時候方運連童生都不是。

    三年之內,有人因遭受懲罰被送入血芒古地,但無人能出來過,所以這三年血芒古地具體有什麼變化,人族龍族都不知道。

    血芒古地也不清楚這三年聖元大陸發生了什麼變化。

    方運出了聖廟,立刻被大量的官員和讀書人圍住,問東問西。

    方運把龍宮傳書的事一說,眾人大怒。

    「簡直欺人太甚,當日他們同意封你為文星龍爵的時候,就一定算計好了一切。」

    「這裡面一定有宗家和雷家在搞鬼,龍宮就算知道人族的事情,但也難以把時間計算的如此准!」

    「是啊,三谷連戰、學海外加爭國首,任何一處都可能讓方運受傷,只要方運傷到一次,進入血芒古地就可能萬劫不復!」

    「沒辦法,當時方虛聖為了三谷連戰,必然要藉助文星龍爵的力量,否則就算勝,也可能是慘勝,結果也好不到哪兒去。」

    「不過……方虛聖您到底有了多少文心?進血芒古地把握如何?」

    眾人期盼地看著方運。

    方運笑了笑,道:「如今我有十顆完整的文心外加一顆殘缺的。」說完邁步向外走去,把一眾驚呆的人留在身後。

    「十……十顆文心?」

    「他家裡的文心怎麼跟種菜似的?」

    「方虛聖,您在學海難道釣了七八條文心魚?」

    「多一點。」方運道。

    「多多少?」

    「多個萬。」方運緩步前行。

    眾人感覺腦子有些轉不過來了。

    「什麼萬?肯定不會是我們通常意義上說的那個萬。」

    「七萬?八萬?不可能!此次進入學海的讀書人四五萬,全加一起,釣的文心魚也就八萬多一些吧。」

    「到底是什麼意思!」

    「算了,方虛聖有要事在,咱們不能阻攔,走,問問別人!」

    一刻鐘后,人族各地無論聖元大陸還是古地,都開始流傳有關方運的各種學海傳說。

    有人說方運偷偷帶了漁網進去,在學海里大肆撈魚。

    還有人說方運在學海動用了聖道之音,製造了假的龍門虛影,勾引文心魚跳龍門,他坐收漁利。

    更有甚者說方運在學海中作出了帝王詩,讓真龍幫著抓魚。

    雷謨、谷垣與宗青玶的「學海三傻」之名也隨之流傳,成為人們最喜歡講述也最喜歡聽的故事,尤其那句「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十分出名,那首詩還上了文榜,不過是在大學士文榜之上。

    在翰林文榜之上,從第一到第四是方運的學海四詩。

    因為明日要爭國首,方運與家人相聚一個時辰后,利用崔家的文界,進入聖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