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午後的陽光透過崇文院街道兩旁的樹葉縫隙,散落在十餘艘飛舟上,上面站立著景國、慶國、武國、孔城、兩界山和十寒古地等等眾多國家古地的狀元。

    戴誠說完,表面坦然,但目光閃爍,半握著的右拳暴露了他的擔憂。方運的事迹太多了,但凡惹惱方運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方運微笑道:「戴兄說的是,無論是誰,爭國首都要全力以赴,這才是不負一國一地子民之厚望,不負寒窗十年,也不負狀元之名!所有人全力相爭,決出來的才是國首,若是論資排輩,只能叫匪首!」

    眾人點頭微笑。

    十寒古地的狀元曾念海道:「無論爭國首最後的結果如何,大家都理當坦然承受。當年有一些人,因為爭國首而鬧翻,最後成了一生的死敵,運氣好的到老化解,運氣不好的,連後代都相互攻訐。」

    方運點點頭,爭國首和科舉或其他比試有些不一樣,往往一些人相讓,就能讓某個人成為國首,可大家都是狀元,誰也不比誰高貴,要想當國首,就要堂堂正正比試。

    「聽說曾兄你在十寒古地有奇遇,今年哪怕遇到方虛聖,也未必能輸。」

    曾念海擺手道:「哪裡,我們這些在各古地的狀元,在文比方面差聖元大陸的狀元太多。文戰的話,跟別人能比,但跟方虛聖比不了,他的戰詩詞和唇槍舌戰太強。我們說要全力爭國首,只是不能弱了氣勢。更何況我們十寒古地人口少,我這個狀元名不副實。」

    「曾兄過謙了。」

    古地有狀元的名額不假,一些世家子弟自知無法在十國得到狀元,在進士試前會進入古地,等在古地得到狀元,再參與爭國首。

    但是,在兩界山之後,那些古地被各世家重視起來,加大了對古地的經營。雖然地位還是比不過聖元大陸,但已經算得上必爭之地,不像之前那般覺得可有可無。

    像曾念海,從小就被曾家人送入十寒古地,生活在一座寒君王城中,和十寒古地的力量越發契合,為將來的生滅之戰做準備,乃是精銳中的精銳。

    「據說,曾家把三分之一的力量投入十寒古地,為的就是下一次生滅之戰後,爭奪十寒君王之位……」

    「顏家佔據十寒君王之一的位子,對十寒古地的投入力度更大……」

    眾人聊了幾句十寒古地。

    「國首而已,大家儘力而為即可,無需太過計較。等爭國首結束,明天我請諸位去孔家樓,把酒言歡,暢聊天下事。」孔城的狀元孔德論道。

    「明日一定到。」顏域空點點頭。

    「我會在聖院修習三年,暫時不回鎮獄海,時間充裕。」鎮獄海的狀元汪國棟道。

    方運卻無奈道:「明天,我可能去不了。」

    「怎麼?聽說你最近要大婚,等不了了?」孫乃勇笑道,周圍的人立刻露出曖昧的笑意。

    「並非如此。明天我就要進血芒古地……」方運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這事我們都知道,本以為至少要過三五天再走,沒想到竟然明天就走。龍族欺人太甚!」

    「方虛聖把西海龍聖的臉皮生生剝掉一層,又殺了北海的龍王,在方虛聖完全成為文星龍爵之前,他們自然要想盡辦法報復。等方虛聖成為文星龍爵,他們就不敢動手了。到那時,方虛聖與四海龍王地位差不多,僅次於四海龍聖。」

    「至於血芒古地,你可要仔細想清楚。如果換成是我,寧可不要文星龍爵,也不去血芒古地,那裡太邪門。」孫乃勇道。

    顏域空點點頭,道:「我與乃勇的見解一致。那裡有沒有斬龍刀碎片無人知曉,但去了的人前途盡毀卻眾所周知。」

    「血芒古地有祖神層次大人物的詛咒,不去為妙。」

    「萬界那麼大,什麼古怪的地方都有,我還聽說過只有影子能存在的地方,那裡的生靈比紙片還薄,像是被拍扁了似的。」

    方運聽多了他們的勸說,也不反駁,靜靜地聽著。

    眾人一邊說一邊走,很快來到崇文院門口的大廣場邊。

    方運掃視四周,大廣場的四周停著大量的飛舟,每一艘飛舟之上都至少站著一位讀書人。

    在廣場的孔子聖像下,站著三位大儒與六位大學士。

    三位大儒的對面,也有幾艘船,上面站立著其他國家的狀元。

    方運等人駕船抵達三位大儒面前,行禮問候,站在飛舟上一動不動。

    三位大儒和六位大學士不苟言笑,其他人也不知道說什麼,一直沉默著。

    沒人說話,崇文院內的氣氛稍顯尷尬,許多狀元眼觀鼻,鼻觀心,靜靜等待。

    不多時,一位面無表情的大儒道:「時辰已到,即刻進入國首三地第一地,蓮花池。」

    就見這位大儒隨手一揮,無窮量的白光自天而降,方運本能眯起眼,等白光散盡,發現自己位於一處荷花池邊緣。

    荷花池是標準的圓形,直徑近百丈,前方的荷葉一字排開,在水上組成道路,直通蓮花池的中心。

    蓮花池水清澈,中心處分佈著一片片圓形的荷葉,每張荷葉邊都附帶著一朵蓮花。這些荷葉極大,直徑都在一丈左右。

    看完蓮花池,方運向四周看去,果然,此地和當年文戰慶國的時候一樣,四周有許多階梯看台,讀書人可以利用官印以神念進入此地,觀看爭國首的過程。

    現在看台上竟然已經坐了數千人,而且越來越多。

    蓮花池畔,十數位狀元筆直站立。

    方運前面的大儒輕咳一聲,道:「爭國首共進行三輪比試。第一輪便是蓮花池。現在你們踏著荷葉前行,走到水池中心,各自選一片荷葉,在正中坐好。」

    「諾。」十幾位狀元一拱手,一字排開,踏上荷葉組成的道路。

    方運隨便選了一片大荷葉,坐在正中。

    等所有人坐下,組成道路的蓮葉全部下沉,最後蓮花池上只剩下十幾位狀元和他們坐著的荷葉。

    一位大儒道:「諸位狀元稍安勿躁,一刻鐘之後,爭國首正式開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