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爭國首的場地中,一片沉默,誰也沒想到,史家半聖席雲霄會在這個時候聖隕。

    此刻狼蠻入侵,妖界在兩界山外不斷增兵,規模已經接近第一次兩界山大戰開戰前的一半,而且九尊大聖正在前往妖界。

    此刻席雲霄聖隕,對人族的士氣有著致命的打擊。

    席雲霄乃是人族支柱之一,是上一代的四聖,資歷比陳觀海都老,同時也是第一次兩界山大戰功勞最大之人,堪稱人族的定海神針。

    席雲霄又是史家半聖,力量玄之又玄,據說可以追溯時光,至少還可以活十餘年,今日突然聖隕,在許多人心中蒙上了陰影。

    方運愁眉不展。

    現在是文曲星天降的大好時機,連陳聖的傷勢都略有好轉,席雲霄本應得以延壽,偏偏在這種時候聖隕,實在匪夷所思。

    席雲霄精通史家力量,修出「筆削春秋」之聖道威能,一旦遭到致命攻擊,會追溯時光,徹底化解。

    席雲霄聖隕的消息太意外,在異象消失后,爭國首現場的眾人都沉默不語,難以承受。

    許久之後,顏域空立於荷葉之上,道:「當年隨恩師修習,曾親見席聖,高山仰止,每每思及,敬畏更重,未曾想,席聖竟在今日故去,令人扼腕嘆息。」

    孔德論道:「我人族眾聖與妖蠻不同,人壽有限,但只要人族不滅,天壽長存,我們理當恭喜席聖由人化天,永壽不滅。」

    「對對對……理當祝席聖天壽萬年。」

    蓮池中的氣氛原本十分凝重,如同沾了水的毛巾敷在臉上,讓人難以呼吸,現在稍稍緩和。

    方運心中暗嘆,話雖如此說,但從此以後,天人永隔,人間又少了一位半聖。

    不多時,蓮花池邊的大儒道:「席聖聖隕,天地同悲,但爭國首不可荒廢,諸位隨我一起默哀百息,哀悼席聖。」

    眾人一起低下頭,開始默哀。

    時間一到,那大儒發話,眾人才抬起頭。

    「席聖隕落,才氣反哺天地,人族必當更加壯大,乃是我族之興。無論如何,國首之爭照常進行。這爭國首第一場蓮花池的規則,想必諸位小友早有了解。立志,勝者勝,敗者敗。那麼,現在諸位開始醞釀,一刻鐘之後,開始正式立志!」

    大儒話音剛落,每個人的荷葉上出現一方小桌,桌子上擺著筆墨紙硯。

    眾人拋卻席聖隕落的哀思,靜下心神,思索以何為志。

    席聖聖隕的影響太大,過了好一會兒眾人才徹底擺脫。

    許多人輕震文膽,掃除心靈雜音,現在理當專心觀看爭國首,祭奠席聖之後再說。

    過了片刻,曾念海微笑道:「諸位都是讀書人,可不要下死手。」

    眾人莞爾一笑,甚至連看台上的人也覺得有趣。

    墨杉笑道:「我看啊,咱們不如幫一幫方虛聖,讓他成為人族第一位六首才子。」

    「咦?我倒是把如此重要的事忘了。你們怎麼說?」顏域空問。

    「別的可以讓,今日要是讓了,別說我們背上罵名,連方虛聖都會被污一生。」

    方運笑道:「這種玩笑說說罷了,各位千萬不要當真。」

    孫乃勇突然輕哼一聲,道:「學海二傻宗青玶在學海的時候,說你絕對無望爭國首,現在他應該就在那裡坐著,方運,你萬萬不可輕敵。你可以不要六首才子之名,但絕不能被學海三傻看扁!」

    孫乃勇乃是兵家人,用兵詭譎多變,但為人脾氣最直。

    「那學海三傻中,除了雷謨是在早年晉陞大學士,二傻宗青玶與三傻谷垣都是藉助文曲星天降的力量晉陞大學士。雷謨文膽開裂,另外兩人不足為懼。」

    雷謨三人在學海中行為可惡,惹惱了許多讀書人,所以哪怕三人是大學士,許多人也毫不客氣稱其為三傻。

    「你看,宗家人和雷家人所在的看台亂了。」

    方運扭頭望去,就見慶國和嘉國看台上有一部分人怒視自己,甚至有人指指點點,而其餘看客都忍著笑意。

    這些狀元的對話外面的人可以聽到,但方運等狀元聽不到外面人說什麼。

    「夏蟲語冰而已。」方運道。

    「哈哈,那些人更憤怒了。」

    「好了,準備書寫立志之言吧。萬一方虛聖不能爭得國首,宗雷兩家人恐怕會用盡手段來污他文名。」

    蓮花池重歸平靜。

    碧水之中,十幾位白袍狀元立於青翠的荷葉之上,手持毛筆,鋪開宣紙,猶如畫中美景。

    「請諸位狀元郎動筆。」

    大儒蒼老的聲音響起。

    就見十餘位狀元用毛筆蘸飽了濃墨,醞釀片刻,一筆一劃徐徐書寫。

    蓮花池一直如同古井一般沒有波紋,哪怕之前眾人在荷葉上走動也如同死水。

    但現在,以每個人的荷葉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大量的波紋。

    那些波紋明明纖細輕微,但相互碰撞后,竟然散發著金鐵交鳴之聲。

    波紋密密麻麻,金鐵交鳴聲越發急切,最後竟然如同無聲的萬軍大戰,無人叫喊,只有刀劍相撞聲。

    一開始只是波紋,但隨後有幾人的荷葉開始向四面八方擴散微型波浪。

    方運、顏域空、曾念海和孫乃勇等四人荷葉下的微型波浪最為明顯。

    四人的波浪一出,蓮花池變得更加紊亂,眾多荷葉起伏不定,大有風雨欲來之勢。

    景國看台上,蔡禾猛地站起來,大聲叫道:「好,方虛聖果然不負眾望!」

    慶國宗家席位上很快傳來一個譏笑的聲音:「可笑。論浪高,顏域空第一;論浪疾,孫乃勇第一;論細密,曾念海第一,方運不過是佔了一個穩字,何來不負眾望?我看啊,方運在蓮花池中必然表現平平。」

    「二傻,別說了,丟人。」一個聲音從武國的席位上傳來。

    「哈哈哈哈……」

    四面看台的人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之前說話的宗青玶面色紫黑。

    剛才孫乃勇當眾稱他二傻已經碰觸了他的底線,現在竟然有人在幾十萬讀書人面前如此稱呼,任誰也受不了!

    「武國哪位仁兄惡語傷人?來日……」宗青玶話未說完,就被一旁的宗家人制止。

    「是武國的一位兵家大儒。」

    宗青玶氣得幾乎當場吐血,武國本來就與慶國交惡,而且武國好戰,硬脾氣的文人將軍極多,要是遇到大學士還能理論,可被大儒譏諷,宗青玶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宗青玶憎惡地望向方運,右拳死死握住,目光中浮現一抹冷冷的殺意,一閃即逝,隨後浮現奇特的嘲弄之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