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一最後只剩方運與顏域空兩人,那就有趣了。」

    兩個人的立志文頁再一次傾斜。

    「不要凝聚,不要凝聚……」

    一些武國、孔城和十寒古地的讀書人不斷低聲默念,因為一旦兩人蓮成九瓣,他們地區的狀元極可能落水。

    立志文頁灑落的光芒更加濃郁,幾乎是一開始的十倍。

    片刻之後,方運與顏域空每人增加一瓣蓮花。

    蓮成九瓣!

    九瓣潔白的蓮花半包圍兩人,兩人的前面和左右都有蓮花,唯獨身後空著。

    全場之人起身,又驚又喜,人族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次爭國首出現兩人蓮成九瓣的事情!

    「聖跡!絕對是聖跡!」

    「兩人若是能封半聖,必然力壓諸聖!」

    「加上知世先生,三位半聖在一起,必然可以橫掃妖界!」

    「繼孔聖之後,人族第二個輝煌時代即將來臨!」

    宗雷兩家的年輕人硬是把喪氣話憋回心中,因為他們再傻也明白,這時候若是口出狂言,會遭到所有人的攻擊。

    眾人高興,其餘三個狀元樂不起來。

    只有四瓣蓮花的孔德論再也抵不住五瓣的差距,人仰葉翻,獨自落水,一邊嗆著水,一邊哀怨地看著方運與顏域空。

    蓮成五瓣的曾念海與孫乃勇幾乎是趴在荷葉上,拼盡一切防止落水。

    不多時,風浪止住,荷葉上的曾念海與孫乃勇狼狽地整理衣衫頭髮。

    孫乃勇長長鬆了口氣,把貼在臉上的頭髮甩到身後,道:「總算結束了,萬一沒能進入熔岩洞,我會被家裡人笑死。」

    曾念海苦笑道:「與他們兩人整整差距四瓣,稍一不小心就會落水,九瓣了,馬上結束了。」

    顏域空與方運如同運籌帷幄的軍師,外面殺聲震天,兩人卻在大帳之內下圍棋。

    兩人面帶微笑,似乎並沒有因此而多麼高興,比平時更加平靜。

    方運道:「今天不能參與各國狀元聚會,域空你代我喝一杯酒吧,等從血芒古地回來,我自罰三杯。」

    「好,你一定要準時回來。」顏域空道。

    「一言為定。」

    兩人一襲白衣,坐於綠色荷葉之上,相視一笑。

    立志文頁再度傾斜,緩緩灑下光芒。

    看台上的眾人大都平復情緒,陸續坐下,微笑看著,因為蓮成九瓣是極限,沒可能超出。

    顏域空的立志文頁首先停止,不再灑落光芒,但方運的還在繼續。

    景國人開懷大笑,蓮花池立志,方運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在場的眾人不停點頭。

    幾個年輕人甚至輕輕活動肩膀和脖子,為下一場的熔岩洞立心做準備。熔岩洞不再是讓立心文頁放光,而是有飛起來的岩漿灼燒立志文頁,立心文頁承受的灼燒次數越多,則立心越強。

    「不對!」景國文相姜河川猛地起身。

    之前立志文頁垂光只有幾息的時間結束,可現在,方運的立志文頁垂光五息還沒結束!

    不遠處的左相柳山露出愕然之色,直勾勾盯著立志文頁和方運。

    光芒停止,蓮成十瓣!

    孫乃勇與曾念海愣了,顏域空愣了,甚至連方運自己都愣住了。

    在場所有人都在發愣。

    還有幾個讀書人剛剛利用官印進入看台,幾乎看傻了。

    「爭國首改規矩了?」一個新進來的老翰林喃喃自語。

    計知白一直在憋著,他受夠了提前挑釁方運的苦,而且被「學海三傻」的污名嚇到,在爭國首的時候憋著一直沒有說話,準備等方運不成國首再說幾句泄憤。

    可現在,他卻覺得心臟要憋爆了。

    哪怕方運爭國首失敗,蓮成十瓣也曠古絕今,根本打擊不到他。

    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方運身邊出現了風。

    不是白色的勁風,不是青色的風浪,而是灰色的龍捲風!

    高達十丈的龍捲風,並迅速向外擴大。

    擁有五瓣蓮花的孫乃勇與曾念海甚至來不及反應,直接被龍捲風甩出數丈遠,栽進水池中,咕嘟咕嘟喝著水。

    顏域空比方運只少了一瓣蓮花,按理說可以穩坐荷葉,可這龍捲風太強了,顏域空竟然不得不低下頭,兩手死死抓著荷葉。

    灰色的龍捲風中,顏域空滿面苦笑,怎麼會遇到方運這麼個變態!

    早知道會是這樣,就應該推遲一年考進士!

    不一會兒,龍捲風停歇,孫乃勇和曾念海吐出肚子里的水,一邊向池邊游,一邊翻白眼。

    「下一次,請讓我們輸得體面些!」

    眾人這才仔細看兩人,兩人的衣服竟然被攪碎,穿得跟乞丐一樣,露出白花花的肩膀和胸膛。

    眾人忍不住笑起來,尤其是岸上之前落水的幾個狀元,一臉壞笑。

    蓮成十瓣太驚人了,一些人至今有點不敢相信,不斷眨眼。

    「不愧是方虛聖啊!」

    眾人紛紛感嘆。

    雷家人與宗家人把嘴閉得死死的。

    現在誰要是敢說什麼,恐怕就會成為孔聖文界眾傻之一。

    顏域空上空的立志文頁消散。

    但是,方運頭頂的立志文頁第十一次傾斜,第十一次放出光芒。

    孫乃勇小聲嘀咕:「不會蓮成十一瓣吧?要是真那樣,以後誰還敢跟方運玩啊。」

    「嗯,以後千萬別跟方運比什麼。」

    「可以比傻。」

    眾狀元哭笑不得。

    眾人還沒等消化蓮成十瓣的奇迹,就見方運身後出現了第十一瓣蓮花。

    只差一瓣,蓮花就能完全包圍方運!

    「此乃……好亂!」一些讀書人腦子一團漿糊,難以想象會發生這種事。

    顏色更深的龍捲風出現!

    顏域空哭笑不得,一邊死死抓著蓮葉,一邊在龍捲風中大聲問:「方運,何時結束?」

    「我也不知道。」方運感覺自己有點玩大了。

    看台上的讀書人越發驚異,誰也沒想到爭國首的第一步就一發不可收拾,不僅超出前人,而且還超出那麼多。

    此時此刻,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疑問。

    「方運所立何志?」

    看台不起眼的角落,多出幾道蒼老的身影,沒有人發現他們的存在,但他們幾人相互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顏域空不愧是可以跟衣知世齊名的天才,哪怕在十一瓣蓮花形成的龍捲風中,都沒有落水。

    風停,所有人都沒有再開口,都靜靜地等待,靜靜地看著方運和他的立志文頁。

    都想知道,最後方運到底能蓮成多少瓣!

    計知白望著方運,心中突然升起絕望之情。

    「好累啊……」計知白喃喃自語。

    立志文頁再度傾斜。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已經沒有人能夠坐在看台上,包括宗家雷家的人都站立著,本能地抬著頭向前探,希望看得更清楚一些。

    幾十萬讀書人齊齊前傾。

    濃郁如牛奶的光芒落在方運身上。

    爭國首的現場靜悄悄的。

    十二息之後,第十二瓣蓮花形成!

    十二瓣蓮花包圍方運。

    怪異的是,方運的身體徐徐上升。

    當方運停止上升的時候,眾人才發現,十二瓣蓮花竟然形成了一座蓮台!

    方運坐於蓮台之上,目含虛空,胸懷萬界。

    轟隆隆……

    一道風中有雷電的巨大黑色龍捲風出現,接天連地,如同一條黑龍包圍方運。

    顏域空再也撐不住,剎那間被龍捲風卷飛,噗通一聲落在水中。

    顏域空的目光里充滿迷茫,完全不在乎自己大口大口灌著水。

    此時此刻,顏域空逼自己記下這個日子,以後每年這個日子要呆在家裡,或者去找恩師南聖,不然肯定倒大霉!

    十一月初十,什麼都忌!

    所有人都看呆了,爭國首還能爭出這麼大的龍捲風?

    不多時,龍捲風停止。

    顏域空仰面朝天浮在水面上,目光獃滯,生無可戀。

    顏域空在想一個問題。

    方運也在想一個問題。

    各國狀元在想一個問題。

    看台上的所有人也在想一個問題。

    「爭國首,結束了?」

    李繁銘一摔手中的扇子,忍不住問:「這都可以?」

    「應該可以。」一旁的老進士一臉迷茫。

    「別人不可以,方虛聖可以。」

    「了不得啊!」看台上隱蔽的角落,一個乾瘦的小老頭不斷用手捋著下巴的山羊鬍,身穿一身破舊的衣衫,低聲感慨。

    「我現在只想知道,方虛聖立下什麼志!」

    「對!請方虛聖朗誦立志之言!」

    「請方虛聖教誨!」

    眾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期待。

    立志文頁終於消散,代表著蓮花池之爭結束,方運和其他狀元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

    「方運,別藏著掖著了,快說說你立下何志!」孫乃勇大聲喊。

    「你不說,我不上岸!」顏域空浮在水上,獃獃地看著方運。

    方運無奈一笑,緩緩道:「那麼,在下就複述立志之言。」

    所有人屏息斂聲,瞪大眼睛等待。

    甚至連宗家雷家這些仇敵都充滿好奇。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方運的聲音彷彿是萬鼓敲擊、萬鍾轟鳴,在天空中不斷回蕩。

    「……為萬世開太平……」

    在場的每個人心裡都生出難以言喻的震撼。

    比第一次聽到聖言,比第一次見到倒峰山,甚至比第一次見到半聖都更加震撼。

    「曠世國首啊!」

    方運的立志濃縮了所有讀書人的志向!

    天有神而無形,天有道而無心,但方運,卻要為天地創造一顆心!

    這只是表層含義。

    天,是萬物,是一切,星空、海洋、草木、人族和妖蠻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天,萬界即為天!

    為天地立心,就是要為萬界定下規矩,讓萬界按照方運的意志運轉!

    什麼萬界之主,什麼種族巔峰,都不及這個志向遠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