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心會繼續增多,但岩漿心臟最多只有有十二顆。

    方運心念一動,十二顆岩漿心臟呼嘯著飛向他的文宮,最後停留在十二顆蓮子邊緣。

    看台上宗家與雷家的許多人又憤怒又驚慌。

    「這……有失公允!誰都知道,岩漿心臟比銀色蓮子更難得!為什麼他只是在蓮花池得了十二瓣蓮台,卻能在熔岩洞收穫十二顆岩漿心臟!不公平!」雷龍闊放聲大吼。

    「是的,不公平!他最多只能在熔岩洞與雲空天吸收元氣霧,不立心立道,不應該得到岩漿心臟和七彩祥雲!」

    「我們要上報聖院!」

    「此事有古怪!」

    所有人都看出宗家與雷家的驚慌。

    一些他國之人也低聲議論。

    「這事……的確有些蹊蹺,我倒是不反對,但也沒理由支持。」

    「雖說這十二顆岩漿心臟給方虛聖無傷大雅,但宗雷兩家說的也有些道理。」

    「我也覺得獎勵太豐厚了。一般獲勝之人都是給一顆蓮子或一顆岩漿心臟的,哪怕是當年的知世先生,也不過是銀色蓮子、岩漿心臟與七彩祥雲各得兩顆而已。」

    宗雷兩家人不斷反對,李繁銘忍不住回擊:「你們若是能立志形成十二瓣蓮台,也能得十二顆岩漿心臟!烏鴉笑鳳凰,聒噪!」

    「聖院會理這些人才怪。」

    「提前成為國首,熔岩洞與雲空天不按之前類比給獎勵,難道不給?」

    「沒人跟他比,怎麼判斷獎勵?自然要根據之前判斷!」

    眾人紛紛聲援,宗雷兩家不甘示弱。

    雙方爭執起來,方運卻不聞不問,吸收了熔岩洞的元氣霧后,很快進入第三場雲空天,踏入空中的雲朵。方運不用立道,十二朵七彩祥雲飛來,進入他的文宮,落在岩漿心臟之外。

    七彩祥雲每次使用都會徹底消失,能讓平步青雲在一刻內速度暴增數倍,同時也會永久增加平步青雲的速度。

    平步青雲,哪怕對半聖來說也有莫大的作用,有了十二朵七彩祥雲,意味著方運的平步青雲將遠超同文位的讀書人。

    速度,一直人族的短板。

    妖蠻中奔跑或飛行最快的種族,永遠快於人族最厲害的疾行戰詩或平步青雲。

    宗家雷家更加憤怒,沒想到方運竟然把國首的三大好處盡數收為己有。

    這樣的方運萬一成長起來,宗雷兩家必然會遭到滅頂之災。

    現在,兩家之所以敢針對方運,就是因為方運一非世家出身,二文位不高,若是方運沒了文位低的缺陷,別說宗雷兩家,就算再來幾個世家都拿方運無可奈何。

    宗雷兩家怎能不急!

    但是,無論宗雷兩家如何,負責爭國首的大儒與方運都懶得理會。

    最後,大儒宣布爭國首結束,全場歡呼。

    「六首才子!」

    「六首才子!」

    「六首才子!」

    尤其是景國人,不斷舌綻春雷齊呼,文相姜河川喊得最起勁。

    左相柳山沉默不語。

    計知白本來不想喊,但卻不知為何,跟著喊了幾句,引來附近人的詫異。

    附近的人看了看計知白,更加疑惑,因為他們都從計知白的目光中看到了恐懼。

    計知白盯著方運。

    方運一身白衣墨梅服,接受萬眾歡呼。

    這天地的中心,是方運。

    童生試第一,案首。

    秀才試第一,茂才。

    舉人試第一,解元。

    進士試第一,會元。

    殿試第一,狀元。

    爭國首第一,國首。

    不僅如此,方運每科都是甲等!

    哪怕是爭國首的三場若是進行評等,方運也必然是甲等!

    「全甲六首才子!」

    「全甲六首才子!」

    景國讀書人越發狂熱,他們被各國打壓多年的怨念徹底釋放出來。

    全甲六首才子,這是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出現在聖跡,但景國出現了!

    「方運,立於人族之巔!景國,立於十國之巔!」文相姜河川不顧形象地舌綻春雷。

    「方虛聖,是人族的新高度!」

    「天地唯一,萬界無上!」

    方運白了一眼景國坐席上的那些人,完全信口開河,得虧吹牛不漲才氣,不然他們個個是大儒。

    宗雷兩家之前還有戰鬥力,可在景國人發力后,他們的聲音完全傳不出去,被一國讀書人鎮住。

    其他國的許多讀書人也跟著起鬨,為見證人族第一個也可能是最後一個全甲六首才子而驕傲。

    連一些平日里喜歡否定方運的人,也是與有榮焉,紅光滿面。

    不多時,一些讀書人清醒過來,看到景國的人還在賣力狂吼,搖搖頭,陸續離開。

    宗雷兩家人本來想等景國人停下再發起反擊,可景國人根本沒有停止的跡象,那狂熱的樣子絕對可以喊到海枯石爛、滄海桑田,便熄了念頭,憤恨離開看台。

    一道光芒落下,籠罩所有狀元,把他們送到崇文院的門口。

    顏域空仰望天空,突然長長一嘆。

    「顏兄怎麼了?」孫乃勇好奇地問。

    「要是咱們只有七八歲,我就可以振臂一呼,打一頓方運然後作鳥獸散,那才叫解恨。」

    包括方運在內,所有人都被顏域空逗笑。

    「顏兄說的是,不愧為我等楷模!」

    其他狀元一邊笑一邊點頭。

    顏域空還在望天惆悵,看樣子相當遺憾。

    方運微微一笑,道:「現在你也可以振臂一呼。」

    顏域空眼睛一亮,認真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其他狀元,想了許久,道:「算了,你一把真龍古劍就能力壓我們所有人。等我們到翰林之後,我再看看能不能振臂。」

    眾狀元愕然,隨後個個面帶苦笑。

    「是啊,方運已經是翰林,咱們才成進士不足一年,若要文戰,勝算太小。僅僅那五鳴的真龍古劍,就能讓我等束手無策。」

    「方虛聖,你不用真龍古劍,可敢跟我們所有人聯手一戰?」

    「是啊,不準用真龍古劍!」孫乃勇無比振奮。

    方運點點頭,道:「可以。」

    但是,其餘狀元遲疑了。

    「我看,最好不準用病經。」

    「對,也不準用兵法!」

    「他是翰林,不能用翰林戰詩詞!」

    「他的文星龍爵有點厲害……」

    一干狀元認真討論。

    方運笑著白了眾人一眼,前往飛舟,準備回自己在崇文院的住處。

    曾原發來緊急傳書。

    「宗家家主與雷家家主聯手抵達禮殿,要求禮殿下達命令,在一個時辰內對你實施問心之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