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學海競渡反撞不違法,所以只能由禮殿來裁決。

    方運根本不在乎宗雷兩家的攻擊,快速駕馭飛舟回到自己的第十舍,開始為進入血芒古地做準備。

    血芒古地,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禁忌,也有一些特別的地方。

    比如龍紋米,不能和其他東西混在一起放入海貝。

    還有血芒古地的社會構成和聖元大陸完全不同,聖元大陸是一個由聖院、朝廷、士族和寒門組成相對平衡的社會,聖院的禮、人族的法、朝廷的法和宗族的法同樣相互交織,以聖院和朝廷為重。

    聖元大陸雖然有宗法制的殘留,但在法家力量已經稍勝禮殿的今天,國法早就開始逐漸滲透,不斷削弱家法。

    尤其在寧安城,方運判決父殺子、夫殺妻罪加一等,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直到今天相關的爭議都沒有結束。

    但在血芒古地,卻是宗法至上,以嫡庶、房分、輩分和文位為標準,形成了巨大的宗族網,沒有所謂的國法,那裡,絞殺任何研讀法家聖道之人。

    血芒古地的宗法制度之嚴苛,只有少數禮殿的老頑固鼎力支持,認為恢復上古道統、周天子風貌與儒家精神。

    但是,禮殿老頑固們卻慘遭眾聖摑面,因為眾聖把血芒古地斥之為異端,認定血芒古地極端化孔聖聖道,乃是在阻撓人族聖道發展。

    許多人紛紛發來傳書,都在說宗雷兩家家主的事。

    一個小時后,第十上舍的門衛匆匆跑進來。

    「啟稟舍主,禮殿閣老巫九前來。」

    方運眉頭一皺,這可不出好兆頭,沒想到雷家與宗家還是要逼自己出面。

    若是普通禮殿來人,方運可以直接拒絕,但堂堂閣老大儒前來,哪怕貴為虛聖也必須要給面子。

    巫家十子,老九最賢。

    這是當年半聖酈道元親口說的,以至於巫家把當時十六歲的巫文華改名就巫九,以此來感謝半聖稱讚,後來同輩都稱巫九為老九。

    後來巫九不負眾望,成就大儒,成為禮殿閣老。

    方運快步出門,人未到大門,聲音卻飄出門外:「學生方運,見過巫九先生。」

    門外立刻有蒼老的聲音道:「方虛聖客氣了,一人國首傳天下,十二蓮台驚世人,當為大先生。」

    方運一邊向外走,一邊看向門外的紫袍大儒。

    巫九一身尋常的禮殿紫袍,鬚髮皆白,面容有稜有角,但目光和善。

    走到近處,兩人作揖為禮,算是正式見面。

    「巫九先生大駕光臨,蓬蓽生輝。」

    「方虛聖客氣。老夫前來,是為公事,便長話短說。宗雷兩家家主聯袂抵達禮殿,控訴您破壞學海規矩、競渡違禮,身為虛聖卻如此,難為人族表率,理當罪加一等。禮殿勸說未果,只好請您前往禮殿調解。」

    方運一直盯著巫九,觀察他的每一處細節,巫九說話的時候坦坦蕩蕩,中氣十足,目光極穩,顯然字字屬實,尤其「調解」二字,正是引用方運在寧安城的說法。

    方運在寧安縣的革新中,其中有一項革新就是小利之矛盾可調解,可以節省刑房時間,這實際是變相剝奪原本屬於鄉賢族長的權力。這項革新尋常人覺得沒什麼,但法家之人卻不吝讚美,越發看重方運。

    甚至有傳言說,因為這個看似微不足道的革新,法家閣老準備找機會給方運頒發免三等免罪令,方運若是犯了不太重要的罪行,比如不小心誤傷他人,比如在京城動用戰詩詞展開攻擊等等,只要拿出免罪令,聖院就會封鎖一切消息,禁止任何人討論,若是討論此事,反而會被刑殿追究。

    這種免罪令原本是世家把持聖院的時候實施的政策,有一段時間甚至可以交易免罪令,法家掌權后,免罪令的頒發就變得極為嚴苛,半聖世家百年之內最多也只能使用一次一等免罪令、兩次二等免罪令和三次三等免罪令。

    這些年來,經常有人說刑殿想廢除免罪令,大家心知肚明,這是刑殿用來探各世家的口風,各世家反應很強烈,刑殿只得作罷。

    方運覺察禮殿並沒有偏向宗雷兩家,於是微笑道:「既然巫九老先生親自前來,那方運自當前往,請。」

    「請。」

    雙方腳踏飛舟,離開崇文院。

    路上遇到崇文院的學子,他們好奇看了幾眼,便紛紛傳書給好友。

    方運還沒抵達崇文院門口,一人腳踏飛舟從後面追來。

    「方運,禮殿找你何事……見過巫九先生。」張知星眉頭緊皺。

    方運微笑道:「張兄無需慌張,禮殿請我去喝杯茶。」

    張知星道:「禮殿的茶是那麼好喝的么……好吧,如若宗雷兩家得逞,我便去糾集崇文院的學子堵禮殿的大門!」

    巫九面不改色,道:「身為聖院學子,理當遵從聖院規矩,怎可如此?」

    方運笑道:「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不過同樣也要遵從聖院規矩,要井然有序,不得胡鬧。」

    張知星哈哈一笑,道:「曉得了,我這就邀請聖院好友一起去禮殿門口散步。」

    巫九隻是搖搖頭,什麼都沒說。

    張知星駕船離開,方運繼續向崇文院門口飛行。

    飛舟飛行一陣,巫九看了方運一眼,道:「物不平則鳴,此言大有道理。」

    「先生謬讚。」方運客氣回敬。

    巫九不再說話,眾人抵達崇文門前,走下飛舟,穿過崇文門,抵達聖院,然後一起向禮殿行走。

    走了片刻,方運突然問:「巫九先生,禮殿是何種態度?」

    巫九道:「諸位閣老態度各有不同。」

    「例如您……」方運沒有放棄。

    巫九露出無奈之色,隨後正色道:「方虛聖乃是人族第一的六首才子,又獲得數以萬計的文心魚,區區撞船,道歉即可。」

    方運詫異地看著巫九,沒想到禮殿的這些老先生中竟然有人如此幫自己。

    巫九身後一位大學士低聲解釋道:「禮殿素來講究尊卑,您若是撞碎大儒船隻,禮殿大概會從嚴處理,但您只是撞到普通的大學士與翰林,此等小事本就不值得興師動眾。」

    巫九不說話,顯然是默認了這種說法。

    方運一愣,隨後恍然大悟,以前總覺得禮殿不講人情,凡事太過嚴苛,現在才意識到,禮殿平時很少管自己這個虛聖,可對自己很不錯,比如上次僅僅因為雷家不送賀禮就降下三禮之火,還有這次只說調解不說問罪,就是最好的證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