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轉念一想,宗家與雷家的勢力太大,自己不能掉以輕心,只要禮殿一位閣老反對,事情就會向不可預料的方向發展。

    方運邊走邊問:「其他幾位閣老如何說?」

    巫九道:「雲駱兄認為,宗雷兩家意圖不軌在先,乃是賊仁之輩,撞他們不算違禮。還有幾位閣老沒有多說,只是說此事應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雲駱先生果然一身正氣。」方運知道雲駱此人,浩然正氣極強,在雲國威望極高。

    聖院說小也不小,一行人走了一刻鐘才抵達禮殿的大門外。

    禮殿閣老巫久帶領方運進入禮殿大門,走過禮殿廣場,抵達正殿。

    方運掃視禮殿,高大寬敞,巨石為體,圓柱樹立,古樸雄壯,人在禮殿之下猶如螞蟻一般渺小。

    禮殿的最深處,坐著五位身穿紫袍的大儒,高冠博帶,面容整肅。

    在進入禮殿前,巫九亦戴好冠冕。

    五位大儒腳下是三層台階,有兩人站在台階之下,兩側站立著許多禮殿之人。

    站在台階之下的兩人都是老者。

    一位身穿青衣大學士服,扭頭看著方運,目光如劍,毫不掩飾冷淡之色。

    旁邊的老者身穿紫袍大儒服,臉上滿是老年斑,眯著眼,耷拉著頭,在方運進來前似乎已經睡著,等方運靠近正門,才緩緩扭頭看過去,眼睛依舊眯成一條縫,半死不活的樣子。

    五位禮殿大儒起身,作揖道:「恭迎方虛聖。」

    方運立刻回禮道:「見過諸位閣老。」

    片刻之後,台階下的兩人一起向方運作揖,那大儒懶洋洋作揖,動作緩慢,但中規中矩,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宗甘雨見過方虛聖。」

    方運拱手為禮,也不說話,深深看了一眼這位宗甘雨。

    宗聖之子,宗家家主,名字源自《呂氏春秋》,頗得宗聖看重,也是雜家實力最強的大儒之一,不僅精通雜家聖道,甚至把縱橫家的相印練到六國之境,據說最強的戰績是獨遇兩頭大妖王,以縱橫術輔以雜家力量,讓兩頭大妖王自相殘殺。

    那大學士則快速作揖,十分不耐,道:「雷傲見過方虛聖。」

    雷傲身為新任家主,方運有所了解,好大喜功,脾氣暴躁,但對雷家忠心耿耿,所以被雷家眾大儒推為傀儡家主。

    方運一拱手,道:「您是……第三位家主?」

    雷傲被方運一句話憋得滿面漲紅,很想大聲反擊,但最終沒有開口,這裡是禮殿,虛聖地位崇高,稍有不慎便會弄巧成拙。

    禮殿的一些讀書人暗自發笑,已經有兩位雷家家主因為方運不得不讓賢,雷傲自然是第三位家主。

    巫九走到禮殿最深處,與其他五位禮殿閣老一起站立。

    「諸位請坐。」六位閣老中的大儒雲駱道。

    方運首先坐下,六位禮殿閣老才坐,最後才輪到宗甘雨與雷傲。

    宗甘雨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但雷傲精神十足。

    大儒雲駱望向方運,道:「首先恭喜方虛聖榮膺十國之首,公事為重,便不再客套。請方虛聖前來,是為調解學海撞船一事。」

    宗甘雨稍稍抬起頭,眯著眼,緩緩道:「老夫覺得,理應是『學海違禮之事』。」

    雷傲立刻道:「甘雨先生說的對。」

    「無妨。」雲駱道,「宗家主與雷家主認定您違反學海規則,身為虛聖,不能以身作則,不能擔當表率,理應罪加一等,不僅受問心之刑,還應即刻圈禁一年。您有何見解?」

    方運目光一冷,掃視宗甘雨與雷傲兩人,甚至懷疑宗雷兩家與龍族串通好,龍族逼自己進入血芒古地,宗雷兩家逼自己圈禁,進不去血芒古地,自然就會被剝奪文星龍爵,若要進去,恐怕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方運緩緩道:「當時在下的確過於魯莽,犯下大錯,每每思及,悔恨萬分。我的見解是,如果能從頭再來,我會彌補我的錯誤……」

    宗甘雨睜大眼睛,雷傲面露訝色,連兩位閣老都露出好奇之色。

    「……在海邊直接撞沉他們。」方運一本正經說完。

    「你!」雷傲勃然變色。

    宗甘雨繼續眯著眼睛。

    禮殿幾個年輕人差點笑出聲來,方運完全是在耍兩個家主,不愧是方文霸,在禮殿都不把兩大家主放在眼裡。

    六位禮殿閣老面色出現細微的變化,幾人嘴角微翹又迅速恢復嚴肅。

    雷傲怒道:「諸位閣老看到了,這個方運冥頑不靈,知錯不改,不僅有辱虛聖之位,更是在藐視禮殿!」

    巫九忍不住問:「為何說他藐視禮殿?」

    「他方才的話,就是在戲耍六位閣老!」雷傲理直氣壯道。

    六位閣老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雷傲,巫九緩緩道:「雷家主,你誤會了。」

    「這怎麼會誤會?」雷傲道。

    「他只是在戲耍你!」巫九很無奈地補充道,一臉「我不想說是你逼我的」樣子。

    雷傲的臉頓時漲紅如豬肝。

    禮殿的年輕人們低頭髮笑,進入禮殿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別樣的禮殿審問。

    雲駱問:「方虛聖,當時您為何要違反學海規則,撞向他們?」

    方運道:「學海競渡,我敢答應,哪怕輸掉,也必然會遵守規則。只是,我萬萬想不到宗雷兩家之卑劣,竟然在進入學海之前,就聯手算計我,安排了宗家安插在武國的兩個姦細大學士琴棋雙友,假意幫助我然後靠近,最後突然下手衝撞。幸好當時我作出那首『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作這首詩的時候,我有種深深的悲憤,我明明想要為人族之崛起而讀書,但卻『拔劍四顧心茫然』。感嘆聖道艱難,宵小阻攔……」

    方運開始剖析自己當時的悲憤,字字含情,句句有怒,暗中褒貶。

    六位閣老無動於衷,但禮殿的其他讀書人的情緒則隨著方運的話語而起伏。

    「停!閣老是讓你回答為何喪心病狂撞向我宗雷船隊,與詩無關!」雷傲急忙阻止。

    方運一愣,輕聲一嘆,道:「多謝雷家主提醒,不然我難以從憤怒中自拔。在蠻族南侵、妖界陳兵兩界山下之時,少數人要卑劣到什麼程度,才會犧牲兩位大學士甚至未來的兩位大儒去收集友方的情報?又對人族恨到了什麼程度,才會去撞沉一位虛聖的船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