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禮殿一片寂靜。

    命令琴棋雙友潛伏在武國的,名義上是慶國,但實際是宗聖。

    早在多年前,宗聖擔任慶國高官的時候,就在布局各國。

    像景國和谷國由於國勢漸弱,被宗聖安插的人把持許久。

    方運雖然表面上是在指責慶國,實際就是在指責宗聖!

    在兩界山大戰之前,宗聖安插暗棋說得過去,但在人族面臨大難的時候,宗聖這麼做就顯得過於下作。

    更下作的是,宗雷兩家竟然讓人族的姦細去攻擊堂堂虛聖。

    禮殿沉寂片刻,雲駱怒道:「宗甘雨,雷傲,可有此事?」

    宗甘雨沉默不語,雷傲亦猶豫起來,他們要控訴的對象可是虛聖,地點可是禮殿,若是真的撒謊,極可能被方運反戈一擊,滿盤皆輸。

    更何況,雲駱直接叫兩個人的名字而非敬稱家主,這代表禮殿大儒很不滿意。

    宗雷兩家聯手,能壓得住聖院任何殿閣的大儒,哪怕是刑殿甚至四聖閣的大儒都會忌憚兩人,但偏偏拿禮殿大儒束手無策。

    在禮殿大儒心中,他們這些讀書人前啟文王,后承孔聖,除此之外,眾聖都不能讓他們低頭,因為他們代表的是「禮」!

    何為禮?天下的規矩!

    眾聖也不能讓禮殿折腰!

    宗甘雨緩緩道:「小輩們為報私仇,在學海與方虛聖一較高下,並未違反任何學海規矩。」

    巫九大喝道:「敢問宗家主,謀害虛聖,該當何罪?」

    雷傲反駁道:「巫九先生言重了!學海之中爭鬥,怎能算謀害?」

    兩位禮殿大儒掃視雷傲。

    雲駱沉聲道:「學海之中動刀兵,皆因學海之外起殺念!學海中船撞虛聖,與禮殿無關,但學海之外欲以船撞虛聖,與禮殿大為相干!來人,命慶國與嘉國的禮殿刑殿所有人出動,尋找在學海之外謀害虛聖之人,嚴加審問!人族虛聖,容不得你們反覆加害!」

    宗甘雨突然深吸一口氣,繼續垂下頭,不言不語。

    雷傲卻獃獃地看著前方的六位禮殿大儒。

    方運吃驚地看著六位禮殿閣老,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自己都已經準備用虛聖的特權減罪,現在看來,似乎用不上了。

    宗甘雨沉聲道:「諸位閣老,小輩之爭,何須兩殿聯手?」

    「兩位家主既然可聯手上禮殿,我們為何不能聯手下兩國?」巫九反問。

    「你們……」雷傲只說了兩個字便閉上嘴,不敢繼續說下去,也找不到什麼借口反駁。

    宗甘雨眉頭微微皺起,然後和以前一樣,繼續眯著眼養神,似乎根本不把眼前的事放在眼裡。

    雲駱起身道:「三位請稍候,我們這就下發文書。」

    雷傲道:「等等!」

    「雷家主有話要講?」雲駱問道。

    雷傲看向宗甘雨,但宗甘雨依舊微微垂頭,一言不發。

    雷傲無可奈何,硬著頭皮道:「諸位閣老,我看此事要從長計議。所謂謀害之名太過嚴重,我看,應該是有些人知道方虛聖定然能在學海釣許多文心魚,想要獲得更多的文心魚,才會那麼做,並非是加害。」

    巫九道:「雷家主此言有理,等兩殿聯合審問之後,若是真如雷家主所言,我們會另行考慮。」

    雷傲無奈道:「禮殿不是調解我們兩家與方虛聖的矛盾嗎?為何會抓捕那些人?」

    「並非抓捕,只是……約談。」巫九又用了方運在寧安縣用的詞語。

    宗甘雨抬起頭,道:「如若我們兩家出了不孝子,心中憎恨方虛聖,有了不善的念頭,自當責罰,用方虛聖的話說就是『治病救人』。但是,方運身為堂堂虛聖,在競渡中撞沉宗雷兩家讀書人船隻,害得宗雷兩家數代人無文心魚可取,削弱人族力量,就算方虛聖自己,也未必敢說無罪吧?」

    一位閣老問:「方虛聖,您如何回答?」

    方運微微一笑,神情謙和,道:「敢問兩位家主,琴棋雙友先撞我,反被我撞沉,我可有錯?」

    兩位家主不回答。

    方運上前一步,盯著兩人朗聲道:「兩位家主若是問心無愧,請回答!」

    禮殿的眾多讀書人都盯著兩位家主,如果他們真敢說沒錯,那禮殿閣老與方運必然會毫不留情展開回擊。

    雷傲含含糊糊道:「雖說有不妥,但也不算錯。」

    「好。那接下來,那十四艘船一起撞向我,我反擊將其撞沉,可有錯?」方運又問。

    雷傲道:「方虛聖,我要說兩件事。第一,其他船隻明明逃跑,依舊被您撞沉,我記得您提出過『防衛過當』的說法;第二,雷龍闊等幾人參與競渡,並不想撞沉您,您卻反撞沉他們,是您先破壞競渡規矩!」

    方運道:「那我也說兩件事。第一,他們是道歉認錯,還是跪地求饒?都沒有!在那種時候,我怎知他們是逃跑還是使詐?第二,我想問問天下所有人,當雷龍闊和宗識冰等參與競渡之人喊出『撞死方運』的時候,我應該如何做?你明知道有人用大糞潑你,你不躲不避,反而狠狠迎上去含在嘴裡咀嚼,確定是大糞后,再指責對方潑糞嗎?抱歉,您喜歡吃糞,我方運不喜歡!」

    「荒唐!竟敢揚言撞死虛聖,罪大惡極!」一位大儒猛拍座椅把手,憤怒起身。

    雷傲正要說話,雲駱一伸手阻止他,道:「方虛聖,您所言屬實?」

    方運道:「若非他們如此瘋狂,我在海心見到學海三……傑之時怎會撞擊!」

    方運提到「學海三傑」的時候,禮殿的氣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原本的劍拔弩張緩和了許多。

    學海三傻的稱呼已經風靡人族,成為論榜上的焦點,一些讀書人甚至仿照紀傳體的模式為三人立傳,極盡諷刺之能。

    學海三傻,成為人族最大的笑話。

    巫九道:「此事十分嚴重!我建議,與刑殿諸位閣老商議,由『約談』改為抓捕喊『撞死方運』之人,老夫懷疑,這些人中有人有逆種傾向!」

    聽到「逆種」二字,宗甘雨神色如常,可雷傲卻如五雷轟頂,大聲反駁道:「不可能!他們只是情急之下喊錯口號,只是撞沉龍船,並非撞死方運!更非逆種!」

    「可笑!恨人族脊樑恨之入骨,大庭廣眾之下聲言撞死,怎會沒有逆種的傾向!兩位,請勿妄動!」雲駱說完,一股無形的力量降臨,落在兩個人身上,封住兩個人的才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