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諸位客氣了!」方運也一起舉杯。

    眾人一起喝光杯中酒。

    方運放下酒杯,道:「以後若有機會,再把酒共飲。」

    「好,我等先行告退。」雲旦說完,給其他人使了個眼色,與其他四個人一起離開,其餘四人面色都不好看。

    等雲旦關上房門,方運臉上的笑容消失。

    初來乍到,若是見到讀書人,本應該交好然後通過他們熟悉環境,但可惜的是他們的談話聲太大,方運哪怕不想聽,也聽到了一些。

    那五個人,從頭到尾都在抱怨和攻擊其他讀書人和作品,要麼說這個翰林品行不端,要麼說那個進士作品一無是處,甚至還瞧不起某個成名已久的大學士。

    從方運進來開始,他們的攻擊就沒有中斷。

    若是這些人沒有文位,方運不會在意他們如何說,可明明有文位在身,在毫無利益衝突的情況下,瞧不起甚至污衊攻擊文位更高之人,而沒有絲毫學習之心。

    這些人若是不改變心中的想法,不僅害己,也會害人,和他們交好,有害無益。

    最關鍵的是,這些人來之前談到方運,並非是真正的禮敬,甚至也不是打個招呼,而是來探口風的,想知道方運來這裡的目的,話語里相當不客氣。

    所以方運懶得與他們虛與委蛇,最好兩不相干,眼不見為凈,免得惹一身騷。

    「這裡的風氣果然與聖元大陸大不相同,文人相輕十分嚴重。」

    方運心裡想著,輕輕搖頭。

    在聖元大陸,除非是敵對,否則任何人文位晉陞或寫出好的文章,大部分人都會肯定然後學習,在學習和肯定之後,才會提出批評,指出一些文章詩詞的不足,絕對不會攻擊,遣詞用句都會十分謹慎。

    方運把小二叫來,又點了一些在聖元大陸吃不著的菜。

    沒等菜上來,方運就聽到那間雅間中有人在討論自己。雙方隔得較遠,外面又是街道,聲音本可以被掩蓋,普通的翰林絕對聽不到,但方運不是普通的翰林,視力聽力都遠超常人。

    「你們看他的年齡,連二十歲都不到,卻擺出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當真無禮!」

    「我對聖元大陸的事情也知道一些,他們仇視咱們血芒聖地,那些真正有地位的年輕人,絕不會來這裡。我看,他極可能是犯了大錯,被流放到這裡。」

    「那還用說。定然被流放的,時間一到才能離開。若是熬不過流放時間,必然葬身此地。」

    「那些被流放到血芒聖地之人,有幾個能活著回去的?一百年裡能有一個就不錯了。這種人,必死無疑,根本不值得結交。」

    「說的也是。就算他活下來,日後也會回到聖元大陸,與咱們何干?」

    「看樣子,他應該不是尋找龍紋米的,無需掛懷。」

    「你們說,他的翰林文位是不是假的?」

    「不像,他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否則進了聖廟的範圍,稍一探查就會露陷。」

    「血芒聖地與聖元大陸十餘年才交流一次,聖廟一年溝通一次,萬一他是今年晉陞翰林的,我血芒聖廟只會把他當進士。」

    「說的也是,我們還真無法分辨出他的具體文位,除非他能使用出翰林戰詩詞。」

    「我看到他腰間竟然有飲江貝……」

    「咳!」

    隨後,方運就聽不到任何聲音。

    文膽隔絕聲音。

    方運眼中異芒一閃,轉瞬便恢復平靜,面色微冷,更加確信自己的判斷。

    後面的聲音聽不到,但提起飲江貝之人語氣中的貪婪與咳嗽之人的提醒,卻能讓人猜到什麼。

    等新的菜上來后,方運吃了一些,挑出幾種好吃的菜,詢問了店小二,在臨走前會買一些帶回聖元大陸,讓親友嘗嘗。

    吃完,方運起身,從飲江貝里拿出一把稀有的翰林文寶扇子,輕輕扇動,緩緩向外走。

    方運手中的扇骨乃是龜妖一族的玳瑁妖王的殼製成,如同褐色的玉石一樣圓潤,扇面則是用著名的「聖院紙」製作。

    在製作聖頁的時候,會留下一些邊角料,這些邊角料製成的紙雖然不如聖頁,但價值連城,千年不腐,用來製成扇類文寶效果極佳。

    這把「龜歌扇」封入著名的翰林防護戰詩《頌龜歌》,因為乃龜妖王的玳瑁所制,威力提升足足五成。

    這件禮物,只是孔家贈送的禮物中微不足道的一件。

    扇類文寶極少,因為扇子不屬書房用具之列,只有在聖居中被聖氣滋養一段時間后,才可以注入才氣製成文寶。

    和普通的文寶一樣,這把「龜歌扇」可以在瞬間激發戰詩詞的力量。

    方運的飲江貝中,還有大學士防護文寶,但財不露白,此刻拿出翰林文寶既有威懾力,也不至於引來大學士覬覦。

    在方運文宮的「上品立地書櫥文心」中,還封入三首戰詩詞,與這把龜歌扇一起形成嚴密的防護。

    謹慎與自信並不矛盾。

    方運邁步下樓,付了錢,跟小二問清聚雲城的位置,走出酒樓,才又聽到那雅間中的聲音。

    「那件翰林文寶扇可不是凡品。基本可以確定,此人至少出身名門,甚至可能是世家,但犯下大錯,被流放這裡。」

    「看他的樣子,年紀輕輕,未經風霜,應該是個會讀書卻沒有什麼閱歷的天才讀書人,沒有經歷過血戰就來到血芒古地,可惜了。」

    「有什麼好可惜的?主動去拜訪都對我們愛理不理,此人在血芒古地必然寸步難行!」

    「他要是主動投靠我等,我等起碼給條活路,若是遇到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他現在已經死了!血芒古地對異地之人從不留情,咱們的祖宗被聖元大陸的殺了多少?算都算不清!」

    「罷了,不談他,繼續說我們的。」

    方運漸行漸遠,出了鎮子,才平步青雲前往聚雲城。

    與此同時,聚雲城城主府中,城主雲照塵手握官印,眉頭微皺,片刻之後開口。

    「傳聖廟通緝令,聖元大陸賊人方運潛入血芒聖地偷竊龍紋米,殺無赦!殺死方運之人,獎勵大儒文寶一件,聖血五滴,聖頁百張!嗯……等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