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駕平步青雲貼著樹枝超低空飛行,避免被人發現。

    方運之後準備偽裝成大後方的齊城人,那裡與前線城市相距極遠,很多人都沒有與妖族的交手經驗,不會引人懷疑。

    一般來說,位於大後方的城主與前線城市的城主關係不會太好,因為大後方城市的城主往往是在爭奪前線城市中落敗的大學士。

    在飛行的過程中,方運思索了方方面面,避免自己出問題。

    不多時,方運遠遠看到一座城市,屹立在紅色的雲朵與淺紅色的霧氣中,城市的中心有一座高大的廟宇,方運雖然第一次看到,也猜出那是血芒古地的聖廟。

    聖元大陸的聖廟各國各城市的官員只有使用才氣之權,沒有絕對控制權,真正大權屬於聖院,這也是聖院凌駕於十國之上的根本原因。

    在血芒古地,各城市是鬆散的聯盟,聖廟之間可以聯繫,但每座聖廟都是相對獨立的。

    目前血芒古地沒有任何一人能「絕對掌控」聖廟,哪怕是極為少有的大儒城主,也只能使用各城聖廟的力量,而不能讓聖廟去做逆種的事,比如借用聖廟力量無緣無故殺讀書人,比如幫助妖蠻,這都是不可能出現的事。

    方運再次降低高度和速度,在樹林里穿行,在靠近聚雲城開闢的田地后,才收起平步青雲,從樹林里走到官道上。

    聖元大陸的城市外哪怕並不繁華,也會車來車往,但在這裡馬車極少,只能在較遠的地方看到一支由上百人組成的車隊,慢慢駛向聚雲城。

    聚雲城的城牆和大部分建築都是由灰白色的石料建成,在紅色的天空之下,有一些像雲朵組成的城市。

    聚雲城外是大片的田地,種植一種名為「紅麥」的農作物,磨成麵粉做成的食物極其古怪,方運吃不慣。

    除了紅麥,遠處還有一些牧場,養殖血牛與血羊,血牛的味道也很古怪,方運吃不慣,血羊肉則相反,十分喜歡,決定多買一些帶回去,反正海貝中的東西可以保證長時間不腐。

    城外還有一些被高聳的圍牆圍成的地方,方運知道,那裡就是種植龍紋米的地方,有重兵把守。

    龍紋米生長緩慢,人工種植的產量極低,而且需要一種在血芒古地稀有的血玉才能培植。

    但是在野外,會偶爾出現野生的龍紋米,單株產量遠高於人工種植,關鍵是可能挖到血玉。

    一個普通人若是遇到小型龍紋米田,只要貢獻給城主,也能一躍成為城中的富豪,只要在城市裡,身份至少相當於進士。

    地圖上就是一處小型龍紋米田,這裡的龍紋米長勢極好,田裡極可能有較多的血玉。

    拿到地圖后,方運曾經猶豫過,一座小型龍紋米田至少可以收割千斤龍紋米,再加上地下血玉也可以換龍紋米,不僅能支撐自己吃三個月,還能帶出大量的龍紋米到聖元大陸,和半聖一樣每天都能吃到龍紋米。

    但是,方運很快拋棄了這個念頭,若是沒遇到活著的雲捷,只遇到熊妖將其殺死後得到地圖,那自己可以把龍紋米田據為己有。但自己終究是遇到雲捷之後才得到這地圖,別說身為一個讀書人,哪怕身為普通人,做事也必須要有底線。

    「這是一筆交易,我以殺光妖蠻為價錢,以自己的良心為抵押,換取一半的龍紋米田!」

    方運想通整件事的性質,露出輕鬆的笑容。

    「慎獨。」

    方運使用進士疾行詩,快步向前方趕路,抵達門口后減慢。

    聚雲城的門口有上百士兵把守,這是在寧安城戒嚴才可能發生的事。

    方運知道這是尋常事,在士兵行禮問候后,輕輕點頭,邁步進入聚雲城。

    方運略一掃視,那雲鎮遠遠不能和這裡比,這座聚雲城乍一看已經相當於普通的府城,人數看上去比景國的府城更多。

    方運一邊行走一邊觀察。

    不多時方運便有了基本的判斷,這裡人的衣服補丁多,也更臟,他們大多消瘦,皮膚雖白但沒有光澤,看樣子除了飲食跟不上,也跟天空沒有太陽有關,在這種一直由紅雲遮擋的古地,皮膚不可能太健康。

    方運先在聚雲城逗留了一個時辰,對城市有了基本的了解后,才前往聖廟,拿出一隻妖將熊耳,換取了一塊「軍功牌」,獲得一耳的軍功。只要在城市中,隨時可以查閱軍功牌中的軍功。

    軍功牌是一寸見方的白玉,正面和背面各有一個數字,正面是曾經獲得的總軍功數,而背面是剩餘軍功數。

    由於血芒古地的聖廟相對獨立,在不同的聖廟,需要不同的官印才能調動才氣,方運現在沒有門路,決定以後再解決官印的事。

    解決完基本的事,方運才打聽長樂街的方向,然後在長樂街附近的酒館從店小二那裡打聽、有關長樂街雲家的具體情況。

    長樂街雲家,本是翰林家族,但在十二年前翰林族長去世后,又過了五年降為進士家族。

    雲家這些年很爭氣,出了兩個進士,一個叫雲捷,一個叫雲奧,都有機會晉陞翰林,恢復雲家翰林家族的地位,所以長樂雲家的勢力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只不過,雲捷是雲家長房之子,而雲奧是雲家三房之子,兩房鬥爭已久。

    方運聽小二說完后,慢慢向長樂街雲家走去,心裡卻在想雲奧,是不是自己在雲鎮遇到在背後說自己壞話的那個。

    雲鎮酒樓里的五個人中,那個叫雲奧的人說話最難聽,也最自命不凡,而那個叫雲旦的人雖然偶爾附和,但相對來說沒那麼狂妄,很有頭腦。

    不多時,方運來到雲家門前,仔細打量門前。

    三尺一寸高的獅子,四排門釘,四對燈籠,正門屋檐上有兩隻獬豸,這都是標準進士家族的禮制,甚至連門口站的四人方位也很有講究。

    這裡的某些制度遠遠比聖元大陸嚴苛。

    不等方運開口,左面的門外拱手道:「給進士老爺請安。」

    說著,四個門衛齊齊半跪,然後起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