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沒想到堂堂進士家族的看守如此謙卑,輕輕點頭,然後遞出自己之前擬好的拜帖,上面寫了一些事情,不過並未細說。

    年紀最大的黃臉士兵雙手接過拜帖,道:「請大人稍等。」然後轉身進入大門。

    不多時,方運聽到裡面突然傳來一聲悲愴的叫聲。

    「雲捷吾兒!」

    隨後方運就見一位老進士快步跑出來,雙目微紅,白髮散披在背後,滿面急切。

    方運輕咳一聲,道:「若是您是雲伯父,還請進屋內細說。」

    那老進士一愣,減緩腳步,強忍悲意道:「老夫雲菏,請本家世侄進屋一敘。」

    方運點點頭,進入雲府,隨意掃視一眼,建築風格停留在聖元大陸的兩百餘年前,鵝卵石路面有些破損,走廊的房檐有些發霉,假山上長著刺眼的苔蘚,這和自己所知的血芒古地很吻合,血芒古地除了龍紋米,各方面都遠不如聖元大陸,連大家族的宅院也很難面面俱到。

    兩人踏著庭院的鵝卵石路面抵達正堂,還未等進去,就見一行人從側面的庭院快步走出來。

    為首的是一個與家主雲菏相貌有五成相似的老年舉人,和雲菏相比,此人面相威嚴,氣勢更足,缺少了一些平易近人。

    「三弟,雲捷他……」雲菏說完咬著牙,說不下去,雙眼中滿是淚水。

    那雲家老三一愣,眼中閃過一抹異色,急忙上前扶住大哥,然後向方運點頭道:「此刻難以見禮,老夫向這位進士大人道聲抱歉。」

    方運道:「您是雲琥雲三叔吧?不礙事,進屋再說。」

    雲琥點點頭,扶著大哥進入正堂。

    其他人也隨之進入,方運道:「兩位雲伯父,今日之事,事關重大,還望屏退其他人。」

    「這些都是自家人。」雲琥道。

    方運道:「越少人知道越好。」

    跟著雲琥來的兩個下人主動向外走,還有三個未穿僕從服的人站在原地不動。

    雲琥皺起眉頭,家主雲菏一甩手,道:「你們出去關好門,這裡留三人即可。」

    「遵命!」但是,那三個人竟然一動不動,看向雲琥。

    雲琥怒道:「滾出去!沒個眉眼高低的東西。」

    那三個人尷尬離開,低著頭匆匆離開。

    那雲菏無力地坐在正堂最深處的主位,面帶倦容看著方運,道:「世侄請坐。」

    方運點點頭,在客座的第一個椅子上坐下,雲琥則一直站在雲菏身邊,不敢落座。

    雲菏說完,把方運的拜帖遞給雲琥,雲琥仔仔細細看了兩遍,神色變化不定,最後突然嚎啕大哭:「我的侄兒啊!」

    方運立刻外放文膽之力,進行隔音,同時削弱了文膽之力的力量。

    雲菏淚眼婆娑,不斷用袖子擦拭淚水,反過來勸說雲琥。

    方運靜靜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仔細打量兩人。方運從店小二那裡打聽到,雲菏剛過完五十五歲大壽,可單看面相,至少是聖元大陸八十歲老人的樣子,那雲琥不過五十三歲,可看著年過七十。

    血芒古地人均壽命普遍低下,活到七十歲的人幾乎沒有。

    過了好一會兒,雲家兩人才停下。

    雲菏道:「世侄,你是何時認識我兒的?」

    方運答道:「在十日前,我準備前往前線的『尚武城』,途中偶遇雲捷兄等人,見他們在與十幾頭熊妖廝殺,便義不容辭前去相助。殺死所有的熊妖后,我一隻熊耳也不要,就要離開,雲捷兄與我攀談起來,一同前行。後來雲捷兄說到要去尋米,見我實力還算可以,便邀請我加入隊伍。」

    雲菏點點頭,那雲琥則一抱拳,道:「敢問進士大人,您有幾品軍功?」

    方運故意露出些許尷尬之色,道:「我在成進士前未離開過齊城,沒有殺過妖熊,當時無軍功牌,更別說軍功。」

    雲菏道:「這位世侄是本家人,三弟不要如此見外,雲方世侄不介意吧?」

    方運微笑道:「見過雲菏伯父,見過雲琥伯父。」

    兩位老人輕輕點頭,雲菏目光流露出少許欣慰之色,但云琥依舊緊緊盯著方運,隨後便坐到另一張主座上。

    方運視而不見。

    雲琥道:「雲方世侄,接下來,你們去了何處?」

    「接下來,我們一路向西南進發,深入斧山之中,路上遇到一些妖族,歷盡千難萬險,終於在一處山坡上發現一片龍紋米田。」

    「什麼?龍紋米田?」雲琥猛地起身,而家主雲菏眼中悲色更濃。

    方運點點頭,道:「雲捷兄說過,長樂街雲家就是因為發現小型龍紋米田而崛起,這是雲家百年內第二次發現龍紋米田。這聚雲城,上一次發現龍紋米田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所以雲捷兄十分高興。」

    雲琥很快壓下喜意,沉聲問:「之後如何?」

    「我們繪製了地圖,一路回返。按照規矩,我出力甚大,米田十分,我得三成。之後我們便直奔聚雲城而來。但是,在路上遭遇上百妖熊追擊,不得不且戰且逃。可惜隊伍里的人陸續戰死,後來連聶洪兄也戰死。兩位也知道,雲捷兄與聶洪兄情同手足,雲捷兄無比憤怒前沖,說把地圖交給我,如果他陣亡,只要把地圖交到雲家,我可得一半龍紋米。雲捷兄沖得太深,寡不敵眾,不得不葬劍,隨後被該死的熊妖殺死。我想救,已經無力回天。」

    雲菏沉浸在悲痛之中,雲琥眼中閃過一抹疑色,問:「你為何能獨活?」

    雲菏也抬起頭盯著方運。

    方運也不說話,從腰間的含湖貝里拿出三頭熊妖的頭顱,扔在兩人面前,而價值連城的飲江貝在衣服里藏著。

    兩人先是看了一眼方運的含湖貝,目露異色,隨後仔細查探熊妖帥的頭顱。

    雲菏道:「這熊妖帥的頭顱被極為強大的才氣古劍切斷,普通翰林的劍也難以企及,怕是大學士的舌劍才能斬得如此乾淨利落。」

    一旁的雲琥點點頭。

    方運神色淡然,故意用了一個小技巧,把屍首拿出來讓兩人自己推斷出結論,這樣自己再順著說,兩人會減少懷疑。

    方運道:「是的。我本來也即將赴死,但沒想到一位大學士出現,殺光熊妖。問了我的經歷后,便扔給我一個含湖貝,讓我盛裝這些人的屍體。我問如何返還含湖貝,他說等我去前線城市,有機會見到他自可還給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