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115章家法處置

    雲家的正堂中沉默了許久。

    哪怕是聽到雲捷死亡的消息,眾人都沒有感到如此壓抑。

    妖熊凶名,人盡皆知,血芒古地的讀書人這麼多,可依舊被熊妖死死壓制。

    聽這三人的口氣,雲家舉家前往是要真的死戰,這可不是個好消息。

    血盟古地的家族太多,起起伏伏,盛衰流轉,而前線城市敗落的家族,有一半是因為家族的人物戰死。

    凡是全力出征伐妖熊的,全都衰落了。

    當年,血芒古地出現過一個絕世天才,乃是血芒古地歷史上四位大儒之一,甚至得到聖院的邀請,讓他去聖元大陸夯實基礎,半聖自會消除他出身血芒古地的隱患。

    但是,那個絕世天才決定解決血芒古地的熊妖之後再去聖院,可惜功虧一簣,戰死沙場。

    在前不久,衛家又出了一個天才,現在已經是大學士,並且準備發動第二次西征,重走先祖之路,成為血芒古地最耀眼的星辰。

    那個天才,一步一步從大後方的城市戰到前線城市,成為「新衛城」的城主,哪怕在熊妖一族中,都大名鼎鼎。

    就在前不久,雲菏和雲琥都曾說過,衛皇安若執迷不悟,必然重蹈覆轍,死於先祖之路。

    而今天,兩人竟然都要為一個死人做相似的事,這讓雲家其他人難以接受。

    「既然無人反對,那就這麼定了!此次西征,年滿十八歲的讀書人,都要參戰!」家主雲菏搶先拍板。

    眾人愕然,沒想到雲菏瘋狂至此。

    「哦?老夫發現有些人似乎不滿,站出來說吧。」雲菏輕輕仰起頭,冷冷地看著正堂的其他人。

    一位中年秀才一拱手,道:「家主伯父,侄兒並非不想去,而是小翠臨盆,我若是不留下來,萬一戰死,恐怕連孩子第一面都見不到。不如我暫時留下,等孩子生了,我馬上尋找諸位,如何?」

    雲菏皺起眉頭,猶豫起來。

    雲家其他人充滿期待地看著雲菏,如果雲菏可以容忍一個,必然會容忍第二個。

    坐在雲菏身邊的雲琥突然冷冷一笑,道:「小泓啊,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雲家人人都要去,你偏偏想留下來,未免不把雲家當家了!我再問你一遍,你真不想去?」

    雲泓猶豫片刻,一咬牙,道:「侄兒確有不便,請伯父原諒。」

    雲琥突然一拍桌子,大怒道:「伯父?你眼裡還有我這個伯父?兩年前,你跟臨街的老韓說我什麼?啊!你當我不知道?為了雲家安寧,老夫忍讓,但今日,老夫問你,侮辱長輩,按照族規,理當如何處理?」

    雲奧猛地站起,盯著雲泓道:「雲家族規,頂撞長輩者,鞭笞三十!侮辱長輩者,自斷一臂!屢犯不改,就地誅殺!雲泓,我問你,你可曾侮辱過家父?」

    方運知道血芒古地各族的家法極嚴,可沒想到嚴到這種程度,所謂的侮辱長輩,恐怕就是在背後罵幾句而已,哪怕是再嚴苛的法律,都不至於如此判罰。

    雲泓滿面漲紅,額頭冷汗直流,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低著頭道:「侄兒不肖,當年因為一時衝動,在外人面前罵了您老人家幾句。還請伯父您大人有大量,饒過侄兒的無心之失。」

    「晚了!雲奧,代我行刑!」

    雲琥話音剛落,雲奧口吐舌劍,銀光一閃,掠過雲泓的右肩。

    雲泓的右肩連同半個肩膀掉落,鮮血噴涌。

    方運甚至能從傷口處看到裡面不斷跳動的內臟。

    雲泓慘叫一聲,急忙用才氣阻止流血,咬著牙,面色慘白。

    「懲罰完畢,滾吧!」雲奧毫不客氣道。

    雲泓咬著牙,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滿堂雲家人,竟然沒有一個反對。

    方運突然遍體生寒。

    僅僅因為罵了一個人就被斬斷一條手臂,跟血芒古地的家法比起來,自己在寧安縣最極端的判例也遠遠不能與之相比。

    最可怕的是,這種家法的力量沒有任何力量監管,完全是由上位者決定,必然失控!

    人是萬物之靈,人族最為智慧,但人族也擁有無法消除的**和私心。

    很多時候,**和私心能推動人類進步,但更多時候,人要剋制**和私心,不然與野獸畜生無異。

    而在宗法制的一族中,沒有什麼能剋制一些人的**和私心,甚至連制衡的力量都沒有,這是宗法制最可怕的一面。

    在雲奧出手的時候,方運覺得雲泓根本不是雲家人,而是雲家的奴隸。

    只有奴隸主才會如此嚴苛。

    方運這才意識到,怪不得有人說宗法制脫胎於奴隸制,怪不得哪怕孔聖討論宗法的時候也只提善的部分,不提惡的部分。

    甚至到了後來,連禮殿都不提宗法制,最多只是要求刑殿對親親相隱相互包庇的親人適當減刑。

    方運掃視眾人,發現大部分人竟然無動於衷,顯然習慣了這種事情。

    還有少數人看著雲泓的背影冷笑,只有零星三四個人略顯憤怒。

    雲菏在方運眼裡也算是個慈祥的老者,毫不猶豫分給自己一半的龍紋米田就是最好的證明,可就是這樣的人,看雲琥下重手卻沒有絲毫惋惜,反而認為斬斷手臂理所應當。

    雲菏看了一眼方運,然後道:「接下來,我為大家介紹犬子生前的好友,雲方雲進士,也是咱們本家人,別看他年紀輕輕,深得雲捷信賴,以後你們要好好與這位本家的進士相處,一定要把他當自家人!」

    「是!」雲家所有人答應,竟然沒人再提不想參加遠征妖蠻的事。

    雲奧仔細看了看方運,什麼都沒有說。

    接下來,全權負責遠征事項的雲琥講了一些具體的要求,直到深夜,才讓眾人離開。

    第二天一早,方運再一次觀察文宮,這是進入血芒古地的第四天,文宮和情緒沒有絲毫的變化。

    吃過早飯,方運向外走去,準備加深了解血芒古地,但遇到雲奧向自己走來。

    方運仔細看著雲奧,身形高大,眼睛里有正常血芒古地人都有的淡淡紅光,臉上似乎永遠掛著嘲弄之色。

    「見過本家堂兄。」雲奧微笑著拱手,動作略顯輕浮。

    「雲奧堂兄早。」方運道。

    「有一事要談,不如回到你院子里。」雲奧道。

    「好。」方運乾脆地轉身回到院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