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院子里有一個石桌,方運先坐下,看著雲奧。

    雲奧面帶微笑,道:「雲方堂弟,你與家父和大伯父說的話,我已經知曉,此次說是西征,實則是去收穫龍紋米。只不過,我有個疑問,你們之前十餘人參與,為何偏偏你有資格佔三成?」

    「因為我的實力比雲捷略強。」方運道。

    「哦?原來如此。」雲奧面帶微笑,目光里沒有嘲諷之色,但明顯不相信。

    方運也不說話,靜靜地坐著。

    雲奧道:「既然你只得三成,為何又要說要五成?」

    「這是雲捷兄臨死前的遺言,希望我能夠帶到雲家。否則的話,雲家一粒龍紋米都得不到。」方運平靜地看著雲奧的眼睛。

    雲奧雙眼中的紅光輕輕閃了一下,微笑道:「現在的問題是,死無對證。」

    「誰說死無對證?我的良心就是證明。」方運堅定而有力地回應。

    「良心?哈哈哈……果然是來自大後方的人,竟然用這種低劣的手段欺騙我!」雲奧說著猛地起身,居高臨下看著方運。

    雲奧繼續道:「雲方,你帶著地圖前來,必然另有所圖,說吧,你到底有何目的!我雲奧,不相信會有人捨得一片龍紋米田不要,平白送人一半!」

    「這就是你與我的區別。」方運淡淡地回應。

    雲奧盯著方運,手裡把玩著一支文寶筆,許久之後問:「你知道雲泓的下場么?」

    「雲泓?就是那個被你斬斷手臂的人?」方運想起那個罵過雲琥的人。

    「他因『惡逆』被其父殺死,已經在城主府報備。」雲奧緩緩道。

    方運微微一愣,惡逆是指毆打或殺死父母、祖父母或叔伯等尊長。在聖元大陸,惡逆會重罰,但除非是殺人,否則不會被判死刑。

    但在血芒古地,只要冠以惡逆之名,就可以直接打殺。那雲泓就算對他父親不敬,也不可能是惡逆,而現在,竟然被他父親直接殺了。

    堂堂秀才,被誣陷后說殺就殺,往城主府一報備,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這種地方,讓方運心中升起濃濃的厭惡之感。

    「你們這麼做,對得起祖宗么?」方運問道。

    雲奧輕蔑地看著方運,道:「果然是個沒有頭腦的年輕人。為了我主家的權威,為了我主家的利益,時不時殺一些旁支不聽話的子弟,又有什麼奇怪的?哪怕祖宗顯靈,也不會說我們什麼。」

    方運突然意識到,他們的祖宗也是維護宗法家法的那些人。

    「好了,我知道雲泓的下場,你到底想說什麼?」方運問。

    雲奧微笑道:「在雲捷死的那一天,就意味著我將接掌未來的長樂街雲家,而聚雲城是前線城市中唯一的雲姓人聚集城市。你以後若想來前線城市建立家族,我將是你最得力的盟友,而不是你的敵人。」

    方運道:「我並不想在聚雲城建立家族,我幾個月後便會離開。」

    雲奧笑了笑,道:「雲方堂弟,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之所以結交死去的雲捷,無非是看上他的身份。而我,完全可以代替他的一切。我跟你明說,你只要放棄龍紋米田,我們長樂街雲家願意鼎力支持你!」

    方運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問:「我把一半的龍紋米田送給城主得到的幫助大,還是讓給你們長樂街雲家得到的好處多?」

    雲奧沉默幾息,道:「那你的意思是,想獨吞一半的龍紋米?」

    方運失笑道:「什麼叫獨吞?那片龍紋米田本來就有一半是我的。」

    雲奧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道:「好。我今日叫你來,是取龍紋米田的地圖。你既然與雲捷合作,那我們身為雲捷的家人,自然也要看那張地圖。」

    方運奇怪地問道:「怪了,我的地圖已經讓雲菏伯父看過,你是他的侄子,想要地圖找他即可,何必找我?」

    「地圖在伯父手裡在我手裡,毫無區別。你要記住,我是長樂雲家未來的家主,雲方堂弟!」雲奧加重了聲音。

    「既然沒有區別,那就放在雲菏伯父手裡好了。對了,希望雲琥伯父不要怪我不給他看,畢竟這種地圖越少人知道越好。等到了那裡,你們自然會知道。」方運微笑道。

    雲奧盯著方運,死死地咬著牙,面頰甚至有細微的變形。

    「雲方堂弟,我最後問你一次,你交不交出地圖?」雲奧問。

    「不交。」方運迅速回答。

    「好!到時候,你不要後悔!」雲奧臉上閃過一抹厲色,轉身離開。

    方運卻優哉游哉地看著雲奧的背影,一開始雲奧想要所有的龍紋米,只是試探,試探自己的態度,若自己剛強,雲奧會退步,若是自己軟弱或好說話,必然會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樣撲過來。

    好人有好報是假的,人善被人欺才是真的。

    雲奧威脅失敗,那麼只好說明真正的來意,也相當於退而求其次,要地圖。

    方運自然知道地圖的重要性,所以除了給雲菏看,沒有讓任何人看,同時提醒過雲菏,不要給任何人看,哪怕親兄弟也不行。

    雲菏身為家主,哪怕相對善良,終究是個理智的人,沒有外泄地圖。

    等雲奧走出宅院,方運用手指輕輕敲著石桌。

    「有意思。」

    方運微笑著起身,向外走去。

    吃過早飯,長樂街雲家不斷有人前來,方運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長樂雲家在聚雲城人脈極廣,得知他們要西征后,一些家族來人表示可以派遣一部分人加入。

    最後,雲菏與雲琥商量后,只接納富源街雲家與聶家。

    這三家人,自百年前就關係深厚,家主雲菏的妻子,就是聶家二房的人,而妾室中有兩位是富源街雲家的庶女。

    方運眉頭微皺,這次表面上是西征,實則是去斧山收集龍紋米,若是帶其他兩家,似乎很不妥。但轉念一想,只帶少量的兩家人,完全可以輕易控制,同時可以作為助力,哪怕到了龍紋米田,也不怕另外兩家如何。

    更何況,長樂雲家得了龍紋米田,必然會低價賣給兩家一些,兩家不至於因此翻臉。

    此去斧山,危險重重,若有可以控制的助力,對雲家來說是好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