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聚雲城,城主府,書房。

    「大人,聖廟通緝令變更。」一位身穿翰林的老者肅立在門口,看著書案後面一身青衣的大學士。

    那位大學士兩鬢斑白,臉上卻沒有一絲皺紋,皮膚光潔,低著頭,讓人瞧不出年齡。

    大學士手持一支紫毫文寶筆,毫長銳利,筆下的字勁直方正。

    「就是被我暫時壓下的通緝令?」

    「是。」

    「說吧。」大學士依舊徐徐書寫練字。

    「通緝令增加獎勵躍龍門一次,龍聖之血三滴,龍氣一道,大妖王龍珠一顆,裡面封印龍聖一擊的力量。」

    堅直的紫毫筆頭一軟,「仁」字的第二個橫出現明顯的彎曲。

    大學士抬起頭,面部稜角分明,目光深邃,口格外大,若是放在常人臉上定然會覺得異樣,可看此人面相,卻別有一種雄威。

    「龍族出手?」

    「應該是,但沒有確切的消息。」

    「看來他們還不死心。那個方運,到底是何人?」

    大學士把紫毫筆的筆頭放入筆洗之中,輕輕晃動,墨汁散逸,如水中煙霧。

    「不清楚。與聖院的聯繫仍舊斷著,按照之前的約定,七年後方可打通兩界通道,我們無法聯繫聖院,也就無從得知方運是誰。倒是聖院的人可以通過星界門抵達血芒古地,而龍聖也可以消耗龐大的力量把人送入血芒古地,只不過龍聖未必捨得。城主,現在過半城市都壓著消息不發,都在觀望,我們繼續等待?」

    大學士扭頭看了一眼書案,左上放著一本書籍,書籍封面的下方,寫著「雲照塵著」四個字,正是他的本名。

    雲照塵把毛筆放好,拿下那本書,露出一頁紙,上面畫著一個年輕人的頭像。

    與方運八成相似!

    「雲鎮那個聖元大陸的年輕翰林,應該就是方運,消息可有走漏?」

    「所有的士兵和那家酒樓的夥計以及客人都被安排在妥當的地方。只是長樂雲家和富源雲家與聶家的幾個進士舉人見過他,巧的是,見過他的那幾個讀書人都隨長樂雲家西征。」

    雲照塵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訝色,隨後陷入沉思。

    那翰林繼續道:「通緝令不知道是哪座聖廟發下來的,顯而易見,除了那位被通緝的方運,還有其他人從聖院或龍宮中抵達血芒聖地,為了殺死方運,買通一位城主,發布這個通緝令。據在下猜測,通緝令的實際獎勵更豐厚,現在發布的通緝令獎勵,應該只是一部分。」

    雲照塵用手指按著方運的畫像,道:「通緝令上說他年紀不足二十,擁有平步青雲,翰林之中無敵手,至少要大學士或妖王才能勝之。衣知世成翰林時多大?」

    「聽說二十一。」

    雲照塵道:「換言之,這可能是一位遠勝衣知世的天才。那麼,他為何出現在血芒古地,聖元大陸的眾聖,都瞎了嗎?」

    「下官這就不知道了,怕是……涉及聖道之爭。」

    「聖道之爭?上一次殺那位,惹惱了那位背後的半聖,派下三位大學士,手持半聖手諭,鎮封聖廟,在三日內連滅五座城主府,誅絕五個大學士家族,隨後揚長而去。他們,都忘了嗎?」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咱們聚雲城傳承多年,犯不著為了這些好處犯險。不過,怕就怕咱們什麼都不做,想殺方運的人生氣。」

    「殺個人都如此畏畏縮縮,怎敢屠我雲家?」

    「城主您說的是。」那翰林老老實實道。

    「衛皇安重走先祖之路準備的如何了?」

    「少則半年,多則兩年,便會開始。」

    「嗯,過幾日,我外出走走,見個人。」

    雲照塵望向窗外,嘴角浮現莫名的笑意。

    突然,書房門聲響起,隨後外面一人道:「啟稟城主……」

    聚雲城外,一支兩千餘人的隊伍,背對城市,向斧山方向快步前行。

    雲家獵妖隊一走就是一個上午,中午一到,便生火做飯,飯後繼續行走。

    到了傍晚再次休息,吃完飯後,繼續前進,不過晚間前進的速度減慢,相當於普通人步行,不再是急行軍。到了深夜吃第四頓飯,然後安營紮寨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起來,吃過早飯後繼續前進,不斷重複。

    獵妖隊每天要花十四個小時趕路,翻山越嶺,一天要走一百五十多里,換做普通人身體早就垮了,但有壯行詩在,每個人都只是略感疲乏而已,比尋常人走一天還輕鬆。

    獵妖隊前進的時候,方運坐在車中,由於甲牛車坐著並不舒服,方運乾脆坐在平步青雲上,同時關緊門窗,不讓別人看到。

    對別人來說是趕路,但對方運來說,只是換了個地方讀書,一切與在家區別不大。

    每到休息的時候,雲傑英派來的四個二房的親兵都會幫方運做好一切,無論是飯菜還是營帳,都不用方運操心。

    雲傑英是個老實的年輕人,除了向方運問安,也不敢多說什麼。

    在離開聚雲城的第三天傍晚,方運正在甲牛車中讀書,就聽到家主雲菏舌綻春雷道:「已經抵達斧山邊緣,馬上安營紮寨,今晚休息一整晚,明日開始登山。我們已經在遠方發現小股的妖族,它們也已經發現我們,所有人隨時做好戰鬥準備,殺死每一頭進犯的妖族!」

    方運收起書,走下甲牛車,掃視周圍,向剛下馬車的雲傑英輕輕點頭,然後向前方望去。

    天空依舊充滿紅色的雲層,天地間紅色淡霧瀰漫,看不見五十裡外的景象。

    前方近十裡外,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卧在那裡,山上的植物有褐色、紅色、血色或紅褐色等等,唯獨沒有綠色。

    前方山峰高高低低,由於大多數山峰都被迷霧擋住,方運看不到全貌,但在血芒古地的這些天沒有荒廢,買了一些血芒古地的書籍閱讀,了解了一些。

    傳說血霧散盡的時候,有大學士從高空觀看,整片山脈如同一把巨斧,因此得名。

    斧山最高峰叫「天斧峰」,高達十萬丈,據說山峰與紅雲相接,除了大學士,無人見過。

    斧山整條山脈都從天斧峰延伸而出,因為地面上不可能有那麼高的山峰,所以許多人懷疑天斧峰是人為建造,可惜無人知道真相。

    .
最近更新小說